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36 尼克松时代
EuclidSCP-2736 尼克松时代Rate: 85
SCP-2736
twonixons8.jpg

左:基金会监管下的SCP-2736-1,1973年

右:第二届总统任期的SCP-2736-2,1973年

项目编号:SCP-2736

项目等级:Euclid (SCP-2736-1), Keter (SCP-2736-2)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为其自身安全考虑,SCP-2736-1收容于武装站点-29,内的标准人形收容间。1对象被允许拥有电视一台以及订阅自选报纸;每月容许 $20 $30 $50 $75 $100 $125美元 (考虑到通胀而定期增加)配额来为SCP-2736-1购买阅读材料及其他申请的媒体。每周对象被允许在11号楼中庭放风一小时,由一名守卫监督。每年对象被允许获得帕特里夏·尼克松、特里西亚·尼克松·考克斯以及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尔的一张最新照片。所有优待取决于表现是否良好,可由项目领导/2736在任何时刻取消。对象有静脉炎史,其健康状况应得到密切监控。

SCP-2736-2当前未被收容。将维持长期监控,对其内部交际圈的渗透为IV级优先度事项。

更新:SCP-2736的特殊收容措施于23/04/1994终止。

描述:SCP-2736由两名在生物学上相同的成年男性SCP-2736-1与SCP-2736-2组成;可查明的最大程度上,两者都为前美国总统理查德·M·尼克松。其来源是一次所知甚少的事件“事故亚努斯-2736”,导致原本无异常的理查德·尼克松以未知的异常性方式“分裂”成了两个个体。SCP-2736-1与SCP-2736-2似乎共享了理查德·M·尼克松在事故贾努斯-2736前的全部记忆,但在此之后各自产生了独立的意识;然而,由于无法接触到SCP-2736-2进行研究,并不能对此进行决定性验证。

SCP-2736-1在后便被基金会拘留,其存在不为公众所知。虽然其产生自异常方式,但SCP-2736-1并无任何异常性质,除了与SCP-2736-2共享有II级因果关联(生理、心理)。(参见附录3、5)对象的胸口有巨大的疤痕,是在事故贾努斯-2736中受伤后留下。

SCP-2736-2是世人所知的理查德·M·尼克松,在1969年到1974年间担任第37任美国总统。因SCP-2736-2身居高位且知名度极高,加之GoI-113对其施以庇护并持续阻挠基金会回收工作,SCP-2736-2当前未被收容。2

回收:于21/06/1951,潜伏特遣队Theta-3-3 (联邦保留地)对加利福尼亚州蒙特利奥的私人露营地“波西米亚丛林”3进行了一次秘密监视任务。Theta-3-3特工渗入营地安保中观察到一次有GoI-113参加的夏至庆典,最后发生了事故亚努斯-2736。

视频记录抄录2736-01 –监控任务[113]-V-779

日期:21/06/1951

时间:22:48 PST – 23:27 PST

地点:波西米亚丛林 (LoI-729)

特遣队:Theta-3-3 (DEEP COVER)

备注:原始视频记录汇编自Theta-3-3特工使用两台秘密手持摄像机暗中拍摄的视频。摄像机-1安置在人群后方,拍摄全景;摄像头-2安置在人群前方,近距离拍摄过程。视频为黑白。


[开始记录]

<00:01> 摄像头-1在夜间拍摄到被巨大红杉环绕的一片林中空地,时间在夜晚。空地中央有一10米高的残破公羊头石像。雕像下有一大火堆在燃烧,除了参与者携带的火把,此为唯一光源。火堆数米外,地面挖出了有一矩形深洞,挖出的土堆在一旁。摄像头扫过人群,展示出约有500人在场,全体穿着黑色长袍,头戴头罩。

<07:28> (摄像头-1) 人群分开,有十四名男性来到空地,走向火堆。全体穿着长袍。

<07:40> (摄像头-2)该群体走过摄像机。所有人都佩戴面具,仅有一人未戴面具,可见其面容。[静止帧检查后确认其为尼克松,此处称为“R.N”。他看起来紧张而害怕。]

