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25-CN 医与患
EuclidSCP-325-CN 医与患Rate: 0
SCP-CN-325

项目编号:SCP-CN-32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325应该被收容于一个8m×8m×3m的房间之中,并且可以向其提供合适的家居装潢。目前,SCP-CN-325的要求如下:

  • 一张单人床,带有蓝色床单(通过)
  • 一张写字桌(通过)
  • 书柜,大量心理学与哲学书籍(通过)
  • 一台连接网络的电脑(否决网络连接要求,仅提供一台存储空间充足的电脑)
  • 纸张与书写工具(通过)
  • 两张单人沙发和方形小桌(通过)
  • 一套国际象棋(通过)
  • 定期提供SCP-CN-325喜爱的电台节目(通过,由一名一级人员用闪存盘拷贝至电脑)

该房间平时持续封闭,并通过房间内的监控设备对SCP-CN-325的行为进行观察和监督。每周SCP-CN-325被允许有一次机会在一名二级人员的陪同下离开收容措施到附近的公园散心,在此情况下需执行限制释放协议24-A。事件SCP-CN-325-2过后,Dr.Altale被指定负责SCP-CN-325每周一次的外出。在日常物品递送的过程中,禁止任何人与SCP-CN-325交流,开展与SCP-CN-325的对话需提交正式的申请并得到4级或以上的授权。

SCP-CN-325表现出对蓝色的喜爱,在蓝色色调的环境中,对象表现出顺从的态度且情绪稳定。基于此特性,SCP-CN-325的部分要求得到满足。

描述:SCP-CN-325是一个身高18█CM的2█岁亚裔男子,对其进行标准智商测试表明其智商达到131的数值,身体健康,无遗传病,掌握有专业的心理治疗手段。

SCP-CN-325的异常效应表现在,任何心智健全,未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与其交谈后,将对其言语无比信服。SCP-CN-325自称为“心理医生”,所有对话者均产生“自己患有精神疾病”的观念,并且通过量表测试以及脑部CT扫描后确认所有对话者患上了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在日常生活中,受影响者表现出神经症,抑郁发作,精神分类症等症状,且拒绝接受记忆删除。

在基金会介入调查之前,SCP-CN-325在一家名为████的学校担任老师一职,在其接手班级后,班上所有的学生出现旷课情况,学生家长注意到自己的孩子将自己反锁屋中,并且常有不可自制地哭泣,思维迟缓,目光呆滞等症状,经过医院检查后确证为抑郁症和偏执性人格障碍。在了解情况后,基金会立刻采取行动,控制了SCP-CN-325。在试图对该校师生进行记忆清除时,受到SCP-CN-325影响的人情绪突然激动,过激地抵抗基金会工作人员的行动。考虑到受影响者对行动保密性的影响程度未达到最低限额,C级记忆清除计划暂缓。受影响的个体将持续观察。

在后期的治疗中,32.15%的个体症状有所减轻,仅有17.54%的个体精神趋向正常并获准出院。8.69%的患者出现了自虐狂倾向并且试图伤害自己。

对SCP-CN-325日常行为的观察中,发现对象有如此高频动作:
1.阅读哲学,心理学书籍并写下大量笔记。

2.独自进行国际象棋游戏,两方胜负不定。

3.播放名为██████的电台节目并重复内容。

4.在日常行为中常常自言自语。

附录CN-325-1:采访记录
采访对象:SCP-CN-325
采访者:Dr.Adam

Dr.Adam:你好,SCP-CN-325。今天感觉怎么样?

SCP-CN-325:我感觉很好,博士。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Dr.Adam:我想问的是,你还记得你在学校期间的事情吗?

SCP-CN-325(表现出迟疑):学校?不,我之前的工作是在心理中心。

Dr.Adam:那是我记错了,能说得详细些吗?

SCP-CN-325:我的工作是心理中心的主治医生,平常接触的患者很多,他们都是学生,很可爱的孩子们,> 只是很可惜,他们的心理问题很严重。

Dr.Adam:那么,你作为心理医生,自身的精神状况如何呢?

SCP-CN-325:我的心理状况非常良好,毕竟我是最好的心理医生。

(SCP-CN-325微笑,看着Dr.Adam)

SCP-CN-325:我们来聊聊你吧,博士?

Dr.Adam:我?你想从我这里了解什么?

SCP-CN-325:你的工作很辛苦吧?

Dr.Adam:并不,(Dr.Adam查看手表)预定的时间要到了,我得走了。

SCP-CN-325:所以说,你并没有注意到在我们交流的期间你已经看了13次手表,对吗?

Dr.Adam:你在说什么,我只看了一次,就在刚才。

SCP-CN-325:那么,请你告诉我你手表上的时刻,好吗?

Dr.Adam:9:58。

SCP-CN-325:你注意到墙上的时钟了吗?现在是9:45。

Dr.Adam:那么它一定是停止了。

(Dr.Adam站起,SCP-cn-325抬头,神色平和)

SCP-CN-325:你很清楚,这个时间才是正确的。博士,你很焦虑,虽然我暂时不知道原因。但是我可以肯定,你对时间有一种异常的偏执,或者说你是在渴望治疗的结束。所以你一直向我强调这个时刻。

Dr.Adam:什么治疗?

