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966-CN 九号现实维稳器
UnknownSCP-966-CN 九号现实维稳器Rate: 13
SCP-CN-966

基金会信息记录与安全管理机构的通知

以下内容现已归档,请自行斟酌其现有的参考价值。如无意外情况,以下内容将不会再进行更新或修改,并只用于SCP-CN-966研究团队进行参考。

你可以点击此处查看目前的SCP-CN-966档案。

谢谢。

—— Leduo Gong, 三级指导员


项目编号:SCP-CN-966

项目编号: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被收容于Site-CN-21的独立收容区域Domain-CN-966的专用人型收容间内。收容间内配备基础寝具及墙上按铃。每天应为SCP-CN-966送入三次流体营养餐(详细可见后勤清单CN-966-SUP),并在每日2000时为SCP-CN-966的机械部分进行检查。每周五1500时应为SCP-CN-966的生物体部分进行一次体检。对SCP-CN-966的按铃呼叫应保证有人员在三十秒内进行回应。

机动特遣队甲卯-6“思尔为雏日”被部署于Domain-CN-966以保障其正常运作。当班MTF队员中应至少三名拥有收容现实扭曲者/物体的经验,并全员配备CN-人定胜天-反现实扭曲套装1。任何非SCP-CN-966项目团队成员严禁进入Domain-CN-966,违者应立刻处决。

更新:对“八号现实维稳器”的搜索应保持2级响应度。该任务由机动特遣队癸寅-3“独啸霜晨月”全权负责。

更新:严禁对项目透露关于“八号现实维稳器”的搜索进展。应时刻保证目标的情绪平稳。

更新:若发生SCP-CN-966收容失效事件,应放弃再收容而立刻进行处决行动。

描述:SCP-CN-966为一名经过大幅度改造的现实扭曲者。其外观为一名十六岁女性黄种人,身高160厘米,体重52千克,发色及瞳孔皆为白色。其已知的改造内容如下:

  • 位于海马体的芯片
  • 位于下丘脑的芯片
  • 位于额叶的装置,取代了部分原额叶
  • ████████████████
  • 位于杏仁核的装置
  • 遍布于脊柱的小型金属贴片
  • 位于心脏内的装置
  • ███████████████████████████
  • 位于后背的显示屏

现有研究认为这些改造是为了控制项目的思考能力、意识和现实扭曲能力而植入的,并确保了项目能继续维持其原本作用,及其对基金会人员的顺从态度。在不影响目标当前状态的前提下对这些改造进行进一步研究被证实是不可能的。目标后背的显示屏上显示有这些改造的目前状况。

SCP-CN-966自称为“九号现实维稳器”,由天使重工改造。其目的似乎是为了以现实扭曲手段从异常事件中保障人类存续。项目能以未知方法(可能是通过其本身原有能力或是依靠后天改造)探测可能导致K级情景的事件,并通过现实扭曲能力来使这些事件无效化。这一过程被指代为CN-966-冰环程序。其现实扭曲能力似乎需要[已编辑]作为材料,因此推测其并非天生现实扭曲者或是其现实扭曲能力经过后天改造增强。每次CN-966-冰环程序都会耗费其体内现有的[已编辑],其体内[已编辑]剩余量会显示在后背的显示屏上。截至目前(07/11/20██)其体内还剩余11%。目前共发生过四次CN-966-冰环程序。

自收容至今,SCP-CN-966生物体部分未有过衰老现象。物理手段可以对SCP-CN-966造成伤害,长时间无营养供给亦会使其生物体部分受损。这些损伤是否能累积到对SCP-CN-966产生致命性危害仍是未知的,但是基于项目的重要作用,在正常收容的前提下应避免对项目造成可能的伤害。

SCP-CN-966不具备常规人类情感,且完全不能通过图灵测试。项目能够以英语、中文、俄语、法语、德语、阿拉伯语及其他所有目前常用语言进行交流。

尚不清楚目前是否有其他同类项目已知“八号现实维稳器”存在,且目前处于未收容状态。对于其他可能存在的“现实维稳器”搜索还在进行中。

附录:

采访者:Dr.Samoa

受访者:SCP-CN-966

采访时间:05/21/20██

前言:这是建立收容措施以后第一次采访。

<开始记录>

Dr.Samoa:你的名字。

SCP-CN-966:你好,先生。SCP-CN-966。

Dr.Samoa:我是说收容之前你的名字是什么?

SCP-CN-966:九号现实维稳器。

Dr.Samoa:没有原名吗?

SCP-CN-966:(停顿了30秒)本地数据库中无此内容,连接远程数据库失败。

Dr.Samoa:什么?

