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663 狄奥尼索斯
EuclidSCP-2663 狄奥尼索斯Rate: 75
SCP-2663
20100911_232323_Yeast_Live.jpg

对SCP-2663单个细胞的微观摄像

项目编号:SCP-266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663收容于标准真菌生物收容间,使用独立空气流通系统。房间维持在摄氏20度,相对湿度至少70%。房间每两周清理一次,所有废物将被焚化。每2月给SCP-2663提供80千克配有真菌营养溶液1的植物物质。与SCP-2663互动的人员须穿着全封闭呼吸设备。非必要人员不得进入收容间周围15米内。

描述:SCP-2663是一团约250千克的Saccharomyces cerevisiae(酿酒酵母菌)集合体,确信已有约7000年历史。单个SCP-2633细胞不具有生理异常,但从未观察到其出芽2或交配,也没有出现细胞凋亡。SCP-2663一般表现为在地板上的一团真菌垫,但可以将自己拖到更大的柱上,通过伪凸起可使自己以2.5千米/时的速度移动。

SCP-2663的异常效应在微观层面更明显,酵母菌群似乎拥有一种集体智能,程度约与成年人类相当,且能和周围10米的人员进行心灵感应交流。SCP-2663在被发现和收容中都保持配合。采访记录参见附录。

SCP-2663和普通S. cerevisiae一样摄食,并通过糖发酵产生出乙醇及二氧化碳。SCP-2663 产生出的乙醇在被人类食用时会有约两倍于正常水平的精神影响,但除此之外完全没有异常。SCP-2663产生的二氧化碳在被人类吸入后会对心智产生影响。对象会出现对酒精饮料的渴求增强,并产生出将谷粒和水果带给SCP-2663的欲望。对象还会表露出对SCP-2663的崇敬,并会积极保护其不受伤害。

SCP-2663是在基金会人员执行无关任务时从高加索山脉的一处森林里发现。这些人员遭遇SCP-2663后与对方有了心灵感应接触。SCP-2663配合了随后的回收,没有对收容产生不满。

附录:下面是对SCP-2663采访的选段抄录。

受访者:SCP-2663

采访人:Dr. Fairweather

备注:因 SCP-2663的心灵感应性质,1采访抄录由采访者记录。

<开始记录>

Dr. Fairweather: 你好2663。

SCP-2663: 你好。

Dr. Fairweather: 我今天来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SCP-2663: 可以。

Dr. Fairweather: 好的。先从你的收容开始。你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SCP-2663: “控制:基金会控制异常,为避免其落入平民或敌对机构手中,通过大规模观察监控以及尽早对异常采取干预行动实现。收容:基金会收容异常,为防止其影响或效应- ”

Dr. Fairweather: 对对对,谢谢。你对当前处境有什么问题吗?

SCP-2663: 没。为啥我会有啊?

Dr. Fairweather: 好吧,有时候我们收容的实体不喜欢收容。

SCP-2663: 我有吃又有住。我没啥不安。

Dr. Fairweather: 我很高兴。能告诉我昨天为什么要接触我们的特工吗?

SCP-2663: 我好久没见着活人了。好久。

Dr. Fairweather: 到底是多久?

SCP-2663: 不确定。时间这么长很容易就数不清了。大概是几千个冬天几千个夏天。

Dr. Fairweather: 那已经几千年没人和你说过话了?

SCP-2663: 对。

Dr. Fairweather: 那你在这山脉里住了多久?

SCP-2663: 一直在。从我第一次思考我的家就在那,直到你们带我来这里。

Dr. Fairweather: 那“第一次思考”是在什么时候?

SCP-2663: 一样的,我不确定。好多片段丢失了。农业有多古老了?我记得你们那会儿才刚开始种地。

Dr. Fairweather: 明白了。我觉得今天足够了。谢谢。

SCP-2663: 不客气。

<记录结束>

受访者:SCP-2663

采访人:Dr. Fairweather

<开始记录>

Dr. Fairweather: 又见面了2663。

SCP-2663: 你好博士。

Dr. Fairweather: 今天我有些问题想问你可以吗?

SCP-2663: 好,你想知道什么?