<07:52> (摄像头-2) R.N.被送到人群前,站到了雕像下。一把靠背极高的木椅,类似王座,被放到其身后。R.N.身边的人脱下他的长袍,让其裸体。

<08:30> (摄像头-2) R.N.坐在木椅上,其手腕、脚踝被捆住。在其颈部被环绕了一套索,在其头顶戴上了一顶粗糙的王冠。[套索似乎为象征意义,并未和支撑架相连;王冠似乎是从骨片雕成]

<11:13> (摄像头-2) 十二名面具男子站到R.N.周围,每人从长袍内拿出一把刀。第十三人,称为“讲话者”,转身朝向人群。

讲话者:今夜将为新时代之黎明。

(人群发出喝彩欢呼。)

讲话者:今夜我们见证第一人的诞生。

(更多欢呼)

<12:05> (摄像头-2) 一名面具人,称作"面具人-1",走近R.N。

(人群静默)

<12:52> (摄像头-2) 面具人-1举起刀朝向R.N的脸。

(R.N.发出痛苦的喊叫)

<13:20> (摄像头-2) 面具人-1面向群众,把手高举过头顶。他手拿一个小物体,正在滴血。

讲话者:我们将他的左眼献给烈火,故王将能永视。

<13:33> (摄像头-2) 面具人-1将小物体扔进了火堆。

<13:49> (摄像头-2) 另一面具人,称为"面具人-2",走近R.N,举起刀并用另一只手按住他的下巴。

(R.N发出痛苦的喊叫。几秒后听到一咕噜声)

讲话者:我们将他的舌头投入烈焰,故王将永不背叛自己。

<14:42> (摄像头-2) 面具人-2将小物体扔进火堆。

<15:10> (摄像头-2) 其他面具人,称为"面具人-3到-12",,排列在R.N.一旁,轮流用刀切开了他的手掌。

(R.N持续痛苦大喊)

讲话者:我们将他的手指献予熔炉,故王的紧握将永不松开。

<16:31> (摄像头-2) 面具人-3到-12各自将小物件投入火堆。

<17:19> (摄像头-2) R.N. 的面部和手掌大量流血。几名面具人将他带下座椅,放入了一旁的土坑中。

<18:44> (摄像头-2) 几名面具人拿起铲子开始活埋R.N。

讲话者:我们将他的躯体送给坑,永恒之渊便将它研磨成尘,从谷上剔去谷壳。

<21:25> (摄像头-2) 面具人停止了活埋。

(人群传出欢呼鼓掌声)

<21:42> (摄像头-1) 两个稻草雕塑各自高约3米从空地外被带入,放到雕像脚下,被撑在了火堆上。

<22:14> (摄像头-2) 雕塑开始燃烧。

(人群静默)

bohemian.jpg

摄像头-1画面,<25:16>

<24:38> (摄像头-1) 人像继续燃烧,开始发出火花、闪光和焰火状的爆炸。未知是事先在人像内塞入了爆炸物还是发生了异常现象。]

<29:01> (摄像头-2) 人像随燃烧而碎裂。 [Theta-3-3特工报告火堆的火焰变成了深红色,开始变暗,但在黑白视频上不可见]

(类似石头研磨的低沉声音出来;声音从未知来源传出,在整个空地持续了数分钟,越发洪亮。)

<35:05> (摄像头-2) 两个人像被完全烧成灰烬。 [Theta-3-3特工报告营火变回了原来的颜色和亮度]

(研磨声渐渐消退。人群静默。)

讲话者:第一人将重生。

<37:49> (摄像头-2) 镜头朝向埋下R.N的土坑。坑上的土开始翻动,有物体在向地表移动。

<38:01> (摄像头-2) 两只手从地面钻出,有一裸体男子从洞中自行爬出,疲惫地趴倒在地上。[静止帧检查显示其为尼克松,但其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可见。此人被编为SCP-2736-2。]

<38:09> (摄像头-2) 讲话者靠近SCP-2736-2,帮助其站起身。

<38:15> (摄像头-2) 第二名裸体男子爬出洞。[静止帧显示其也是尼克松;其身体上同样没有任何伤口。此人被编为SCP-2736-1。]

<38:43> (摄像头-2) 说话者似乎在与SCP-2736-2交谈,然后递给他一把刀。

<38:51> (摄像头-2) SCP-2736-2拿起刀转身向SCP-2736-1。SCP-2736-1试图起身,但 SCP-2736-2跳到它身上试图用刀刺杀它。两人开始打斗,SCP-2736-1的胸口受到多处撕裂伤。

