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833 Vaski的后裔
KeterSCP-2833 Vaski的后裔Rate: 50
SCP-2833
Aghori%20B%20%281%29.jpg

SCP-2833-52,在被收容前拍攝。

項目編號:SCP-2833

項目等級:Keter (於01/07/1975升級,原先為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2833個體分別收容於Site-147,經過改良的單人式人形生物收容室中。收容室牆壁須採用完全密封式構造,觀察窗口則以夾層式防彈玻璃製成;每天的清潔工作將採取遙距方式進行。每位SCP-2833個體每天可獲供給一瓶礦泉水以及三次營養膠囊,供給經由通風管道給予。對任何SCP-2833個體進行訪問,都將使用遙控的麥克風進行。

更新 (01/07/1975):機動特遣隊Omega-44 "尋亡者" (Death Seekers) 授命辨認並逮捕所有在印度東北部地區的野外SCP-2833個體。當MTF Ω-44成員與SCP-2833個體進行接觸時,須全程穿上A級危險防禦服。

更新 (01/10/2007):所有和SCP-2833有關的事件資料都要呈交給彼岸计划聯合指揮部,進一步資料只允許錫特拉-阿查拉計劃的成員檢閱。

遵照彼岸计划聯合協議書的第377節,消滅所有現時由基金會收容的SCP-2833個體。對於野外的SCP-2833個體,一經辨認後須立即進行逮捕和審問;拘留超過24小時的個體,需考慮將其消滅。

基於MTF Ω-44和GOC (全球超自然聯盟) 3396號突擊隊 "摩柯夏克提" (Maha Shakti)1 在應對SCP-2833個體方面具備豐富經驗,因此兩個小隊皆納入彼岸成員,專責進行逮捕野外SCP-2833個體的任務。指定Site-147為專門用作拘留SCP-2833個體的區域,由彼岸聯合指揮部進行監督。

消滅SCP-2833個體須遵循以下指引:

  • 執行消滅程序的人員須穿上A級危險防禦服。
  • 消滅後的SCP-2833個體須被焚化,用於消滅程序的房間須要進行全面淨化。

描述:SCP-2833指的是一群樣貌及體格各有不同,但在基因上卻完全一致的男性人類。所有SCP-2833個體都穿著典型的Aghori23服裝。SCP-2833個體懂得運用多種語言,包括印地語、英語、古吉拉特語、多格萊語、喀什米爾語、旁遮普語、烏爾都語、以及一種古老的烏拉爾語,但這種烏拉爾語和現時所知的任何一種烏拉爾語系變體都不吻合。4

SCP-2833有能力自由操縱體內的有機質,從而產生出一種已指定為SCP-2833-A的異常寄生蟲。SCP-2833通常會經由身上的孔竅以及開放式傷口釋放出寄生蟲。

SCP-2833-A是指一種類似雙翅目昆蟲、約20毫米長的無脊椎寄生蟲。SCP-2833-A的身體呈紅色、使用翅膀飛行。SCP-2833-A一般會經由其他脊椎動物 (稱之為"宿主") 身上的孔竅或開放式傷口進入宿主體內。SCP-2833-A個體們通常會將自身連接到宿主的神經系統上,讓相應的SCP-2833-A個體得以操縱宿主的神經系統和感官,從而令宿主產生幻覺甚至直接操縱宿主的軀體。

SCP-2833-A的內部結構主要是由角蛋白和帶有灰痕的肌肉組織構成。SCP-2833-A的內部有一個精囊,精囊中容有一個微型的SCP-2833-A個體。在SCP-2833-A個體中找到的微型SCP-2833-A個體長約2毫米,一般呈惰性。

假如SCP-2833-A的宿主是女性人類,SCP-2833-A個體們會將各自的微型SCP-2833-A個體釋放到宿主的子宮中。隨後個體們會在宿主的子宮中成長並將所有鄰近的有機質吞噬掉。身為"父親"的SCP-2833個體往往會透過SCP-2833-A,控制女性宿主離開本身的居住區域,轉而遷到城外郊區。