SCP-CN-966:我的本地数据库中没有您所提问题的答案,连接到位于远程服务器的总数据库的请求未收到回应,因此我无法回答您的问题。

Dr.Samoa:为什么要经过这么久才回答?

SCP-CN-966:您的权限不足。

Dr.Samoa:权限?好吧,我们发现你有经过大幅改造的痕迹,是谁做的?为什么?

SCP-CN-966:我由天使重工生产,目的为保证人类存续性、保证人类文明存续性、保证地球可居住性、保证基准宇宙可持续性。

Dr.Samoa:天使重工是什么?

SCP-CN-966:天帝敕使,泽被凡尘。

Dr.Samoa:能否具体解释一下?

SCP-CN-966:(停顿了30秒)本地数据库中无此内容,连接远程数据库失败。

Dr.Samoa:你所说的你都能做到?你所列的是递进关系还是什么?

SCP-CN-966:是的,递进关系。只要有足够[已编辑],以我的性能没有问题。

Dr.Samoa:[已编辑]?

项目主管Dr.Qi此时打断了采访。

<记录结束>

以Dr.Samoa的权限等级,其不应知晓[已编辑]的信息。我将重新安排后续采访程序。 ——项目主管Dr.Qi

根据现有研究,[已编辑]应该为一种用于制作模因危害疫苗且副作用极其严重的人工合成化合物。循环系统存在如此剂量的高浓度[已编辑]对普通人类个体而言应该会导致[数据删除]。我认为应对[已编辑]进行进一步研究。 ——助理研究员Dr.Zheng

12/31/20██ 0721时,侦测到自收容SCP-CN-966以来发生的第一次CN-966-冰环程序。这一事件后,项目的█████剩余量从95%降低到了94%,在此期间检测到项目轻微的休谟指数波动(0.79/1.3),除此指数变动外未侦测到其他异常现象。于当天上午1000时对SCP-CN-966就此次事件进行了采访。

采访记录CN-966-B3

采访者:Dr.Wu

受访者:SCP-CN-966

采访时间:12/31/20██

<开始记录>

Dr.Wu:上午好,SCP-CN-966。

SCP-CN-966:上午好,女士。

Dr.Wu:今天早上七点半左右,你发动了一次能力,按你的说法是叫启动了一次冰环程序,对吗?

SCP-CN-966:是的,女士。

Dr.Wu:因为什么?我们没有侦测到任何会导致世界末日的情况。

SCP-CN-966:我检测到了一名现实扭曲者相信了昨天是世界末日。其被侦测到的现实扭曲波长可能导致一次真实发生的世界末日。

Dr.Wu:十分感谢你的付出。不过你是怎么阻止他的?有没有确认的方法?

SCP-CN-966:我截断了他和现实世界的能动性联系。他的位置是在——██████市██████████街█号。

Dr.Wu:好的,我已经记下了这些信息。你说的截断他和现实世界的能动性联系,你是怎么做到的?

SCP-CN-966:依靠我的现实扭曲机能。

Dr.Wu:能详细一点吗?

SCP-CN-966:(停顿了30秒)本地数据库中无此内容,连接远程数据库失败。

Dr.Wu:顺便问一下,上次我们侦测到了一次可能导致人类失去地球支配地位的事故,你为什么没有发动冰环程序?

SCP-CN-966:检测到其他组织或个人拥有阻止的能力及意愿,判断无需发动冰环程序。

Dr.Wu:好的,今天的采访到此为止。

<结束记录>

之后基金会特遣队逮捕了██████,经过审问确认其原本具备可能为██级的现实扭曲能力,并已对基准现实造成过一定影响,包括[数据删除]。在此次事件后其休谟指数测定结果依然异常,为0.28/41,然而已不具备现实扭曲能力。对象目前已被收容并等待进一步研究。

根据此次事件和我个人对现实扭曲者类异常的研究结果,我将提交一份关于进一步扩充康德计数器生产线以进行广泛的现实扭曲者搜寻工作的提案。另外,SCP-CN-966自称“截断了其和现实世界的能动性联系”,可能证明了我之前在《现实扭曲者及高等存在之间关联的论证》中提出的猜想。 ——项目主管Dr.Qi

06/03/20██ 0012时,侦测到自收容SCP-CN-966以来发生的第二次CN-966-冰环程序。这一事件后,项目的█████剩余量从95%降低到了81%,在此期间检测到项目较显著的休谟指数波动(0.52/2.8),其收容间内发生了一定的时间轴错乱现象,并持续了54分钟。于当天上午0300时对SCP-CN-966就此次事件进行了采访。

采访记录CN-966-C8

采访者:Dr.Wu

受访者:SCP-CN-966

采访时间:06/03/20██

<开始记录>

Dr.Wu:晚上好,SCP-CN-966。

SCP-CN-966:晚上好,女士。

Dr.Wu:大约三小时之前,你启动了一次冰环程序,对吗?

