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981 “割喉里根的演讲”
SafeSCP-1981 “割喉里根的演讲”Rate: 954
SCP-1981 - “割喉里根的演讲”
ronreagancutupfs.jpg
来自SCP-1981的静止帧。注意SCP-1981-1的存在。

项目编号:SCP-198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981被放置在Site ██的多媒体档案馆的一个安全电子收容单位(secure video storage unit)内。当被使用时,SCP-1981不应从其箱子内被移出或暴露于任何强磁力源。在Site ██的Observation Theatre 02(观测影院02)准备了一套Betamax家庭录影系统(注释1)和一台模拟电视(注释2),以及用于录像的电子设备。

描述:SCP-1981是一盘标准的Betamax录影带。其侧面的不干胶上用毡尖笔写着“RONALD REGAN CUT UP WHILE TALKING)”(原文如此)(注释3)。实验室分析指出SCP-1981由普通塑料制成,且其序列号与1980年九月生产的家庭录影带一致。SCP-1981最初被一个在罗纳德里根总统图书馆工作的一名档案管理员接触到,他观看了之后报了警,希望找到录音带的制作人并以“猥亵篡改”罪逮捕他。一次低级警务调查被组织起来,并在此时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并确保了SCP-1981。在█████被通知之前实行了A级记忆消除。基金会人员对图书馆记录的进一步调查没有找到SCP-1981的来源。

SCP-1981似乎一盘家庭录影带,记录了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在3/8/1983,弗罗里达,奥兰多的双子塔希尔顿大酒店,在全美福音派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发表了他有关“邪恶帝国”(注释4)的演讲。尽管如此,在1分10秒时,里根的演讲声调开始偏离,变得沉闷,并最终类似于里,根没有说过的话语。在约5分钟时开始,里根身上开始逐渐出现多处切口,撕裂伤,和穿透伤,尽管没有这些伤口的可见来源。尽管这些伤害足以让一个普通人无力化,里根将继续演讲直到他的声带被切断或录像带播放时间达到22:34。

在回放SCP-1981并重新播放时,里根将演讲新的内容,经常完全与之前的不同。主体包括拷问,儿童骚扰和仪式祭品。对里根身上的创伤同样也会不同,观测到了刺穿,生殖器损毁,和[删除]。在观看SCP-1981总时间的七分之一时,一个穿着黑色长袍,头戴尖锥头巾的人取代了里根的新闻小组的随机一名成员,被称之为SCP-1981-1。SCP-1981-1衣着的意义当前未知。

里根所说的演讲大部分都语无伦次,缺少潜在的主题结构,并主要由无意义的奇闻异事和预言组成。尽管如此,偶尔里根也会提到一些他自己不可能知道或预测的事,比如911恐怖袭击,2008俄国大选结果,和█████ ██████████。由此,时间和努力专注于记录每次回放的词句。试图将SCP-1981复制到同样的录影带上的努力失败了,尽管如此,对SCP-1981播放的画面的录像成功“捕捉”了其回放。每次观看SCP-1981必须用提供的录影机录像,并交给计划监督员B█████博士用于随后调查。

多年的地磁干扰严重影响了SCP-1981的信号质量,使得从回放中筛选有意义的信息变得更为困难。另外,对里根所造成的创伤被描述为“令人不安的”,因此建议任何人员在观看回放后若感到不适或呕吐应去site内的精神病学设施进行一次3级心理评估。

由于在SCP-1981被收容时,里根还在世,一个监视网被部署和建立起来以寻找他和SCP-1981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已知联系,尽管里根在他的精神状态因为老年痴呆症而退化之前经常抱怨有关“噩梦”的事。

备忘:这是已知的看见SCP-1981-1的最后一次。SCP-1981-1在随后的所有回放中消失。若发现,工作人员被建议不要与SCP-1981-1交流并向任何执勤的4级主管报告。


译注:

注释1:首款独立盒式录像机,在录像历史上有着很大的影响力。随后的录像带租赁业务即由此产生,后为更清晰的、更便宜JVC VHS设备所淘汰。

注释2:接收模拟信号的电视。

注释3:罗纳德·里根在说话时被切割。

注释4:指苏联,演讲稿的全文见于此处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