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437 箱中人
EuclidSCP-2437 箱中人Rate: 47
SCP-2437

项目编号:SCP-243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437被储存于收容库Tophat-3中。Tophat-3和SCP-2437的内部必须时刻处于视频监控之下,关注一切可能发生的环境变化。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人员进入SCP-2437内部。

描述:SCP-2437形似一个8米长,2米宽,2米高的木制箱子,其内部通常装有一张木桌、一支蜡烛、一把木椅和一个智慧人形生物(下称SCP-2437-1)。实验显示木箱及其内容物拥有着与它们木质的外形所不符的伤害抗性。

SCP-2437-1形似一名体型偏胖的老年男性人类,有较长的头发和大量的老年斑。该对象的头部左侧有一条很长的伤疤,它起始自被挖空的一侧眼窝,在左侧的头皮上留下一道秃发的痕迹,一直延伸至脑后。该对象表现出阿兹海默症的症状,时常可观察到它与并不在场的对象交谈,或是将工作人员当成自己过去的熟人,这使问讯工作变得非常困难。

SCP-2437-1能任意扭曲自己的外表和SCP-2437内部的现实,它能创造和毁灭物质,将SCP-2437内部变化成不同的形态和大小,甚至制造出远超SCP-2437外部尺寸的内部环境。然而,SCP-2437-1已被证实既无法感知SCP-2437外部的世界,也无法对其产生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SCP-2437-1有能力创造有机生物,且这些生物也看似可以活动,但至今为止它创造的每一个生物都没有任何生命体征。推测SCP-2437-1可能是在利用自己的现实扭曲能力将它们作为傀儡来操纵,尽管它似乎坚信它们是真实存在的人类。

SCP-2437是在20██年██月██日从SCP-2423中回收的。

附录A:以下是SCP-2437-1的初次访谈及几次相关事故的视频记录,有删节。完整视频档案参见硬盘驱动器R006与R007中的Tophat-3日志。

访问对象:SCP-2437-1

访问者:███████博士

前言:本次访谈是在获得进入SCP-2437的许可后立刻进行的。一个小型摄像头被安装在SCP-2437入口,一个麦克风被带进了箱中。本次访谈的目的是确认SCP-2437-1的性质。

<记录开始,11:20 AM>

[SCP-2437-1在访问者进入时略显迷茫,抬头看着访问者,眨了眨眼。]

███████博士:你好?听得懂我的话吗?

SCP-2437-1:[对象微笑。]当然听得懂,将军。你在这里干什么?每年的这个时候你不是一般都呆在阿维欧湖Lake Arview那边的宅子里吗?

███████博士:我……什么?不好意思,我的名字叫███████博士。我跟你从没见过——

SCP-2437-1:[打断。]瞎说什么呢,将军!我们从小就认识了!真高兴见到你![对象站起身拥抱了███████博士。]好了,快坐下吧!别这么见外![对象轻快地挥了挥手,一把木椅凭空出现了。]

███████博士:[访问者仔细端详着这把椅子,试探着伸手拍了拍它之后才坐下。]呃,好吧,我们好久不见了是吧?我觉得是时候来看看你了。你最近怎么样?

SCP-2437-1:[对象放声大笑。]哦,我好得很,不过你也知道状况的!有一整个世界要治理,根本没时间做别的事!不过玛丽Mary和我家小子都挺好的!你一定也想见见他们吧!玛丽!快过来,巴格罗恩Bagroan将军来了![对象等待了片刻。]玛丽?![对象在椅子上转了个身,望着SCP-2437的内壁。]哦……她不在……哪去了……[对象环顾SCP-2437,笑容渐渐消失,开始凝视自己搁在腿上的双手。]

███████博士:[访问者等了几秒才开口发言。]先生?

SCP-2437-1:[对象抬起头,再次显露出迷茫的神色。]哦,是啊,柯森Kersan。现在该吃晚饭了对吧?我都没听到铃声。

███████博士:[访问者思考了片刻。]不,先生,现在不是吃晚饭的时候。我只是听说……听说你感觉不太舒服,先生。玛丽夫人要我来看看你的情况。

SCP-2437-1:[对象痴笑起来。]哦,她真是贴心。可我不是身体不舒服,根本不是……我只是感觉好孤独……一直都好孤独。[对象沉默了片刻。]大家都上哪儿去了,柯森?