SCP-CN-966:是的,女士。

Dr.Wu:这次你侦测到了什么危险?做了什么呢?

SCP-CN-966:我侦测到高科技地外文明将对地球发射类超高能激光武器。根据侦测到的射线量及能量源反应,其可能会造成地球不可居住化。因此我取消了该地外文明种族的大脑高级功能。

Dr.Wu:取消了该地外文明种族的高级大脑功能?什么意思?

SCP-CN-966:我将属于该地外文明种族的所有智能生命的大脑高级功能停止。

Dr.Wu:真,真令人惊讶,他们有多少?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毁灭我们?

SCP-CN-966:约十一兆,准确数字为109501284921284。该地外文明认为地球文明催生了大量异常并可能危害基准宇宙稳定。

Dr.Wu:有办法验证吗?

SCP-CN-966:该种族分布于大麦哲伦星系的LHA120-N55星云。

Dr.Wu:大麦哲伦星系?

SCP-CN-966:是的,女士。

Dr.Wu:好的,今天的采访到此为止。

<结束记录>

根据此次事件,SCP-CN-966的能力和威胁度必须受到进一步评估,我将申请追加经费,用于扩充机动特遣队甲卯-6的装备以及如何在可能的收容失效发生时保障再收容可控进行的研究课题。 ——项目主管Dr.Qi

[数据删除]

在CN-966-冰环程序3后,项目进入了[数据删除]状态并持续了559小时。在该状态结束后,项目第二次主动摁响了按铃。根据检查,其后背的显示屏上显示多个改造装置无法正常工作,其有机生物体未发现明显损伤或变异。对象显得十分惊慌,在其要求他人离开收容室前发生有短暂对话,记录如下。

SCP-CN-966:(对象显得惊慌失措)你们是谁?辛先生呢?八号?

Dr.Wu:SCP-CN-966?你有什么不适吗?

SCP-CN-966:你是谁?我这是在哪?头好痛……这里是,是SCP基金会?

Dr.Wu:你想起什么了吗?我们都在这。

SCP-CN-966:(啜泣)我,我不知道……好难受,请让我独处一下,好吗?

考虑到项目当时情况,主管Dr.Qi下令所有人员退出收容间,同时机动特遣队甲卯-6“思尔为雏日”将于收容间外紧急戒备。

在六小时后,项目同意接受采访,从而得到了进一步数据,包括[已编辑]目的为抑制项目发动需要外的现实扭曲能力、部分改造物具体作用以及八号现实维稳器的存在。然而,其记忆似乎受到了巨大损伤。机动特遣队癸寅-3“独啸霜晨月”被建立以搜索八号现实维稳器。

不争的事实是项目已经恢复了自主意识,作为一名可以用恐怖形容的现实扭曲者来说这绝不是利好消息。由于第三次程序导致[已编辑]的大量消耗,我建议与其他GOI组织进行交易磋商。 ——项目主管Dr.Qi

我提议复原目标原有改造,以保证其可处于完全控制之下。 ——助理研究员Dr.Zhang

否决。技术难度过高。根据初步评估目标敌意非常之低,且其愿意配合基金会工作,亦不会提出过分要求。我已派Dr.Wu对其进行进一步心理评估。 ——项目主管Dr.Qi

主评估者:4级助理研究员 Rongya Wu

其他评估者:心理评估部特派员 4级研究员 Dr.Levesque
11111111111团队异常性质研究员 3级研究员 Dr.Wang
11111111111团队辅助心理研究员 3级研究员 Dr.Li
11111111111站点心理研究员 Dr.Meng

评估对象:SCP-CN-966

评估日期:07/03/20██

事件CN-966-E2后,项目主管Dr.Qi下令由我带头,对SCP-CN-966进行详细的评估。所有评估成员在进行评估时穿戴附有SCP-148隔层的防护服,以排除评估受到SCP-CN-966异常能力影响的可能性。

在事件CN-966-E2后,SCP-CN-966整体表现十分温和,但略显懦弱。每次评估时SCP-CN-966都积极配合,并且对评估员较为友好。评估期间SCP-CN-966数次报告称感到轻微头痛,推测是由于评估员在标准防护服内所临时添加的SCP-148隔层所导致的。项目没有因为头痛而有更多抱怨。