經過約一年後,一個新的SCP-2833個體就會出生。100%的生育個案中,女性宿主都會在分娩過程中死亡。新生的SCP-2833個體會擁有"父親"SCP-2833個體的記憶,同時自出生開始就具有語言能力。在分娩後,新生的SCP-2833個體會馬上吃掉他們"母親"的屍體。值得注意的是,宿主死亡無礙於SCP-2833的孕育;取而代之,SCP-2833-A會釋放出一種不明的防腐劑,將宿主的身體存留至SCP-2833出生。在這些個案中,SCP-2833個體有機會早產。

首個確認到的SCP-2833個體 (指定為SCP-2833-1) 是在1969年██月██日,位於印度古吉拉特邦的希馬特納加爾城鎮中發現。當時城內居民因個體的異常性質而引起不安。在基金會的要求下,印度當局將SCP-2833-1引渡至基金會。

於1975年██月██日時,在印度古吉拉特邦的亞美達巴德市內公墓中,經由身份識別發現了四個SCP-2833個體,從而確認到存在著多個SCP-2833個體這件事。這些SCP-2833個體遭受到GOC特工預先設下的埋伏,最終導致其中一個SCP-2833個體被消滅。基金會成功收容起餘下的三個SCP-2833個體。

已經確認到SCP-2833個體廣泛散佈在各個印度邦中的鄉郊地區,包括古吉拉特邦、拉賈斯坦邦、喜馬偕爾邦、哈里亞納邦、旁遮普邦、賈姆穆邦以及查謨-克什米爾邦。估計SCP-2833的總人口超過1,000人。

附錄2833-1:經篩選後的SCP-2833個體訪問記錄。

受訪者:SCP-2833-1

采访者:Sanjay Sheel博士

前言:以下訪問原先是以古吉拉特語進行。有關SCP-2833-1的資料已經更新。

<記錄開始>

Sheel博士:SCP-2833-1,希望你的新住處夠舒適。

SCP-2833-1:吾等十分舒適。

Sheel博士:那就最好不過了。現在我需要問幾個關於你自己的問題,因此我希望你可以充分配合,你明白嗎?

SCP-2833-1:吾等理解,問吧。

Sheel博士:可以詳細解釋一下由你身體中創造出來的生物嗎。

SCP-2833-1:吾等乃降臨敵人身上之瘟疫,而勝利,已在吾等手中!

Sheel博士:你在跟什麼人作戰?之前在希馬特納加爾內,你可是無差別襲擊了所有人。

SCP-2833-1:敵人已然消逝,在腐朽與鏽蝕之瘟疫中消亡。對,吾等活得比眾多敵人更長久。

Sheel博士:那為什麼你要以“吾等”來稱呼自己?

SCP-2833-1:吾等猶如此地之偽神們,將自身塑造成萬千形態,但吾等仍是一體。

Sheel博士:你是在將自己視為神嗎?

SCP-2833-1:異端!吾等僅是Aom之僕從,服侍此世界之創造者與破壞者。

<記錄結束>

受訪者:SCP-2833-4

采访者:Sanjay Sheel博士

前言:以下訪問集中在SCP-2833-1以外的其他SCP-2833個體,原先同樣是以古吉拉特語進行。

<記錄開始>

Sheel博士:SCP-2833-4,我們已經驗明了你和你的同伴們都擁有相同的基因,請你解釋一下。

SCP-2833-4:吾等已明說,吾等是一體。

Sheel博士:想當然,你們的數量並不只這麼少。到底你們還有多少在外頭?

SCP-2833-4:吾等囚於汝之牢籠中,吾等已跟無知者之部落分離開去。吾等如同莊稼與牲畜一般增長,吾等之數量和信念依然興旺,吾等將日增月盛直至Samādhi56飛昇。

Sheel博士:Samādhi?在哪裡?有什麼人葬在裡面?

