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309 左勒盖尔奈英的铁墙
EuclidSCP-2309 左勒盖尔奈英的铁墙Rate: 61
SCP-2309

项目编号:SCP-230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为防范未经许可的进入收容区域的行为,SCP-2309周围的区域已经使用链条栅栏封锁,并对公众宣布为格鲁吉亚陆军占用地。SCP-2309需要一队观察小组长期性驻扎并定期汇报SCP-2309的构造状态。任何发生于SCP-2309的收容失效必须立刻向上汇报并视为发生一次可能的SK级支配地位转移情景。一旦收到此类报告,驻扎于中东地区的基金会军事资源将开始调动并按照紧急事态计划-2309展开部署——并且,如果情况允许,展开与任何敌对军事力量的交战行动。

描述:SCP-2309为一高约20米,厚度5米的墙壁,主体由铁质块状结构搭建并覆盖以一层较薄的黄铜,构筑于格鲁吉亚██████地区的███山隘的峭壁之间。虽然SCP-2309并不会被任何普通类型的损害所破坏,但目前SCP-2309墙体的北面一侧正在承受持续的异常结构状态恶化,表现为其该侧的金属表面正在逐渐的剥落消失,并在墙体上留下类似于爪抓痕的破坏痕迹。该结构恶化现象仅在每日的日出至日落期间发生,持续至SCP-2309墙体的部分区域被破坏至仅剩约5cm厚度为止。在每次结构恶化发生的期间,SCP-2309自身会以缓慢地恢复其之前损失的结构材料,恢复速度约0.5mm/秒。因此,在每次新的结构恶化发生前,SCP-2309损失的全部材料将自行完全恢复。

基金会历史学家相信SCP-2309的建成时间为公元前6世纪左右,支持其建设者为阿契美尼德帝国的建立者,居鲁士大帝。对于SCP-2309存在状况的历史目前有大量的书面记录资料保存,最早的记录可追溯到公元1世纪1;这些资料可以被公共接触到的版本已经被修改或掩饰,以免SCP-2309的存在于位置为公众所知晓。在这些记录资料中,一份关于SCP-2309的第一手情报记录尤为引人关注,这份记录的撰写者为Sallam at-Turjumani,他是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Al-Wathiq宫廷的一位官员,资料的记录年代为公元9世纪早期。

“在他的梦境中目睹左勒盖尔奈英2的铁之墙壁被雅朱者和马朱者3的军队攻破的情景以后,哈里发陛下差遣我前去调查此事。于是我向北进入高加索,旅行六个月后我抵达了第比利斯之地。此后,我四处寻访关于铁之壁的事情,并在途中巧遇一位告知我他亲眼目睹铁之墙仍屹立安在的贤士4老者。我付出二十第纳尔的报酬请他带我前去参观铁之壁,而贤士并未多言便欣然领我前去。在██████山与███山的隘口之间。我见得铁之壁仍安然耸立,这使陛下与我本人的焦虑顿感缓解。我还见到左耳奈尔盖英的工匠器械仍原封未动,却四散于地。”

“然而,让我觉得最为诡异的事情,是我看到雅朱者和马朱者一次次撕扯铁之壁留下的裂痕,然而我却不得见雅朱者和马朱者的大军蜂拥而来的场面。于是我将自己的困惑告知于贤士,他则告诉我眼下雅朱者和马朱者的子民正隐藏于铁之壁的底端。他将自己的手按在我的肩头,于是我便能看见那雅朱者和马朱者的军队从远方涌来,如潮水般拍打铁之壁。这些士兵的丑恶和畸形几近我能幻想的界限,它们裸露的肉体甚至不能被皮肤遮掩,它们的手脚并不长指甲,而是伸出锋利的裂爪。”