评估期间,就SCP-CN-966曾经的经历进行过询问。项目自称“风伊”,在19██某一时段被天使重工救助,并在之后长期处于天使重工监管之下直到被基金会收容。项目确定其躯体上的改造部分为自愿进行,且是在天使重工监管下的某一时间点进行的。项目称由于失忆无法回忆起更多。

就冰环程序对SCP-CN-966进行询问,项目称不知晓冰环程序为何,但项目确定其出于“报答人类的帮助”而自愿保护人类。

值得注意的是,SCP-CN-966在每次评估开始时都为评估人员提供了玻璃杯和类似饮用水的液体,推测这些是由其能力产生的。另外在一次由Dr.Levesque单独进行的评估中,Dr.Levesque经批准未在防护服中添加SCP-148隔层。SCP-CN-966似乎对此十分高兴,并以其能力治疗了Dr.Levesque的肾结石。观察到SCP-CN-966在此次使用能力后右手变得干枯龟裂且面有痛色,并在大约1秒后恢复。被问及此事时,SCP-CN-966称“未感受到明显不适”。

所有评估成员确认SCP-CN-966无明显欲求,有高度合作性、高社会适应性、低攻击性及正常的羞耻感。SCP-CN-966不具备合格的反审问能力,未观察到会由于明显情绪波动带来的激情犯罪可能性。建议保持现有收容措施,可以使SCP-CN-966最高效率发挥其能力。

与初步评估时的结论无二。SCP-CN-966给予的杯子未发现任何异常,其中液体成分不明,但经检测直接饮用可以有效抑制原癌基因,并提高转录时的准确性。对Dr.Levesque的详细体检并未发现有其他异常。 ——项目主管Dr.Qi

[数据删除]

术后采访记录CN-966-E8

采访者:Dr.Qi

受访者:SCP-CN-966

采访时间:11/21/20██

<开始记录>

Dr.Qi:你好,SCP-CN-966。

SCP-CN-966:你好,齐博士。

Dr.Qi: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SCP-CN-966:没错,但是……我知道你,没有什么原因,单纯就是知道。非常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

Dr.Qi:我想你不用这么客气。术后有什么不适吗?

SCP-CN-966:嗯……头很痛,现在好点了,然后感觉好像忘记了一些事,又好像记起了什么事……我弄不太清。

Dr.Qi:你知道对你做了什么吗?

SCP-CN-966:知道个大概,毕竟这算第二次了吧。不过感觉和上次不太一样。

Dr.Qi:哪里不太一样?

SCP-CN-966:那些动手的人,我感觉到他们的恐惧,还有一些……敌意?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好像是对我的敌意。但是以前,那些人虽然穿着差不多的白大褂,但是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

Dr.Qi:你恨……你很清楚这些人的想法?

SCP-CN-966:嗯,我见到他们的时候就知道了,他们给我做改造的时候那些情感更强烈了。

Dr.Qi:你说做改造的时候?手术的时候没有给你麻醉?

SCP-CN-966:嗯……齐博士,你看,我不是普通的人呢,他们给我用的麻药确实是没什么用,和上一次不一样。

Dr.Qi:不,我觉得这……不,他们有发现你在手术过程中是清醒的吗?

SCP-CN-966:没有吧,我想。很痛,但是我忍住了,我不想吓到他们。我有时候想要是我的能力能用在我自己身上就好了。

Dr.Qi:(沉默了约十秒)抱歉,今天的采访结束了。

SCP-CN-966:嗯,再见,齐博士。

本次手术被确认为失败的。尽管项目的人体和大脑结构在外观上与普通人类无异,但具体功能缺有着大量关键性区别。手术导致项目的部分脊柱金属贴片和████████████████也彻底失效。我们仍不知晓植入这些改造物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可以确认的是压制项目的情感和自我意识绝非无意义之举。从实际使用情况而言,一个可控的只需要执行命令的个体亦明显优于一个可能会因为情感和自我意识而滥用能力的个体。尽管这极不人道,但对于基金会而言,控制、收容、保护,这些才是第一位的。 ——执行委员会主任Dr.Reymond

我非常惊讶于此次基金会高层同意本人助理Dr.Zhang的越级申请。我个人曾就任于SCP-239研究团队,且针对人形SCP有着丰富的研究经验,同时我的另一位助理,Dr.Wu,亦是基金会心理学团队和跨物种交流团队间著名的研究人员。然而就此次事件,在我赴Site-19进行研讨会之时,未经项目主管允许便由SCP武装化研究部对SCP-CN-966进行具有极高风险程度的手术,并且对SCP-CN-966的极高重要性置若罔闻,几乎完全无视我和Dr.Wu的一系列报告。介于此次事件中行政部和SCP武装化研究部的种种反常行为,我将考虑直接向监督者议会提出正式弹劾。
——项目主管Dr.Qi