<39:30> (摄像头-2) SCP-2736-1拿起了身后的石头砸中了SCP-2736-2的头。SCP-2736-2向后倒下晕倒。SCP-2736-1伤口仍在流血,起身逃向人群。

<39:41> (摄像头-1) SCP-2736-1逃入森林。几名面具人还有人群中的人开始追逐。

[记录结束]


此时,Theta-3-3指挥官William Meeks利用混乱指示特工尝试回收SCP-2736-1,撤离波西米亚丛林。当时认为基于GoI-113对待其的方式SCP-2736-1可能便于基金会控制,并提供关于GoI-113及LoI-729的有价值情报。撤离成功,但三名Theta-3-3特工被波西米亚丛林的安保人员开枪射杀。

在撤离后,SCP-2736-1被带往to Site-109治疗。

采访记录2736-001

日期:22/06/1951

地点:Site-109, Infirmary C

采访人:Commander William Meeks (MTF Theta-3-3)

受访者:SCP-2736-1


[开始记录]

W.M.: 我要问你些问题,如果你感觉可以的话。

SCP-2736-1: 好。我想我也欠你们这些年轻人不少。

W.M.: 感谢。为记录,请说出你的名字,年龄和职位。

SCP-2736-1: 理查德·尼克松,38岁,我是一名联邦参议员。

W.M.: 你一开始是如何参与到波西米亚丛林里的?

SCP-2736-1: 大概嗯,一年前我被某些人介绍去进晚餐。真正的大人物们。我们聊天,他们说我应该趁着周末去一趟丛林营地。

W.M.: 所以你去了。

SCP-2736-1: 别的有些人可是会为赢得邀请拼命的。

W.M.: 你到后发生了什么?

SCP-2736-1: 一开始没什么。大部分是带我到处逛。很漂亮的地方,森林,红杉…老,真的古老。我们大部分时候在住处,喝酒,抽烟。我们聊天。

W.M.: 聊了什么?

SCP-2736-1: 好吧,呃…其实是关于我。他们看起来对我真的有兴趣,一直问我在生活上想要什么,对未来有什么计划。有一次我提到我的事业不是预想的那么顺利。他们告诉我可以提供帮助。

W.M.: 帮助。以什么形式?

SCP-2736-1: 那时候他们没有明说,只是告诉我我应该定期拜访丛林,见更多的人。没多久我至少每月去那里过一次周末,有时候更多次。他们那的人,我得告诉你…好像所有有分量的人士都是会员。国会议员,州长,你都叫的上名字。还有那些掌握着真正权力的人,银行家,国防承包商代表,石油大亨。还有些人你叫不上名,但从那些百万、千万富翁看他们的样子你也能明白那是什么角色。就像这些富豪在惧怕他们。不到几个月我达成的政治协议就超过了之前整个从政生涯。突然之间我掌握了方方面面。

W.M.: 那么你最后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呢?

SCP-2736-1: (叹气) 那天晚上我被邀请参加庆典。他们说这是俱乐部的传统,所以当他们给我件长袍要我穿上,我也没多问。我们得走路去他们叫做山羊祭坛的森林。有几百个人,全都在黑暗中举着火把前进。我们走了大概一小时。然后来到一处空地,有个山羊头的雕像,庆典开始了。真正可怕的东西。一开始我还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认真的,但接着我…看到了…东西。那时候我才发现我在和什么打交道,这些人都有什么样的能耐。那天晚上我们回到住处后我正式成为了会员。之后没过多久他们提议让我成为王。

W.M.: 让你当

SCP-2736-1: 他们说我们要进入人类的新纪元,但在那之前要有四位伟大的王崛起以作准备。他们说已经找寻我这样的人好些时候了,能做为第一位王的人。他们告诉我,整个世界都可以归我所有,我只需要说句好就行。

W.M.: 你接受了。

SCP-2736-1: (停顿) 是的。然后昨晚他们带我回到了山羊祭坛,然后…好吧,你也在那,你看到了。他们警告我这可能不太愉快,我只是…我没意识到会有那么可怕。但他们说他们对我做的一切都是有理由的。我成为第一位之前我必须先重生。