Dr. Fairweather: 你知道你不是团普通的酵母对吧?

SCP-2663: 对啊。

Dr. Fairweather: 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吗?

SCP-2663: 怎么会?不,我老早就想发现我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又是为什么,但我一直没找到答案让我满意。但我可以告诉你是在哪。

Dr. Fairweather: 好的,那么是哪里?

SCP-2663: 一片湖。很久很久以前,我住在湖底。曾经他们叫它Lychnitis3,但那时候它还没名字。那就是个湖。

Dr. Fairweather: 你觉得你就是在那里出生的?

SCP-2663: 不是出生,不。我在那之前早就在世界上了。亘古之前。但在湖之前我还不是我。我曾经还是我们,一大群几百万个成员。各自独立没有思想。细胞,你们这么叫。当我第一次把自己从水里拖出来的时候我还非常巨大,好几千librae4

Dr. Fairweather: 你发生了什么?我是说剩下的你。是什么让你变成了现在的大小?

SCP-2663: 你看到了。我不生长,不会出芽。我的细胞不会死,但可以被杀掉。存在几千年少不了伤亡,然后就剩这么些了。我预计有天最后一个我也将离开,然后我就没了。

Dr. Fairweather: 你好像对此很平静。

SCP-2663: 我有很多的时间思考这个问题。现在我想自己待着。

Dr. Fairweather: 理解。今天到此结束了。

SCP-2663: 多谢。

<记录结束>

受访者:SCP-2663

采访人:Dr. Fairweather

<开始记录>

SCP-2663: 你好Caroline。

Dr. Fairweather: 你好2663。我今天就几个问题想问。我们想了解你的起源,如果你还记得。

SCP-2663: 我可以讲个故事。

Dr. Fairweather: 故事?

SCP-2663: 对,我的故事。

Dr. Fairweather: 我很乐意听,请继续。

SCP-2663: 多谢。当我离开我第一次思考的湖,我还很大,对湖边村里住的人们我是他们见过最大的东西。对他们我像神一样,庞然大物降临到村子里。他们对我扔石头扔长矛,但都拦不住我。我不想伤害他们,然后就和它们的心灵通话问好。我不知道他们是啥,也不知道我自己是啥,所以就问他们。

他们问我是不是回应他们祈祷的。你看,有些情况刚刚发生在我来的那片湖里,最近几个月它突然变得恶心有毒,这里的人不能喝水了,河水和溪流很快也出现了一样的问题。那时候我还记得过去的生活,作为无数部分的时候。

“给我谷子”,我告诉他们。他们照做了。我把他们的稻谷塞进身体里,然后给了他们麦芽酒。那些人有水喝了,于是我们一起住了很多年。渐渐地我变成了村子的朋友。

好几代过去了。那些无名的人决定离开这座无名湖。他们要向世界进发,他们要带上语言,他们的神,还有我。每次安排聚会,我都会给他们我的一部分,带着去新家。在这些无名的人出发后,他们开始有了名字。他们散播开来,语言也一并改变,他们的神也跟着变迁。我就看到过几十个天父神母。我那巨大平凡的身体从他们的记忆里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庄严的人形和自然之灵。他们起了理伯[Liber,古罗马自由、文明与酒之神]、苏赛鲁斯[Sucellus,高卢农神、酒神]和弗福伦斯[狄奥尼索斯原型]这些名字,把我变成了神话人物。他们给我早被忘却的朋友修造神庙,到最后那些无名人的后代离我已经如此遥远,每一支对我的出生都有自己的故事。

最后,最后一批留在湖边的人走了,我也一样。我去到山里,我在森林里扩展躺在那,等着什么人经过。

当有人来了,我就和他们说话。我指引他们离开山脉,他们走之后就会说在山里遇到了酒神,他们的故事会让更多人经过此地。最后人们把故事也忘了,我也给忘了。岁月让我枯萎消磨,我就一直躺着等待再也不来的旅人们。这就是为何我要联系你们的人。

Dr. Fairweather: 好的。这确实有很多信息。我觉得可以就此打住,让我记录。谢谢你,2663。

SCP-2663: SCP-2663沉默。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7 Mar 2017 15:2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