SCP-CN-325:你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你接受了我的心理治疗,我是你的心理医生。我们看看时间吧,现在是9:47,你的表呢?

Dr.Adam:9:58分,没变过……

SCP-CN-325:你的表停了,从你进来的时候就是。

Dr.Adam:所以说……

SCP-CN-325:所以,你实际上是在说服自己相信一个错误的时间,这种强迫症是不利于你工作的。现在,你相信我说的了吧。

Dr.Adam:我,我不知道……

SCP-CN-325:让我们来试试简单的催眠,请坐下,放松。现在,你的眼睑沉重了,不想睁开了。你困了,睡了……想象一个时钟,指针指向9:50……
[记录结束]

注SCP-CN-325:监控设备显示,本次采访结束时间为10:02。这意味着SCP-CN-325不具备影响客观实际的能力,而是通过对他人的观念干扰而导致对话者产生一系列的精神症状。所有与SCP-CN-325的人均产生对其语言的依赖性和服从性。

附录cn-325-2:采访记录
采访对象:Dr.Adam
采访者:Dr.Altale
背景;在对SCP-CN-325进行采访后Dr.Adam表现出高度的精神抑郁与自我封闭,基于此对Dr.Adam进行采访。

Dr.Altale:Dr.Adam,请你描述一下你目前的心理状态。

Dr.Adam:我觉得很失落,我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我不敢和同事说话….我…是一个有严重心理问题的人。

Dr.Altale:冷静一下,事情并没有那么糟。那么,在接受了SCP-CN-325的“治疗”后,你是否感觉好一些?

Dr.Adam:他说这是个长期治疗,我不知道。

Dr.Altale:你要知道,Adam,我们很希望帮助你,我们考虑对你进行C级记忆清除,希望你配合。

Dr.Adam(情绪突然激动,站起来惊恐地后退,大声抗议):不,我不要…求你了,这是不对的…我不想,我不想更痛苦了!

Dr.Altale(明显吃惊):好的,我知道了,Adam请坐下,我们不会这么做的。

(Dr.Adam重新坐下,持续小声抽泣着)
[记录结束]


以下内容需要4级权限

附录cn-325-3音频记录:
日期:█-2█-20██

〈SCP-CN-325〉:我不知道,他们的症状太复杂了,或许我应该找些资料。

[此时,SCP-CN-325转而用沮丧的语气自语]

〈SCP-CN-325〉:你治不好的,你不可能帮得了他们。他们会变得更糟,就像我一样。

[SCP-cn-325语气严肃而低沉,如此反复]

〈SCP-CN-325〉:不,我当然治得好,我是最棒的心理医生,我也会让你好起来。

〈SCP-CN-325〉:有什么有呢,我依旧抑郁,没有人,没有人会接受我。

〈SCP-CN-325〉:是的,目前是这样,但是以后绝对不会。

〈SCP-CN-325〉:你真的这样认为?

〈SCP-CN-325〉:我有这个自信。在开始询问前,让我们先放松一下,一起下盘棋吧。

〈SCP-CN-325〉:或许这是个好主意。

[SCP-CN-325坐到小桌前,开始摆放双方的棋子]

〈SCP-CN-325〉:额,我先行?

〈SCP-CN-325〉:嗯,你先行。

附录CN-325-4:
Dr.Altale的工作记录
日期:█/1█/1█
对象:SCP-cn-325
操作员权限:2级
内容:关于SCP-cn-325的精神状况
描述:在听取█-2█-20██截取的音频记录后,我对SCP-CN-325的精神状况产生疑问。结合监控记录,我个人认为SCP-CN-325自语时的音调转换并非刻意而为之,那更加趋近与和他人对话,基于此况,我认为有必要对SCP-CN-325进行全面的精神状况的检查以验证其是否患有精神疾病。同时,考虑到SCP-CN-325掌握有专业的精神病治疗技能以及催眠手段,将以健康状况检查为由使用CT扫描其脑部。
在对其进行CT扫描后,确认SCP-CN-325患有较为严重的人格分裂。问题在于,他并未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存在精神问题,另一个认为自己是“心理医生”的人格占据主导,并且由于SCP-CN-325的异常效应而被完美地掩盖。
从理论上,SCP-CN-325的异常效应会随着自身精神疾病的治愈而不具有当前的威胁性,实际操作可能性渺茫。因此,更多的工作应该在控制SCP-CN-325的同时稳定SCP-CN-325的心理状况。
考虑的该方案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本人,Dr.Altale自愿执行方案。在直觉的驱使下,我采取的第一步行动是与SCP-CN-325进行一场国际象棋游戏。
在与SCP-CN-325见面后,我直接表明了来意。SCP-CN-325表现出短暂的吃惊和沉默,然后同意进行游戏。对局过程中,SCP-CN-325一言不发,低头观察棋局,我注意到他的右手微微颤动,我认为他有话想说 但是欲言又止。棋局最终以SCP-CN-325胜利而结束。
我为SCP-CN-325拷贝了最新的电台节目后准备离开收容装置,期间SCP-CN-325一直站在旁边观察我的动作。在我离开时他主动开口:“谢谢你,Altale博士。”
显然他在意。

[记录结束]


最好的心理医生,也是最孤独的患者。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26 Jul 2017 10:3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