W.M.: 当他们把你埋在地下后你被埋了有十五分钟。你记得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吗?
SCP-2736-1: 没多少。我想我因为失血休克了,等他们开始往我身上铲土我以为我就这么完了。我窒息,眼前一黑,但我却没死。我有…我想我要说我做了些梦,只是我记不得具体内容。但梦里还有别的一些人,有…个男人。他在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脸。他说了些关于星星的事情,我…我觉得我是在哭。然后我醒了,还是在坑里,只是伤口都没了。我很恐慌,开始往外挖。然后我就感觉有什么在朝着我动。是他。等我钻出坑他已经在那里站着了。那个面具人给了他一把刀,告诉他把我的心挖出来然后,嗯…好吧,你都知道了。我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这样,把他就这么打倒。肯定是在海军的训练又回来了…

W.M.: 你做的那个梦,你说–

SCP-2736-1: 听着,我真的很累,我要打电话给我妻子,告诉他我在哪。你能安排吗?

W.M.: 恐怕这是不可能的。

[记录结束]

采访记录2736-002

日期:23/06/1951

地点:Site-109, 医务处C

采访人:指挥官William Meeks (MTF Theta-3-3)

受访者:SCP-2736-1


[开始记录]

SCP-2736-1: 我告诉过你们,除非你们让我和我妻子通上话,我什么都不会说!

W.M.: 我为了救你出来在那里搭上了三个人,更别说花了我们几十年建立的监控网。你需要和我们保持配合。

SCP-2736-1: 我不是不对你们的付出心存感激,但你们把我锁在这就跟天杀的判刑一样!你们不能对我这么做,我是联邦参议员!现在你去呼叫你的上司,或者随便哪个负责的人,你告诉他们我要回家,今天!帕蒂和女儿肯定担心死了,她们太可怜了。

W.M.: 好吧,其实…

SCP-2736-1: 怎么?

W.M.: 我来这就是要和你讨论此事。另一个“你”,我们那天晚上没有找回来的那个,我们已经…找到他了。

SCP-2736-1: 好啊,好消息。他在哪?

W.M.: 在…你家。

SCP-2736-1: 在我… (变得焦急) 他在那干什么?他想干什么?上帝啊,帕蒂和女儿们还好吗,他有..。伤害她们吗?

W.M.: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家人很安全。

SCP-2736-1: 你…你肯定?

W.M.: 对,这…比那更复杂。你看,另外一个你,他不只是在你家。他就住在那,从昨天开始。从你妻子和女儿的角度…你根本没有失踪过。

SCP-2736-1: (沉默许久) 那个…东西…和她们在一起吗,现在?

W.M.: 是的。

SCP-2736-1: 她们没…她们觉得他是

W.M.: 对,我很遗憾。

SCP-2736-1: (变得焦急) 但你要…你要去那,你要把他从我家带走,我…

W.M.: 我们想,但你的丛林朋友们,他们似乎想要留他在那里。他们保护他到你不能相信的程度。我们甚至靠近都不能。

SCP-2736-1: 但这..。他们不能这么做,放些…冒牌货在我的家里!你们必须警告帕蒂,你们必须让我给她通电话!

W.M.: 我之前说了我们不能让你和她通话。没得讨论。至于警告他,这没什么意义。我的意思是,就算我们成功联系到了她,我怀疑她也不会相信我们一个字。

SCP-2736-1: 但…他们不能就这样…

W.M.: 我理解你很沮丧,但我们真的没什么可做,至少目前如此。虽然这么说,若你能提供给我们任何关于波西米亚丛林的情报,你在那里的活动,你对那天夜里发生什么的看法,都能帮助我们找到对策。

SCP-2736-1: (大喊) 你们的对策?我才知道有个怪物和我妻子同床共枕,你居然还在找我套情报?你们真的有点有病!

W.M.: 嘿,我们还不确定她是不是你老婆呢,所以对,我觉得我们也需要答案。

SCP-2736-1: 你在说什么?