███████博士:我不知道,先生。也许你可以先告诉我这里是哪里,然后我们再一起推测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SCP-2437-1:我们这是在哪里?[对象环顾SCP-2437内部。]我……我也不知道……[对象的脸上再次失去表情,开始盯着桌子。]

███████博士:[访问者轻轻点头,通过摄像头望着外部的观察人员。]我看这家伙很不好对付。[访问者站起身,准备离开SCP-2437。]

SCP-2437-1:[对象抬起头。]不要走,儿子!

███████博士:[访问者停下脚步,此后数分钟一直维持站立姿势。]……我的腿好像动不了了……

<记录结束,12:03 PM>

结语:███████博士从此再也无法走出SCP-2437。他在箱中存活了十六个月之久,期间他对SCP-2437-1又进行过几次访谈,最终他宣称自己对SCP-2437-1产生了感情,并于20██年██月██日在SCP-2437-1的怀里死去(此事件被编号为事故2437-A)。此后的一切问讯全部通过无人机进行。

20██年██月██日:SCP-2437-1开始低声呼唤一个名为“玛丽”的人(此时SCP-2437中没有其他人)。约十二分钟后,SCP-2437内部环境发生变化。SCP-2437外侧的摄像装置显示该物体的内部呈一片黑暗。而SCP-2437内部的摄像装置被移动到了SCP-2437中新增的多处地点。以下是其中位置最佳的一台摄像机拍摄到的视频记录。

[镜头捕捉到了一张紫色天鹅绒的双人沙发,面对着一个壁炉。壁炉中没有点火。可以观察到沙发靠背顶端露出了两个人的头部。据推定,其中一人为青年时期的SCP-2437-1,其年龄约二十二岁。另一人是一名身份不明的红发女性,据推定即为SCP-2437-1称之为“玛丽”的人物。可以听到附近有婴儿的声音。两人沉默了几分钟后才开始谈话。]

玛丽:战争结束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SCP-2437-1:[大笑。]哦,你没必要担心我。我一出手,他们那些挖空心思的武器就全都不管用了。

玛丽:我不是那个意思……[短暂的沉默。]……我听说了那里都发生了什么。他们说你……这个世界其他的地方已经毁了大半;他们说那都是你干的……[短暂的沉默。]……我担心这场战争会改变你。

[沉默维持了一段时间。]

SCP-2437-1:那你说我变了吗?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还是那个陪你一起把格林森Grinson家的猫咪撵得满村子乱跑的男孩吗?

玛丽:[大笑。]对,你已经不是那个男孩,而我也不是那个女孩了,你知道的……我们现在住在足有整个村子那么大的豪宅里,我还在学习如何接待王公贵族。我们已经不再是孩子了。

SCP-2437-1:好吧……我想这就是你的答案了吧。我们都变了,但是改变不一定是坏事。

[沉默维持了一会儿。]

玛丽:但愿如此……

[片刻之后,SCP-2437-1和箱子的内部环境恢复原状。]

在此次事故中,SCP-2437-1疑似是在重现自己的一段记忆。

笔记:SCP-2437内部的摄像装置被升级为可移动的无人机。

20██年██月██日:SCP-2437-1开始怒视桌子,模糊地念叨着什么。持续了大约三十秒后,SCP-2437的内部环境像事故2437-B时一样发生了变化。SCP-2437外侧的摄像装置显示该物体的内部呈一片黑暗。而SCP-2437内部的摄像装置被移动到了SCP-2437中新增的多处地点,大多为积雪的山丘。无人机随即起飞并探索周围区域。录像资料显示SCP-2437内部扩张为一片巨大的空间,据估计SCP-2437内部面积已经超过地球表面积。

探索发现这片地区各处都没有生物存在。数小时后,可以确认天空中的群星已经熄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它们已经被[数据删除]取而代之。探索进行了二十四小时以上,但太阳从来不曾升起。

