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032 时间老人
SafeSCP-2032 时间老人Rate: 28
SCP-2032

项目编号:SCP-2032

项目等级: Safe Keter1

特殊收容措施:SCP-2032应被保存在Site-06-3的一个标准人形生物收容室中。在任何时刻都应该有四(4)名武装警卫在其收容室外,以避免错误的信息被混入他的个人物品中。SCP-2032的所有要求,在合理的情况下,需要在3级研究员的审查和书面同意后通过。记录最近的世界新闻的报纸应该每天被送到SCP-2032的收容室中。每天应向SCP-2032提供两(2)枚16mg的Galantmine胶囊,分别随早餐和晚餐提供。约每天早8:30,SCP-2032应接受一次100mg的Anakinra皮下注射。鉴于关节炎并未影响其运动,在有护士陪伴的情况下,SCP-2032每天有两小时的时间进行医师允许的运动,以及与Site-06-3的员工交谈。在一次轻微中风后,SCP-2032需要使用呼吸机,并被限制在轮椅上,不再被允许离开其收容室。收容室已被改建,添加了生命维持设备。

描述:SCP-2032的形象是一名中东裔老年男性。他的真实年龄以及来历尚不清楚,尽管可能的记录显示他与公元约███ - ███的████████哈里发国有联系。尽管SCP-2032有着不同寻常的寿命,他的身体与精神健康在被基金会收容前几十年已经开始恶化。SCP-2032正在接受中度阿尔茨海默病、轻度老年痴呆的日常护理,以及关节炎的物理治疗。在一次中风后,SCP-2032现在在接受语言治疗(原因参见附录2032-A)。

SCP-2032的主要异常特性表现为,其个人记忆直接影响大众对历史的记忆。随着SCP-2032的记忆衰退,对于历史事件的多种观点开始出现,其中包括相互冲突的记录以及其他不准确的信息。这种现象甚至会直接改变记载历史的文字。SCP-2032写了数本备忘录,以确保其记忆准确。2理论上,在SCP-2032周围三米的范围内存在一个安全区;安全区内的文件和人员免受其记忆的现实改变作用的影响。另外,随着时间流逝,事件被认为进入了SCP-2032的长期记忆;此时公众将不再得知此事件,但学者和历史学家依然可以。当事件超过这个记忆阶段时,事件相关信息被认为丢失了。

随着对SCP-2032的“安全区”的发现,报纸和其他信息被放置于收容室中,直到找到更合适的方法来存档它们。一队基金会档案管理员现在每天记录SCP-2032的回忆,从他最远的记忆开始。记录这些信息的备忘录被锁在SCP-2032收容室中的一个保险箱内,以避免信息丢失。

大众的观点以及对最近世界事件的认知会使SCP-2032产生新的记忆。他对这些记忆的描述非常模糊,需要外部信息来保证准确性与清晰性。当某一事件正在被发生但尚未被公众理解,比如猜测和谣言,SCP-2032会将其描述为一个梦。SCP-2032会逐渐对该事件获得更清晰的信息,并使得大众得知相关知识。尽管这一过程会对SCP-2032的精神健康产生一定影响,但SCP-2032对事件对认知并不是引起公众反应的原因。随着文化因素对当地民众对于某事件的理解的影响加深,SCP-2032的心理反应会变得明显。

SCP-2032正在接受日常药物治疗方案,以减轻其精神状态恶化的症状。以现在的恶化速度,预计在██年后,所有公元685年以前的书面历史记录都将丢失。目前正在研究如何减缓甚至逆转这种恶化,如果可能的话。使用SCP-500的申请已被拒绝,由于这可能会逆转对SCP-2032记忆中的创伤事件的抹除。在他中风之后(参见附录2032-A),直到他的病情稳定之前,许多抗议和阴谋论在公众中广为传播。对于SCP-2032记忆的进一步损害理论上可能会导致CY级全球政府失稳场景,包括所有关于人类历史的书面记录与回忆的彻底丢失。

尽管他的精神状态在持续恶化,SCP-2032似乎不会再细胞层面上衰老。DNA检测现实SCP-2032的端粒不会减短,并且其外表在基金会收容下的几十年内没有衰老;理论上已经证明SCP-2032已经达到了他的生物年龄上限,并将不再继续衰老。

