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039 一份陈旧的指南
SafeSCP-3039 一份陈旧的指南Rate: 70
SCP-3039

项目编号: SCP-3039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3039的所有副本都保存在位于Site-39的密封不透明储存箱中。新发现的实例将由免疫SCP-3039效果的特工寻回。受影响的平民需在记忆删除前阅读一份SCP-3039的实体,以确保清除和免疫SCP-3039的效果。

描述: SCP-3039是一套34本平装小说,书名为《 An Antiquated Guide to Avoiding Writer’s Block》。目前很可能还有数千个实体没有收容。其作者,R.Sebastian,编号为PoI-2665,还撰写了数个其它异常;目前正在试图追踪和抓捕此人。由于对象的性质,怀疑对象的内容含有高密度的信息危害。对象内容本身并无危害,
封面主要为一张有认知危害的图片,内容为一难以形容的灰色矩形棱镜。在观看到此图片后,所有观察者都会受到SCP-3039-1显现的影响。

SCP-3039-1是与SCP-3039的封面相同的矩形棱镜。 只要受影响者(对象)试图以任何物理方式记录数据,SCP-3039-1实体便会显现。这些实体始终出现在阻止对象记录上述信息的位置,如在试图打字时覆盖键盘或在试图书写时覆盖纸张。显现之后,SCP-3039-1就无法被移动或损坏,只有当对象不再尝试记录时才会消失。一旦对象受到SCP-3039的影响,就没有任何方法能有效去除影响。参见实验记录3039。

与SCP-3039-1的持续接触已被证明对心理健康有害,导致对象产生强烈的敌意和无理性。由于数个测试对象表现出典型镇定的极端变化,假说认为这是SCP-3039-1的另一个影响,而不是人类对此异常的反应。

在第一次收容期间,22名人员在完全理解其影响之前受到了该物体的影响。

下列为数个值得注意的实验。 完整日志参阅文档3039.6。

实验1:
程序: 特工Coffey过去24小时内的记忆被清除。
结果: 特工失去了过去24小时的所有记忆。 SCP-3039-1持续显现。
研究员笔记: 显然SCP-3039-1不是由对它们的记忆引出的。 ——研究员Florence

注:研究员Teals是最早受影响的人员之一,他自愿加入研究团队。 由于他在认知危害方面的训练,他的个人投入,以及涉及的风险较低,在可预期的将来他会成为主要的测试人员。——研究员Florence

实验15:
程序: 对象暴露于一认知危害,该认知危害专为无效化SCP-3039而构造。
结果: SCP-3039-1持续显现。
研究员笔记: 该实验及过去实验的结果似乎表明SCP-3039的效果无法消除。 根据这一派的猜想,为使受影响的基金会资产恢复部分价值,实验重点将从完全无效化SCP-3039-1转移至试图避开SCP-3039-1实体。——研究员Florence

实验21:
程序: 对象试图在纸上书写。 在首次显现之后,对象移动纸张并尝试再次在其上进行书写。
结果: SCP-3039-1最初如预期般显现。 当对象移位时,这一实例仍然保持在原位置且未消失。 对象试图再次书写,此时,一个新的SCP-3039-1实体出现了。 这种效果在每次移位后持续,直到对象不再尝试记录,此时所有实体消失。
研究员笔记: 这几乎是在嘲笑,不是吗? 正在考虑对感知力的测试。——研究员Florence

实验29:
程序: 对象尝试拍摄自己,以能够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记录实验。
结果: SCP-3039-1起初没有显现。然而,在观看记录时,SCP-3039-1遮蔽了对象的影像,并且音频轨道被替换为静音。值得注意的是,对象偶然记录下一份录像,记录时其不具存储信息的意图,而此份记录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研究员笔记: 似乎意图是SCP-3039-1显现的主要原因。虽然假定SCP-3039-1在外部意图为驱动力时也会显现,但该性质有待进一步测试。——研究员Florence

实验37:
程序: 对象试图通过提供的电话致电研究员Florence,以报告之前几次实验的结果。
结果: 对象无法将任何音频传输给研究员Florence。 然而,研究员Florence能够无阻地将音频传递给对象。
研究员笔记: 即使向其他人传递信息也受到限制。 但是,对象拨号或说话时并未受到阻止。 考虑到意图的关键,本实验将稍作修改并随后进行测试。——研究员Florence

实验38:
程序: 对象试图在提供的电话上致电研究员Florence,并说出一串随机单词,然后是之前实验的信息。
结果: 对象说:"驴,西瓜,犯罪,马,电池。" 这部分音频已成功传输。 在切换所说出的单词的内容时,则没有继续发送音频。 在实验结束之前,对象重新发送了之前的单词,音频成功传输。
研究员笔记: 这进一步巩固了意图为此效应基础的想法,但也表明仍然能够传达不包含实际意义的信息。——研究员Florence

