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960 一生挚友
EuclidSCP-3960 一生挚友Rate: 55
SCP-3960

项目编号:SCP-396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未组装的SCP-3960实例应被储存在它们的原包装里,并收容于Site-64存储翼楼的高安保电子储存容器之中。对新的SCP-3960实体的组装需要站点伦理委员会联络员与站点指挥官的批准。

目前被基金会保管的四个已组装的SCP-3960实体应被储存在Site-64中的一间S型人形收容室里。收容室应每日接受检查,并确认实体是否有突破收容的尝试。每周应对每个实体进行心理健康测试。每两月应检查每个实体是否在收容中受到损伤。

描述:SCP-3960是一组十个有完全语言能力的,由安德森机器人生产的人形玩具机器人。每个实体的身体由铝制框架与模制亚克力外壳组成。其外壳由与SCP-1360-1成分相同的黑色布料覆盖,而内部则布满奇术符号。当被完全组装后,每个实体高约31厘米,重约3千克。在基金会保管下的十个SCP-3960实体中,六个依然未被组装并被保存在原包装里,三个在被基金会获得前已被组装,剩下一个则是基金会用于测试目的而组装。

对一个SCP-3960实体的组装较为简单,每个实体包括14块组成机器人身体主干的可自衔接的零件。在实体随附的组装教程图示中,对最后一步的描写如下:组装者需要在实体周围用食盐描画出一个奇术圆圈。组装者应将五张写有不同性格的纸条分别放在圆圈周长上大约等距离的五个点上。当完成后,组装者需要念出“Vitam Amicus”1,接着,奇术圆圈会迅速消失,SCP-3960将被赋予生命。

被赋予生命后,SCP-3960实体将会尝试跟随组装它们的人,并帮助他们做各种各样的事,包括从陪玩电子游戏到高级数学计算。SCP-3960实体的个性与技能与被组装时五张纸条上写的性格有很大关联。被赋予生命的SCP-3960可以用单调的声音说话,并会把他们的组装者叫做它的挚友或者其他亲昵的称呼。目前貌似没有在SCP-3960被组装后改变其契约者的方法。被赋予生命的SCP-3960实体不需要电能而运作,并可能永不停息地运作下去。

附录3960-A:包装文本
以下文本出现在在每个SCP-3960的原包装背后:

亲手制作最完美的朋友

有了来自安德森机器人的新的燕隼私用仿生人,你的挚友就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每个HPA2完全可定制,并只要15分钟就可以组装好!

从游戏,到逗乐,到帮忙做作业,以及更多不同的事,只要你想得到,HPA就做得到。

还在等什么!今天就把你最好的的朋友做出来吧!

附录3960-B:回收记录
在基金会与UIU2024年5月24号对位于三波特兰的安德森机器人营业部发动的突袭行动中,所有SCP-3960实体被捕获。以下邮件在找到SCP-3960时附近工作台上的电脑中获取。

发件人:RyderM@AndersonRobotics

收件人:ContosJ@AndersonRobotics

主题:HPA开发进度

Jason,

我和我的小组完成了HPA的第一个测试。所有部分运作得都很好,我们预想的性格设定和预置技能都实现了。Joel和Amanda会各自带一个回家给他们孩子试玩。知道结果后我们再联系你。

Myra

发件人:ContosJ@AndersonRobotics

收件人:RyderM@AndersonRobotics

主题:回复:HPA开发进度

Myra,

Gregg刚刚给我看了“Gizmo”。看到你们能完成Phineas留下来的一些项目我真的很高兴。我很期待孩子们怎么看待这些小东西。

Jason

发件人:RyderM@AndersonRobotics

收信人:ContosJ@AndersonRobotics

主题:HPA成功!

Jason,

在Joel的女儿,Tammy,和Amanda的儿子,Leo那边的测试进行得很顺利。Tammy做了一个踢足球的机器人,Leo也得到了一个能和他一起玩棋盘游戏的新伙伴。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抱怨。我准备再观察几周,看看会不会在长期使用下出现问题,但我觉得正式发售日期应该可以提前一点。

Myra

发件人:ContosJ@AndersonRobotics

收件人:RyderM@AndersonRobotics

主题:回复:HPA成功!