W.M.: 你一直说你才是“真的”理查德·尼克松,好像这是很明显的事情。但我不这么看,你给我说的所有事,都没让你比另外一个“你”显得更像“真的”。我们知道的是你家里的那个男人才是真的你,你是假货。或者你们两个都是尼克松,你们都是真的。

SCP-2736-1: 那东西不是我,我说了!我…我已经想了很多,从我来这里之后。关于在丛林营地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我明白了。

W.M.: 哦?

SCP-2736-1: 他们对我做的事,把我变成两个人,那不是…他们没有做出两个一样的人,不是那样。我和他不一样,我知道,我能感觉到。该死,我甚至都不是几天前的那个男人了。他们对我做的事,让我了。

W.M.: 怎么变的?

SCP-2736-1: 曾经我很焦虑,我有很多雄心。我…渴望升迁,地位…权力

W.M.: 但现在没有了?

SCP-2736-1: 就像我的一部分没了。好吧…不是没了。我知道去哪了。

W.M.: 你是说…

SCP-2736-1: (叹气) 你知道那天晚上他们提议要我当第一位吧?你知道就在那之前他们问了我什么吗?你知道我对他们说了什么才让他们觉得我是正确人选吗?

W.M.: 什么?

SCP-2736-1: 他们问我为权力准备了什么。我回答说,“任何东西”。我这么说了。现在听着很疯狂,但我说了。而我的意思是,我过去的每一丝一毫,如我所说,都不再是我了。但那是是他。他们要的就是这样。他们要他们的王。现在你告诉我那群混账让他活在我的家里。

[记录结束]

附录2736-01

SCP-2736-2政治生涯时间表

21/06/1951: 事故亚努斯-2736发生在波西米亚丛林营地。

04/11/1952: 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被选举为美国总统,SCP-2736-2为他的副总统。

06/11/1956: 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连任美国总统,SCP-2736-2再次成为副总统。

05/11/1968: SCP-2736-2被选举为美国总统。

20/07/1969: NASA的阿波罗11号首次携带两名人类登月。

07/11/1972: SCP-2736-2连任美国总统。

09/08/1974: SCP-2736-2因水门事件辞去总统职位。

08/09/1974: 美国总统杰拉德·福特准许赦免SCP-2736-2被指控在担任总统期间犯有的全部罪名。

附录2736-02

对SCP-2736-1的后续采访在15/09/1974 进行(最初收容的23年后),讨论SCP-2736-2近期的辞职。

采访记录2736-491

日期:15/09/1974

地点:武装站点-29

采访人:Dr. Samuel Bennett (计划领导/2736)

受访者:SCP-2736-1


[开始记录]

S.B.: 我发现你在看新闻。

SCP-2736-1: 我告诉你,呃,你不会看烦自己的脸出现在电视上的。

S.B.: () 我能想象。不过你最近怎么样?看着这样的展开不可能轻松得了吧。

SCP-2736-1: 并不是。看着他以我的名字做这些,对这国家,对…对帕蒂和我女儿。他们甚至说他的婚姻触礁了,听说了吗?提醒你我不是在抱怨,但我一直在想着帕蒂,关于她必须经历些什么。不过至少他退休了,就这样。都结束了。

S.B.: 是,他的政治生涯显然是完了…其实,我想问你对某事的看法。

SCP-2736-1: 好。

S.B.: 那么,在波西米亚丛林的仪式造成这一切开始前,你说你的朋友们告诉你如果成为王整个世界就都是你的了。

SCP-2736-1: 对。

S.B.: 那么你要怎么看待最近几个月的这些事?SCP-2736-2卷入了国家级的丑闻,输光了他的政治资本,被迫耻辱辞职下台?还不只是这前几个月,对吗?从一开始他就不是一帆风顺。第一次他1960年竞选总统败给了肯尼迪,不久之后肯尼迪死了,又过几年SCP-2736-2倒确实当上了总统,但就算是那时候…越南战争,轰炸柬埔寨,所有这些不得人心的事最终以失败告终。最后是水门事件。我们离你在丛林的朋友许诺的成功还差得远,你同意吗?

SCP-2736-1: 对,确实如此。

S.B.: 我想知道你对此有何看法。会不会那些允诺都是谎话呢?

SCP-2736-1: 我真的不这么认为。我是说,他们的利益所在让我得到权力,以及嗯,让我留在那里。

S.B.: 那么你觉得他们其实只是没能力履行诺言呢?他们其实从来就不是你以为的那么有权有势?