“在雅朱者和马朱者的大军后方,我只见一片废地:每一棵树与草都被连根拔起,在它们的身后还欣欣向荣的动物只剩下苍蝇,蛆虫与蟑螂。当我凑近去观看雅朱者和马朱者的军势,我见得两个蒙面的人,穿着和那些罗马主教一样的红袍,站在由血肉堆砌的高塔顶上指挥脚下的军队。在这两个人面前有一头四足,比五头大象更大的巨兽,它的头脸上只有厚厚的骨头。那两个人用他们的权杖指向天,于是这怪兽便动了起来,如同被傀儡师操纵的木偶。跟随着它主人的手势,这怪兽便向着铁之壁冲撞过来,把它脚下雅朱者和马朱者的军队踏平进泥土。巨兽的头颅猛撞铁之壁,然而墙壁本身则并未有什么损伤。”

“我向贤士询问为何雅朱者和马朱者日复一日地尝试这徒劳的击穿铁之壁的愚行,而为何不将它挖塌或是建起攻城的云梯。贤士说,凡是雅朱者和马朱者踏足的土地将变得坚逾大马士革钢,便是鼠类也无法掘入;而高墙的顶端将与天堂之檐相连,便是小虫也不能飞过。见我看得已经够了,贤士便将手从我的肩上拿开,我便看不见雅朱者和马朱者的怪物。他让我转告哈里发与所有国度的诸王,教他们莫要忘却雅朱者和马朱者的险恶。于是,我便疑惑这幻境究竟是真主的开示,亦或是魔术师的诡计。然而我自己仍然觉得这并不是骗局,赞美全知全能的安拉,因为我已见得他所揭示之物。”

基金会考古学家在SCP-2309附近区域的考古发掘工作已经展开,目前发现的一些具有价值的文物包括:
• 一个装有约一千枚吕底亚钱币的匣子
• 大量青铜器与铁器残片,原本属于阿契美尼德军队所使用的武器装备
• 一系列齿轮及其他机械部件,推测曾经被用于建造SCP-2309的工作。许多这些零件上铸有爱奥尼亚城邦(Ionian City-States)的破碎之神神殿教派的信仰印记
• 大型墓葬,其中埋葬的死者骨骼结构基本上与智人相同,其异常性质的区别在于头部骨骼结构包括了垂直于颅骨的锋锐下颌,以及手指骨前段骨爪化。这些样本的身体结构与被基金会捕获的生物样本SK-BIO-B型生物类似
• 一件大型陶土铭轮,描述了以下以古波斯语书写的文本,其内容包括了SCP-2309的建造及其历史背景。

万国之人须要敬礼居鲁士,因他乃阿胡拉•玛扎达5之所爱者;王中之王;波斯之王;巴比伦,苏美尔,阿卡德与吕底亚四方之王!伟哉王之军势,其披甲者众多,有若底格里斯与幼发拉底之水。王军远征于高加索,与Adatum6舶来之大敌相抗衡。为大敌之将帅者乃是Karasci7 Yagaha 与Karasci Mahaga,来自Daeva之将帅8,服侍于安格拉•曼纽9。战端即开,便有生灵涂炭。其先,居鲁士王军大败敌寇,将其党徒驱逐至████隘口。然战况日久,兵士力竭,虽有居鲁士王麾下之禁军10亦不能克敌致胜。然而王有神赐之智慧,他殚精竭虑,决意铸造一座巨垣以阻挡Daeva与他们的诅咒军团。于是,居鲁士王召集举国之贤者智匠,又唤来爱奥尼亚圣机神殿的铸造祭司。于是,当王军在前线与大敌激战时,圣机祭司便用纯铁为砖石,圣铜为泥灰建起伟大之墙。至此,Karasci Yagaha 与Karasci Mahaga与其帐下的魔军便被封印于世外,不能以其druj11之道蛊惑世人。从此时起,至末时终。

考虑到SCP-2309存在对于已知世界存续的重要性,以及考古发现和文献记载关于建造SCP-2309作为抵御欲肉教侵略军队屏障的作用,可以推测一旦SCP-2309的收容被突破,一次SK级支配地位转移情景可能会立刻发生。继续对于SCP-2309的性质以及其存在威胁的历史与神秘学研究将可能会对维持SCP-2309目前的收容提供帮助。

page revision: 5, 最后编辑于: 12 Feb 2017 12:5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