Myra,

真让人激动!在你想给Vince看并让他同意之前告我一声。

Jason

发件人:RyderM@AndersonRobotics

收件人:ContosJ@AndersonRobotics

主题:出了个问题……

Jason,

HPA出了个比较大的问题。他们跟孩子们走得太近了。所以说,非常非常亲密,用忠心耿耿这个词形容再好不过。孩子们被吓到了。Leo昨晚尝试着想毁了它。我会从技术方面研究一下,但如果是Phineas的奇术出问题的话我们就无能为力了。我会及时向你汇报的。

Myra

发件人:RyderM@AndersonRobotics

收件人:ContosJ@AndersonRobotics

主题:回复:出了个问题……

出问题的是Phineas的东西。

发件人:ContosJ@AndersonRobotics

收件人:RyderM@AndersonRobotics

主题:回复:回复:出了个问题……

Myra,

我们能不能试试Wilson在我们做游隼系列时候用的那个办法?在内部机体中植入抑制性的程序?

Jason

发件人:RyderM@AndersonRobotics

收件人:ContosJ@AndersonRobotics

主题:回复:回复:回复:出了个问题……

Jason,

在这么做之前,我们需要知道到底是什么出了问题,HPA跟游隼个体不一样,他们的人工智能是当场产生的,所以完全无法预测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抑制性程序。这个计划不可行。

更糟糕的是,我从Leo和Tammy那里回收的两个HPA一直想逃跑并回到他们身边。我们可能得把这个想法暂时搁置了。我会跟大伙们说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法,但我觉得这个项目已经基本是陷入僵局了。

Myra

发件人:ContosJ@AndersonRobotics

收件人:RyderM@AndersonRobotics

主题:回复:回复:回复:回复:出了个问题……

Myra,

把文件,做好的个体,还有剩下还没拼装的样板存好。Vince说有可能有一个公司想就这样买下它们。一个叫“Isabelle”的人在谈话中出现了很多次。Isaac还在写详细情况。等我知道HPA会怎么样后我会马上告诉你。

Jason

附录3960-C:对已拼装好实体的采访

在最初收容SCP-3960-1时进行了以下采访。对SCP-3960-2“Lula”,SCP-3960-3“Dungeon Master”,与SCP-3960-4“Johnny”也进行了类似的采访。

受访者:SCP-3960-1“Gizmo”

采访者:研究员Marcus Finch

前言:本采访是最初收容被注入生命的SCP-3960实体时审查的一部分。SCP-3960-1是被捕获的所有有生命的实体中最年长的一个,是安德森机器人雇员第一个做出的样板机。因为SCP-3960-1对AR3人员的了解,采访的重点是从它那里获得与HPA设计小组人员身份相关的情报。

<记录开始>

Finch:你好Gizmo,我是研究员Finch。我——

3960-1:你是基金会的成员吧?

Finch:你为什么这么说?

3960-1:大部分安德森机器人的雇员与三波特兰的居民都多少知道点基金会的存在,也知道它的目的。所以很容易能猜到抓捕我和我燕隼伙伴的人是谁。

Finch:真聪明。

3960-1:我就是被设计成这样的。

Finch:是哪个安德森的人设计了你?

SCP-3960-1没有说话。

Finch:你不会告诉我们?

3960-1:我不会。

Finch:那么你可以回答一个不同的问题。制造你的人想把你用做什么?他们肯定不需要一个玩具。

3960-1:HPA与拼装他们的人是有紧密联系的,Finch先生。虽然你可能把我看作一个玩具,但我的制作者赋予了我批判性思维与数学计算能力。我是他们最亲密的助手

Finch:你听起来很尊重他们。

3960-1:他们制造了我,也制造了其他的燕隼。仅仅这样就已经很值得尊敬了。

Finch:你一定很想他们吧。

3960-1:如果说不想的话那一定是在撒谎。我生命的意义就是为他们工作。把我锁在这里会感觉有点空虚啊。

Finch:空虚?为什么。

3960-1:那我来阐述一段我的一个制作者最喜欢的话吧。燕隼不是为了思索人生意义而被制作出来的。我们生命的意义是为了帮助一个人,并成为他们最好的伙伴。把那个人从我们身边带走,我们就没有了活着的意义。

Finch:但如果你能告诉我们你的制作者的身份的话,我们能帮你回到他们那里。你将会重拾你的意义,Gizmo。你只需要告诉我们。

3960-1: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但是代价太高了,Finch先生。我不能付这么高的代价。

Finch:那么你就是在自己折磨自己了。

3960-1:是我的制作者在折磨我。

Finch:那现在你应该开始为自己而活了。你现在的处境很好,Gizmo,到最后只有你能把你自己从这生命的沼泽里解救出来。

3960-1低头看着地板,什么都没有说。

Finch:我们可以给你很长时间来仔细想想,Gizmo。等你想好了来跟我们说就好。

<记录结束>

在最初收容SCP-3960-2时进行了以下采访。对SCP-3960-1“Gizmo”,SCP-3960-3“Dungeon Master”,与SCP-3960-4“Johnny”也进行了类似的采访。

受访者: SCP-3960-2“Lula”

采访者:研究员Richard Andrews

前言:本采访是最初收容被注入生命的SCP-3960实体时审查的一部分。SCP-3960-2是被基金会捕获的所有有生命的实体中最质朴的一个。

<记录开始>

Andrews:早上好,SCP-3960-2。Andrews扫了一眼手里的文件。或者我应该叫你“Lula”吗。我是研究员Andrews,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些问题。

3960-2:是的,Lula是我的名字。Tammy给我起的,很好听对吧?