注:研究员Teals自实验38以来一直表现出极度焦虑的迹象。虽然他试图绕过SCP-3039-1的各种尝试值得称赞,而且他目前已有不少进展,但我建议他应当尽快被重分配一小段时间。 ——研究员Florence

实验44:
程序: 对象打开SCP-3039的储物柜并用斧头对几个实体造成严重伤害,同时尖叫着反击认知危害:"[咒骂]你,你这个[咒骂],方块[咒骂]。 让我[咒骂]能书写,你这个[咒骂]!“ 这一行动过程未经必要人员授权。
结果: SCP-3039-1持续显现。 对其他受影响的对象进行粗略检查后发现,SCP-3039-1持续显现。 可能的其它效应已添加在SCP-3039-1的描述中。
研究员笔记: 研究员Teals因不专业而受到训斥,并从SCP-3039研究小组调离2周。 尽管进行了训斥,这一事件表明此异常没有达到先前推测的感知程度,而且效应只会在某些情况下被触发。

实验53:
程序: 研究员提出,最初对项目中可能包含的其它信息危害的疑虑可能是无依据的,并主动提出进行测试以作为最后手段。 对象阅读完了SCP-3039全篇。
结果: SCP-3039没有提供有关消除其影响的信息。 但是,进一步测试表明,SCP-3039-1不再显现。对象随后暴露于SCP-3039封面,被发现不再受影响。
研究员笔记: 能写下文字真好。 谢谢你[咒骂],你这[咒骂]砖头。——研究员Teals

注:研究员Teals因不专业而受到训斥。

下列为来自SCP-3039的几个摘录。

前言:
我要感谢并祝愿那些看到封面而闷闷不乐的傻瓜,以及为创作灵感而努力的兄弟。

第1页:
这里,是旅途的开端。这是你生命中的一章。或许是三十章。所以呢,你认为读这个会对你有帮助吗? 我认为不会。 也许我不是这么想的? 这重要吗? 你最终会看完这本书。 不妨浪费你现在的而不是之后的时间来读一读。 这里有读者VS书籍的故事,作家VS阻碍的故事,愚蠢VS无用本质的故事,等等。 与意志的战斗,同岁月的奋斗!不。这是一本……你应该相信会对你情况有帮助的书。

第320页:
你这个小坏蛋。已经读了本书的三分之一。 如此自信和充满希望。很好。我喜欢希望。 它撞进地里看起来如此光彩夺目。不真的如此,因为它甚至不是物理对象,但我喜欢想象它确实如此。 混沌本身就是一种美。 伙计,这看起来不错。 继续阅读,让你的希望变得美好并被杀死。 哎呀,我提到被杀的事吗? 你不会被杀死的。 拉勾勾。

第756页:
你可能想知道为什么读这本书还没有杀死你,因为在你死之前你显然必须忍受并浪费你的时间。开玩笑啦,或者说,我想鼓励你多读读,或许甚至读个真实的故事,但一个鼓舞人心的朋友告诉我,再好的PR不能也不会给页面带来足够的关注。 除非有什么事情引起骚动,否则像你这样的人不会在乎。 死亡不会引起骚动,因为那样你就已经死了,对吗? 我告诉你这看起来很奇怪啊。哈哈。 也许我编造这些只是为了让你读完这本书。你差不多快读完了,现在放弃很蠢,对吧? 或者在你领先(以及没死,这是为了押韵)的时候退出是更好的选择?

第975页:
这是火车倒数第二站。 你差不多读完了! 但完成这件事会怎样呢? 我告诉过你,它对你没什么用。 然后我又告诉你我想让你读这本书。 哪一个是真的? 是真相只有一个么? 如果它会杀了你? 如果它能治愈你? 如果我一开始说的是真的并且它什么都不做呢? 你他妈的敢找出来真相吗?

第976页:
哦,瞧。 这是旅程的结束。最后一页。我说了一些我后悔的事。我撒了谎。我不后悔。 兄弟又读了一遍,我有了一个更大的钱包。 你? 你浪费了几个小时的时间。 你被嘲笑又嘲笑了976页。 继续。告诉你的朋友。这本神奇的书让你阅读它以阻止方块的出现,但你没有证据! 没有图片,没有视频,没有笔记。 他们会认为你疯了! 所以告诉他们。 证明你不是疯了。 或者你可能会强迫你的朋友经历相同的事才是疯了? 或者你会因为谁也不告诉而发疯吗? 道德困境,对吗?

在一次民间泄露的协助康复期间,一名平民试图首先阅读SCP-3039的最后一页。 进一步测试发现,不读完此异常的每一页也会导致相同效果。

第976页:
抱歉。解药不在这一页。

页面版本: 5, 最后编辑于: 28 Jul 2018 15:4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