SCP-2833-4:Samādhi非凡眼能視。博士,葬者終將復生,受其吞噬將是重生之途。這是吾等之宿命,耐心候着Samādhi。

Sheel博士:嗯哼,那當這個Samādhi來臨後,會有什麼事發生?

SCP-2833-4:吾等將跳著坦達瓦之舞7並吞噬世界,只為讓其重生。

Sheel博士:謝謝你的宝貴時間,SCP-2833-4。

<記錄結束>

受訪者:SCP-2833-42 (於1985年██月██日,在蘇聯-阿富汗的邊界逮捕。)

采访者:Sanjay Sheel博士

前言:以下訪問集中在"Samādhi"對SCP-2833個體的重要性,訪問原先是以印地語進行。相對於基金會收容的其他SCP-2833個體,SCP-2833-42顯得更為配合,因而選上為受訪對象。

<記錄開始>

Sheel博士:SCP-2833-42,你可以為我叙述一下Samādhi嗎?

SCP-2833-42:若汝意欲追尋Samādhi,汝之努力終將白費。因吾等是Samādhi的傳承者,亦唯獨吾等!

Sheel博士:除非顯示出Samādhi對世界是個威脅,否則我們不會去尋找。

SCP-2833-42:威脅者非Samādhi,且吾等乃受威脅者,當巨像侵占Samādhi之時吾等遭受流放。也許吾等已然苟延殘息,但吾等未曾敗退。

Sheel博士:好吧。你剛剛說道自己是Samādhi的傳承者,可以解釋一下嗎?

SCP-2833-42:吾等血統尊貴無比,乃是术士Vaski親選之子民。唯最強悍又最狂熱者方有幸服侍其之志。為此,吾等將自身切割吞噬,只為殘存至重奪Samādhi。

Sheel博士:為什麼重奪Samādhi對你來說這麼重要?

SCP-2833-42:吾等敵人之血,將滋養吾等並為吾等所奴役。吾等曾一度於术士Vaski之神蹟下奪得家園。而吾等將重奪Samādhi–這是吾等對术士Vaski所立之誓。

Sheel博士:這术士Vaski到底是誰?

SCP-2833-42:吾等。吾等即為术士Vaski。

<記錄結束>


附录2833-2:根据[数据删除]中的第一人称陈述,推测SCP-2833是与狄瓦文明交战的一个异常团体。然而,SCP-140当中并没有提及SCP-2833或‘术士Vaski’或类似存在的相关文段。

以下引用自SCP-2833-42被问及关于狄瓦文明的知识时的回答。

狄瓦。彼等腐朽而Aom成长。Aom消耗彼等,然仅消耗多数。少数借术法而逃逸。吾等亦然。吾等自彼等欲消耗吾等之人处逃逸。吾等已逃!匹夫!匹夫!


附錄2833-3:以下文件,據信是William Henry Sleeman爵士8的一部份收藏。這些文件由GOC收集,並根據彼岸計劃提供給基金會檢閱。

在印度鄉村的貧民之間,提到一群怪誕的神秘主義者,他們同屬一個種姓Vātula。他們蒼白如死神,對死亡和腐朽抱持著一種不尋常的迷戀,印度的農民們對他們既尊敬又畏懼。他們說自己來自印度西北部的一個異國,並將自己傳說中的家園稱為Samādhi–一個被巨人族所佔據的輝煌城市。

根據傳聞,他們教派所尊崇的對象是濕婆;但他們有意避開了所有濕婆的神廟,而只會在同胞之間私下進行膜拜。他們所膜拜的是一尊形似獅子、盤繞著銜尾蛇的Sharabha9神像,也只有他們會去膜拜這神像。这种独特的符号让人想起我们尊敬的结社,也許是作為一種識別同伴的标志。在他們的神像面前,Vātula們會不停吟誦著"Aom"這個字詞,用以讚美祖靈。

此外,所有的Vātula們都認為自已就是术士Vaski,他們的宗教語言亦與我們的相類似。無獨有偶,在傳說當中提到,在巨像佔領了内殿時,术士Vaski往南方逃去了。難道他最終在印度定居下來,而這些Vātula們就是他的後裔?