目前已发现通过操纵SCP-2032的记忆可以改变大众对事件的认知,但是不会真正改变该事件本身。所有事实都变得与SCP-2032的记忆相符,而与之相矛盾的事件依然会发生,但是不会被人类得知。在严重的收容失效之后,SCP-2032会接受选择性的记忆消除,并被植入虚假的记忆以改变大众对事件的回忆。所有由O5命令的历史修改都有书面记录被保存在SCP-2032附近的保险箱内,其中包含一份记录原始事件的文献,以防未来需要逆转这项改变。任何被发现向SCP-2032植入虚假信息的工作人员都将被审问其目的,并随后被处决。

对SCP-2032的首次采访记录如下:

受访者:█████ ███ ████,以下写作SCP-2032

采访者:Dr. Lucan

前言:在向█████当局寻求保护未果后,对象联系了基金会人员并声称自己是一项异常。在相关测试证实了他的宣称后,采访被允许。

<记录开始, 四月██日,19██ 10:25AM>

Dr. Lucan: ████先生,你是否记得,你的能力是何时以及怎样产生的?

SCP-2032: 能力?呃,那些记忆…我的记忆总是完美的。总是,所有的记录都和我的记忆相符…

[SCP-2032沉默了一段时间]

SCP-2032: 哈里发,█████ ███ ███████,亲自要求我做他的史官。那个混蛋想不起来每天晚上是他的哪个老婆给他暖床。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对吧?我不知道日期。我们从来不…我记不住了。我的内心仍然强大,也会一直强大下去,inshallah3。是的我很开心,在东方我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我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混蛋哈里发甚至都不会知道。但是我是诚实的,一直以来。

Dr. Lucan: 请关注与你能力有关的细节。

SCP-2032: [长久的停顿] 我记不住我出生的场景。又有谁能记住呢?某些时候,记忆开始变得黏稠,而你忘不掉。一个人来到你家要求贡品,你的父亲拒绝。他用棍子打他。你的父亲向Sharrif抱怨,而那个混蛋什么都不做。没人在意这种事情,但是你记得比重要的事情还清楚。某些时候,这些记忆总是粘在一起。

Dr. Lucan: 那么是什么让你想要联系基金会?

SCP-2032: 一群像毒蛇一样的混蛋,西装笔挺人模人样的。有一天他们找到我,想让我为他们工作。我当然很礼貌地拒绝了,他们则把报酬提高了三倍,就好像只有钱是要紧的。我注意到几天后他们开始跟踪我。有时候一个人,有时候好多个人。像影子一样黏着我。

Dr. Lucan: 所以你来到基金会以寻求庇护?

SCP-2032: 安拉在上,是的。我能想到更糟糕的命运。

<记录结束,四月██日,19██ 10:55AM>

结语:SCP-2032接受基金会看守的申请已被同意,在采访后他被送往Site-06-3。

SCP-2032能力的初始记录如下:

测试 效果 评价
SCP-2032被长时间询问,关于数场他声称自己曾参与的历史战役。 所有信息无一例外是准确的,甚至包括晚上各个星座的位置。 尽管SCP-2032可能需要费力回忆这些细节,但他是完全正确的。他的身体状况和对战役对回忆被认为足以证明他的宣称。
SCP-2032接受选择性记忆消除,以测试其修改他人对某一事件的记忆的能力。 所有未在测试房间里的人员都遗忘了相关事件。 SCP-2032的能力被确认具有有限大小的“安全区”。
SCP-2032接受小规模选择性记忆消除,遗忘███ █████战役。 除了存储在SCP-2032附近的保险箱内的文件,其他所有描述该战役的文件都变成了空白。受到询问的历史学家表示从来没有发生过与那些细节相符的遭遇战。 SCP-2032的记忆似乎是历史的“主”拷贝。每当他忘记什么事情,这件事的历史就被抹销了。

附录2032-A: 于11/6/1963,公众反对越战的行动到达了顶点,释广德自焚;随后SCP-2032轻度中风。SCP-2032接受了B类选择性记忆消除,并被植入了修改的记忆以减轻公众抗议并避免他身体状况的恶化。

附录2032-B: 为了避免SCP-2032的健康出现进一步的并发症,如2032-A中所发生的,O5已经批准在任何可能引起公众抗议或群体性歇斯底里的全球事件发生后,对SCP-2032进行选择性记忆消除。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2 Feb 2018 22:5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