此次手术是经过监督者议会直接批准的,在监督者议会以7-6的投票通过,本身性质是合理且符合规章制度的。根据项目的现实扭曲能力,无法接受最微小的不可控制性。Dr.Zhang的申请并无不合理性,而我个人认为你以及Dr.Wu,还有研究团队不少成员,缺乏专业精神,错误地对人形现实扭曲者个体采取了怀柔政策,甚至将其作为人类看待。就我看来,无效化的SCP-CN-966远要比难以控制的SCP-CN-966要好得多。假设我们真的要把基金会乃至人类最后防线交给一个有自我意识的异常项目,这无疑意味着基金会本身的使命已然失败。我们的使命是控制、收容、保护,这些是我们的责任,这些也只能由我们完成。 ——O5-8

11/06/20██ 1021时,侦测到自收容SCP-CN-966以来发生的第四次CN-966-冰环程序。这一事件后,项目的█████剩余量从15%降低到了12%,在此期间检测到项目较轻微的休谟指数波动(0.77/1.4),并且项目报告称身体不适,未侦测到其他异常现象。于当天下午1330时对SCP-CN-966就此次事件进行了采访。

采访者:Dr.Wu

受访者:SCP-CN-966

采访时间:11/06/20██

<开始记录>

Dr.Wu:下午好,SCP-CN-966。

SCP-CN-966:下午好,吴博士。

Dr.Wu:还是不舒服吗?

SCP-CN-966:嗯,还有点干呕想吐。

Dr.Wu:你能想起那段时间发生什么了吗?

SCP-CN-966:我记不清了……就感觉头一下很痛,然后血流得很快,但是我感觉到了,八号也在帮我。

Dr.Wu:还没能和你说的八号联系上吗?能知道他在被谁追杀吗?

SCP-CN-966:他还是没回应我,我觉得他现在境地还是很危险。

Dr.Wu:好的,多休息休息吧,你已经为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SCP-CN-966:谢谢,这也是我想要的……辛先生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也很高兴。

至少项目原本的功能看起来还在,上次的手术不算彻底失败。 ——助理研究员Dr.Zhang

是的,否则你现在就是D级人员,傻逼。继续向SCP-CN-966隐瞒关于她说的八号的事情,稳定她的情绪现在是最重要的。 ——项目主管Dr.Qi

01/12/20██ 1621时,机动特遣队癸寅-3“独啸霜晨月”搜索到了八号现实维稳器,并在回收过程中与GOC特工发生冲突。八号现实维稳器在交火中被流弹击中导致重伤,另有五名特工牺牲,特工██████重伤并与八号现实维稳器一同被突然出现的蛇之手成员带走。蛇之手成员在现场留下了如下信息:

“你们,基金会以及联盟,愚蠢地拒绝了救世主;而我们,将重新收集救世主的馈赠,只为了在黑暗的未来能让人类繁衍昌盛”

八号现实维稳器被重伤的同时,SCP-CN-966忽然蹲下并抱住头尖叫,持续了五分钟。之后[数据删除]

我们失败了。

我不否认,SCP-CN-966从外观上给予人好感,其原本性格亦使人感到亲切,但我绝不认为我以及我的同事们会因为这种事就忘了她不是一个异常项目。

我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初那些改造者要剥夺她的意识和情感。绝非要让她变成只会按部就班的机器,而是要从这些情感的波涛中保护她。我们早应该想到这些的。

从一开始我们就错了。

小吴曾经问过我,我们是不是真的收容到了女神。

我们自诩为人类的保护者,不惜丢弃道德、摒弃人性也要完成这一目的。但是这次,我们因此而失败了。她想的很简单,为了报答那些捡回她的人,不惜接受痛苦的改造,为了保护人类而竭尽全力。她杀死过多少生命?毁灭过多少文明?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们不知道她的痛苦。这些自责、这些责任,沉重地压在她的身上,而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只会向她展露我们的恶意。

她远比我们更有人性,比我们更像人类。

而我们的背叛最终被她知道了,也许是那个八号告诉她的。又或者,她只是想起了所做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们蹩脚的手术。我们只想着怎么去控制她,让她成为听话的机器,而不是为她着想,为救过我们的……人,着想。

我们没法告诉她,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正义且正确的。我们没法说服她。

现在,她放弃了思考。而在最后,她想着的,依然是我们,人类。

页面版本: 11, 最后编辑于: 03 Oct 2017 15:0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