SCP-2736-1: 不,绝对不可能。我非常清楚他们能做到对我允诺的所有事情。可能更甚。

S.B.: 那么…为什么?为什么有这些挫折?为什么最终失败了?

SCP-2736-1: 好吧,我丛林的“朋友”们,如你这么叫吧,他们这些年也不傻,不是吗?

S.B.: 什么意思?

SCP-2736-1: 我的意思是,自从丛林的那一晚之后他们就一直在找我。我说对了吗?

S.B.: 我…我无权谈论此事。

SCP-2736-1: 我理解。但我不是瞎子。我知道你们送我来这肯定有理由。4不然为什么我需要这么多安保?我不危险,那不是为我准备。我觉得我的“朋友”们又回来找我了,现在还在找。我想他们一直没停过。

S.B.: 好吧,那么…那么就假设这是真的好了。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们要投入这么多的时间精力来找你?

SCP-2736-1: 因为仪式一直就没完成。当你们的人把我从丛林救了出去,你们就在他们的计划上捅了个大篓子。你们甚至没意识到,但确实如此。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一切都搞砸了,他的一切。我本来该在那天晚上死掉的。

[记录结束]

附录2736-03

于12/10/1974, SCP-2736-1患上静脉炎,必须由基金会静脉医师进行手术。同一天,SCP-2736-2在加利福尼亚长滩因静脉炎入院,接受手术和治疗。

附录2736-04

于22/06/1993 (收容后42年),帕特西亚·尼克松因肺癌在新泽西州帕克里奇的家中去世。5SCP-2736-1因其死亡深受打击,几个月内越发孤僻,拒绝接受计划领导/2736的采访。对象还多次抱怨称睡眠不足。

附录2736-05

于18/04/1994 (收容后43年),在约17:45 EST,SCP-2736-1突发严重脑血管意外(CVA),被送往武装站点-29的黄色医务室。之后得知SCP-2736-2也在同一时刻于新泽西州帕克里奇的家中突发CVA,被送去纽约市纽约长老会医院救治。两名对象都陷入半瘫痪状态,无法言语,随后几天出现脑水肿。
虽然出现此状况,在21/04/1994的夜晚,SCP-2736-1突然开始说话,但激动且话语错乱。医务室人员通告了计划领导/2736,记录了近20分钟的音频内容。

音频记录2736-01

日期:21/04/1994

时间:19:07 EST – 19:25 EST

地点:武装站点-29,黄色医务室

对象:SCP-2736-1


[开始记录]

<00:46> 大地流出红油七日,我们对此地埋藏的尸体好奇。数千万。灵魂总是首当其冲。没有变故,但变故将来。

<03:03> 月球只是一小步。

<07:55> (不可辨识)

<10:55> 祈祷是好事,但你无从逃脱。天空将裂。

<12:11> 第一位倒在他的剑下,但他的血为新千年播下了种。第二位擦去了所有的罪,无人能找到城堡下的苦痛之骨。第三位带着獠牙对世界微笑,他的笑声打开了洪水之闸。第四位挑战众主而将永远偿还代价。

<13:45> 烟囱高过山岭。烟盖过云。我们团结在一面旗帜下。伟大的新秩序。没有终结的世界。没有眼睑。

<14:30> (持续的笑声)

<16:14> 美利坚一开始便陷落了。它将再次陷落,深陷井下到另一处,令你不能眨眼之地。你已经被警告过了。

<17:03> (哭泣)

<18:18> (声音带着恐惧颤抖) 他..看到我了。

[记录结束]

这之后SCP-2736-1立即陷入深度昏迷。SCP-2736-2之后被报告也在同一时刻昏迷。次日22/04/1994,SCP-2736-1与SCP-2736-2同时于21:08 EST死亡。
于23/04/1994, SCP-2736被重分级为“无效化”。

附录2736-06

fourkingsflipped.png

从左至右:SCP-2736-2,第39任美国总统吉米·卡特 (PoI-62679),第38任美国总统杰拉德·福特 (PoI-56121)以及第40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 (PoI-86761)。12/10/1981

页面版本: 6, 最后编辑于: 07 Mar 2017 13:0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