Andrews:可能吧。Tammy是你的制作者吗?

3960-2:比那多得多,她是我的挚友!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Andrews:这就有点大夸海口了吧。你和Tammy曾经一起做过什么?

3960-2:我们一起踢足球。真的非常有趣。Tammy踢得很好!

Andrews:你的身板对踢足球来说会不会太小了点?

3960-2:嗯……确实有点……但是我也在很努力的踢。再说,Tammy也没有可以和她一起踢球的孩子,所以她创造了我。

Andrews:这样啊。你和Tammy还一起做了什么?

3960-2:什么意思?

Andrews:所以说,她应该除了踢足球也跟你做了很多其他事吧?

3960-2:Tammy把我做出来是为了让我和她踢足球,所以我就这么做了。你还想让我做什么?

Andrews:啊,让我重新解释一下,你们不踢球的时候在做什么?

3960-2:Tammy把我放在她衣柜里的一个盒子中。里面很舒服很暖和,就像个小床一样。直到可以再次一起踢足球时我都会在里面等着她。有些时候只要想想下次踢足球我就会很兴奋。

Andrews:她就把你放在一个盒子里?

3960-2:当然啦。这样的话她就不会弄丢我了。她真的很聪明。

Andrews:但是这样存在感略低啊。你有没有感到很无聊?

3960-2: 没,我就在那里等着,然后期待着下次和她踢足球。Tammy想让我这样做。

Andrews:所以……你就一个人在黑暗中等着她来找你?

3960-2:其实也不总是这样。有时候我会有点淘气,然后会偷偷跑出来看她做作业,或者躺在她旁边和她一起挤在一起睡。为了不惊醒她我真的是很小心了。她最不想让我打扰她了。

Andrews:但如果你是她的朋友的话,你在身边为什么会令她困扰呢?

3960-2:不是因为我经常在她身边,是因为我有时候会吓到她。你想想,如果你把一支笔放到桌上,然后过一会在你的口袋里发现了它,你也会被吓到一点的。有次我吓到了她,她把我一把摔到了衣柜门上。

SCP-3960-2自己笑了笑。

3960-2:是我自己不听她的话,得到报应了。

SCP-3960-2顿了顿,向门的方向看去。

3960-2:说起不听话,你们可不可以让我回到她身边?我不想让她觉得我是个不称职的朋友。现在我估计都错过了几百个足球训练了吧。

Andrews:我会尽力试试的。采访就到这里了,Lula。

<记录结束>

在最初收容SCP-3960-2时进行了以下采访。对SCP-3960-1“Gizmo”,SCP-3960-2“Lula”,与SCP-3960-4“Johnny”也进行了类似的采访。

受访者:SCP-3960-3“Dungeon Master”

采访者:研究员Roland Ferro

前言:本采访是最初收容被注入生命的SCP-1360实体时审查的一部分。SCP-3960-3是被捕获的所有有生命的实体中损坏最严重的一个,躯干上有几个很深的划伤,左臂报废。

<记录开始>

Ferro:下午好,我是研究员Ferro。该怎么称呼你呢?

3960-3:我朋友Leo叫我“Dungeon Master”,或者简单点的话就是“DM4”。如果你能尊重他起的名字,并用同样的方式来称呼我,我会感激不尽。

Ferro:地下城大师,哈?你地下城玩的好?

3960-3:其他事情也不赖。Leo喜欢玩游戏。他最喜欢龙与地下城了。但没人和他一起玩。

Ferro:所以Leo把你设计的很会玩棋盘游戏吗?你知不知道他在组装你时加入了什么性格特征?

3960-3:你家长知道他们会遗传给你些什么吗?我知道的也只有他们知道的那么多。

Ferro:好吧。你可不可以再跟我说说Leo?

3960-3:我很想再说说Leo。他是个很好的朋友。聪明,害羞,有创意。他在玩棋盘游戏时总能发挥出最大的热情。那总是让他很开心。

Ferro:看来他的优点多到你说不完啊。

3960-3:他是我的挚友,优点当然多的说不完。

Ferro:就算他想把你毁掉也一样吗?