看來並非所有人都對Vātula們滿懷著尊敬和畏懼。有這樣的一群人堅定不移地對抗他們–對內他們稱自己為“迦梨之子”;而外人則畏懼地稱他們為“圖基教”(Thuggee)10迦梨之子圖基教清楚知道Vātula的存在,並以不見血或避免陷入Vātula們的“咀咒”的手段對他們進行屠殺。雖然有一些人在模仿迦梨之子圖基教的行事手段,但真正的迦梨之子圖基教只會挑選Vātula們作為目標。

另一方面,對於我們試圖和他們互動的舉動,Vātula們依然抱有疑心。他們視自己為在我們的信仰下,僅有的倖存者;同時他們視我們為騙子和詐欺者,將我們驅逐。也許我們需要以更進一步的行動,去向這些古老同胞表達我們的誠意?

我從盟友那裡收到消息,“暗影之女”在注入儀式中活下來了。那個根本不存在的神像,想必很快就會失去名為迦梨之子圖基教的爪牙吧。但唯有圖基教–那些被偽先知的願景所塑造的詐欺者,將會由我們來重塑。

女兒將會縱橫整個印度,離間整個圖基教。當圖基教分崩離析之時,就是我們大勝之日。只要獵人被我們消滅,獵物就能休養生息。圖基教很快就無法對Vātula們造成威脅,屆時他們無疑會將我們視為同伴了。

一切順利,Feringhea11裝成是我們事業下的受害者,扮演得十分完美。他的“證明”加上女兒誘使他們的教內腐化,令圖基教更進一步分化。不久,我們就可以嘗試將剩餘的圖基教加以圍捕,然後進行挑選、屠殺、收割。

假如有必要,我們會打壓並擊敗女兒,一如我們對圖基教所做的事,不論那個女兒是真是假。

我曾經私下會見過幾個Vātula。很不幸,相對於他們祖先的強盛,現在他們已經日漸式微。 當然,他們依然很虔誠地牢記著他們的誓約,但也就僅止於此。隨著每次輪迴,能夠保留下來的記憶似乎就只會愈來愈少。自我以及必須奪回Samādhi (這應該就是指内殿) 這件事會保留下來,但此刻他們大多數都退化成–迷失在風中的狂人。

在他們之中,我會見了唯一一個保留著先賢外表的人–Vātula中的一位Chiron12。我已經安排好將他送到我們的其他領地去,以便讓偉大的協會有機會在他僅餘的智慧中得利。雖然如此,但我可能高估了這Chiron的智慧,而且我也不清楚當瘋狂佔據了這個术士Vaski的殘渣時,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附錄2833-4:更多SCP-2833的資料。從一個不知名者的私人收藏中回收。

附錄2833-5:於2014年██月██日,機動特遣隊Beta-12“破冰者”在俄羅斯的克拉斯諾亞爾斯克邊疆區中,回收到一具不明的人形屍體。以下為回收物的屍檢報告。

屍檢報告SCP-2833-74

項目:SCP-2833-74

體重:184.3公斤

身高:1.82米

年齡:不明

細節:項目具有過度生長的肌肉組織和骨骼,這現象在四肢上更為明顯。根據基因測試,證實這是一具SCP-2833個體。確認到SCP-2833-A個體在項目內部的器官中。項目的身體經過改造,在下腹部帶有一個類似子宮的器官,器官中裝有一個嬰兒期的SCP-2833個體 (指定為SCP-2833-75)。

基於與有著明顯的分別,SCP-2833-74以及SCP-2833-75皆指定分類為SCP-2833的一個亞種。待確認。因此,SCP-2833-75將會從彼岸聯合協議書的第377節中得到豁免。

页面版本: 7, 最后编辑于: 24 May 2017 06:1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