三十小时的探索后,无人机F发现了一个外形类似SCP-2437的物体。与SCP-2437不同的是,它的长、宽、高都有数千米。该物体的一侧敞开,可以看到在其内部有一颗微型太阳照耀着大片的绿色田野。有多达数百万的人正在涌入该物体内部。

在附近的一座山丘上,可以看到两个人影。其中一人可确认为四十五岁左右的SCP-2437-1。(笔记:当时的SCP-2437-1脸上没有任何疤痕。)另一人是二十岁出头的红发男子,据猜测是SCP-2437-1的儿子。(笔记:这个猜测在事故2437-D中被证实。)年轻男子表情惊恐地看着拥挤的人群。无人机试图靠得更近,但SCP-2437-1此时抬起了头,并发现了无人机,SCP-2437的内部环境随后便恢复了原状。

20██年██月██日:SCP-2437中出现了另一把木椅。不久后,一名五十出头的秃顶男子——即事故2437-C中的年轻人,但年长了很多——出现在椅子上。SCP-2437-1略变得年轻了一些,看上去约七十岁左右,疤痕消失。以下是该事件的视频记录。

SCP-2437-1:我们这是在哪儿,儿子?

儿子:在方舟上,爸爸。

SCP-2437-1:[四处张望,困惑地眨着眼。]不……我造的方舟比这大得多。那些城市呢?农场呢?所有的人都到哪儿去了?

儿子:你毁灭了城市。你夷平了农场。你……把所有人都变成了……别的东西。

SCP-2437-1:胡说八道!为什么我要干这种事?我是为了保护他们才造的方舟。末日来袭,我想拯救他们,我怎么会杀他们呢?

[较年轻的男子没有回答。沉默维持了一段时间。]

SCP-2437-1:那么,我造的那颗太阳在哪里?

[较年轻的男子指指桌上的蜡烛。]

SCP-2437-1:[嗤笑。]我的朋友西利斯特Silister将军呢?也许我可以让来告诉我这里是哪里。

儿子:[短暂的沉默。]十二年前,他带领最后一批幸存者为反抗你而战。

SCP-2437-1:[似乎惊呆了。]你胡说!我那么喜欢他。他和我一起上过战场,之后几十年我们都是好朋友!看在卡尔德Kärde的份上,他还是你的教父呢。他为什么要攻打我?

儿子:[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给出一个似乎全无关联的答案。]除了你我之外,他是最后一个活着的人,直到最后我求你让他解脱……

SCP-2437-1:[吃惊得说不出话。]真不知你这是发了什么疯,小子!你妈在哪里!玛丽在哪里!

[较年轻的男子用手捂住了脸。]

SCP-2437-1:玛丽!你在哪里!

儿子:我十五岁时你就杀了妈妈,爸爸。

SCP-2437-1:玛丽![站起来,开始绕着桌子转圈。]玛丽![声音变得慌乱起来。]你在哪里!

[较年轻的男子和椅子一同消失。SCP-2437-1再次变老,疤痕出现。SCP-2437-1在随后的几个小时内一直在原地转圈,呼唤着玛丽。]

20██年██月██日:箱中传出类似于笔尖刮擦纸张的声音。约二十五分钟后,SCP-2437内部环境发生变化。SCP-2437外侧的摄像装置显示该物体的内部呈一片黑暗。而SCP-2437内部的摄像装置被移动到了SCP-2437中新增的多处地点,无人机失去动力。所有的摄像装置都拍摄到了堆积成山的不同尺寸的纸张,纸张上用墨水写满了无法辨识的文字。有一台摄像机位置比较合适,捕捉到了一些音频信号。可以辨认出三个不同的人声,其中一人经确认为童年时期的SCP-2437-1。

[可以听到一名男子的咕哝声,伴随着始终持续的笔尖刮擦纸张声。过了一段时间后响起了一名儿童的声音。]

儿童:你是否已经考虑过我们的提议?你决定了吗?

[另一名儿童做出了回答。]

SCP-2437-1:是的,我决定接受它。

至此,所有音频信号都被切断。SCP-2437内部维持此状况四十九小时后恢复原状。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29 Jul 2018 11:1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