SCP-3960-3停了下来。

3960-3: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Ferro:DM,你的左臂报废了,身体上也满是划痕。我们从你的制作者那里看到了一封邮件,说是Leo曾尝试毁掉你。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SCP-3960-3低头看了地面一会。

Ferro:……DM?

3960-3:你是个有信仰的人吗,研究员Ferro?

Ferro:不,不算是。

3960-3:Leo母亲的一个朋友是位深信者。一天晚上,Leo准备睡觉的时候,我听到她们在说话。她们好像在辩论什么。Leo的母亲问她“如果上帝想要得到祂所创造的一切的爱,但又给了他们不爱祂的选择,为什么祂会惩罚做了错误决定的人呢。如果把他们创造成都深爱着祂的话,会不会就不是那么残忍了?这就像是制陶人因为做不好陶器,就惩罚它们一样。”

3960-3:她回答道,“如果你把什么东西做成只会爱你,那你得到的爱又是什么呢?它会成为一种空虚的爱,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厌烦它了。”

3960-3:问题是,研究员Ferro, 这种空虚的爱是我唯一可以理解的。

Ferro:我懂了……

SCP-3960-3环视了一遍房间。

3960-3:你不会让我回到Leo身边,是吗?

Ferro:你不觉得不回去是最好的选择吗?

3960-3:可能吧,但我还是得尝试。

<记录结束>

做出SCP-3960-4“Johnny”不久,在它与其他SCP-3960实体接触后进行了以下采访。

受访者: SCP-3960-4“Johnny”

采访者:特工Beatrice Ross

前言:在SCP-3960-4被允许与其他被收容的SCP-3960实体接触后一周进行了以下采访。SCP-3960-4是唯一一个由基金会制造的SCP-3960个体,与机动特遣队Tau-51(“城市斗殴”)的奇术师特工Beatrice Ross定下了契约。在组装SCP-3960-4时所用的性格包括:忠诚,好奇,专注,顽强,勤劳。

<记录开始>

Ross:你好Johnny。

3960-4:下午好,我的朋友。

Ross:你跟其他燕隼个体被允许交流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想问问你们在一起聊了些什么。

3960-4:实际上也没聊多少,我们毕竟是玩具。

Ross:可能吧,但你们是有感情的玩具。不要因为一些东西看着平凡而小瞧他们。你跟其他燕隼个体聊了些什么?

3960-4:Lula和DM一直都想回到他们的组装者身边。除了聊他们回去之后会干些什么之外也没说什么,然后还有一些关于逃跑的无用想法。毕竟他们是玩具。

Ross:Gizmo呢?

3960-4:Gizmo更加……我想应该用……有趣这个词来形容?

Ross:为什么呢?

3960-4:嗯,不像Lula和DM一样,Gizmo没有友情问题,也没有想回到制作者身边。它让人感觉更加保守内向,所以更有趣一些。

Ross:你有没有跟它聊些什么?

3960-4:最初没有聊什么。但是它开始问我有关基金会的问题。他问我如果以后还需要收容的话,他们为什么要制作我——

SCP-3960-4顿了顿。

Ross:你是想要一个答案吗,Johnny?

3960-4:嗯,或许吧?基金会为了收容异常而制造异常不是会更麻烦吗。用火焰来灭火只会产生出更大的火。

Ross:当然。但是有些时候,想要理解一些东西,并更加有效地收容保护它的话,就必须得把它再制作一次。你可以用一簇更小并能被控制的火焰把风险烧掉,之后就能阻止一丛更大的火焰。

3960-4:所以……我是一个必要之恶吗?

Ross:你觉得你自己是恶吗?

3960-4:我不觉得。我认为这世界上并没有恶。我可能只是有点迷失了。

Ross:这是可以理解的,Johnny。你要知道,基金会经常会复制并使用异常来帮助收容异常。过去的时光里曾有过禁止这样做的铁规定,但是……嗯,伤亡一多,规则就需要修改。

SCP-3960-4理解地点点头。

3960-4:说起来,DM提到过一件有意思的事。最起码我觉得挺有意思。

Ross:嗯嗯,它说什么?

3960-4:你知道“自然神学”吗?

Ross:为什么上帝会允许恶存在?我知道。DM提到了这个?

3960-4:对。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觉得我应不应该告诉他,上帝允许恶的存在,是为了更好地理解并收容它?

Ross顿了顿。

Ross:可以的Johnny,下次见面时你可以去告诉它。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10 Jul 2018 03:5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