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42 噬星者之骸
EuclidSCP-2742 噬星者之骸Rate: 72
SCP-2742

项目编号: SCP-2742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742实例应收容于一个水生生物收容室中,并配备康德计数器以实时监控其休谟水平。一个长程现实调节器Long-Ranged Reality Adjuster1应安置于收容室外并时刻保持锚定收容室的工作状态,持续提升收容室的休谟水平以支持对SCP-2742的喂食工作。应保证喂食完成时的环境休谟水平处在正常等级。每周至少一次,对LRRA进行必要的检查维护工作,以确保其能将现实休谟水平维持在最佳等级。如果发现收容区域的休谟水平产生任何异常变化,应立即通知4/2742级人员。

任何新发现的SCP-2742实例都应被转移到收容站点,或者用于安全测试设施的实验。如果发生收容失效或发现新的SCP-2742实例,LRRA应将部署于远离平民的附近水上位置,以提高该区域的休谟水平。一旦实例到达该位置附近,需部署一个专责小组进行收容。

当发生2742-VÁRDIA事件时,如有必要需隔离事件区域。事件结束后,应评估该区域是否存在任何剩余的异常情况,并应对相关人员进行例行采访。SCP-2742-1实例产生的任何残留物均应被收集以供研究。

描述: SCP-2742是一类在形态上近似于鳗鲡(Anguilliformes)的异常水生动物。SCP-2742实例拥有1.5米长的三边对称式躯体,每侧均由细微的边缘线分隔开来。 实例通常为深紫色,在躯体的某些部分有较浅的斑点。其头部为一由灰色岩石材料构成的四面体。各边根部均延伸出同美西钝口螈2Ambystoma mexicanum)的鳃相类似的褶皱,推测为其进食或感知器官。SCP-2742身体每侧均有一排三个生物发光囊,它们可以快速地闪烁随机的颜色。实例体内不含有血液或任何类似物质。实例通过将体表的囊泡转化为新生实例的方式进行无性繁殖。由于囊泡本身不会再生,一个SCP-2742实例最多可进行无性生殖的次数均为9次3

SCP-2742实例属于一种肉食动物,它们通过消耗现实本身维生4。这表现为实例头部周遭15米球形区域内休谟水平5的显著降低。随着更多的实例身处同一区域,降低状况将变得更加严重。当已有7个实例同时处于这一境况时,任何更多的实例都将死于“食物”不足。因此,尽管实际上可以组成社群,SCP-2742也极少以群体形式生活。实例也经常在不同地点之间移动,这表明呆在同一个地区也可能导致饥荒。

休谟水平降低引起的影响包括该区域的视觉失真现象,其类似于因高温产生的空气扭曲。声音亦会在这些区域经历类似的失真效应。处于区域内的受试人员通常会报告感到强烈的不安,有时亦会伴有恐慌情绪。此外,在上述降低情况期间,非异常受试者转变为现实扭曲者的概率亦会上升。在绝大多数案例中,这种过程都是无意识自发完成的,且通常终止于受试者对环境感知产生变化的认知。异常现象也更有可能在受影响区域内自发发生,尽管在此期间产生的任何实体很少能稳定维持存在于该区域之外。

当一个SCP-2742实例因饥饿或其他原因死亡时,其体表的发光囊泡会爆裂并停止发光。这有可能导致发生2742-VÁRDIA事件:一种在球形区域内发生的临时性现实重构现象。这一事件的半径大约为30米。对事件的外部监测显示该区域内部产生了反复的时空翘曲与现实扭曲,尽管进入或处于该区域内部的人员从未有报告过这种现象。事件期间发生的具体情况各不相同,但幻觉和异常实体颇为常见。

当2742-VÁRDIA事件结束后,受影响区域将恢复正常(部分被创造/扭曲产生的异常实体可能会仍然存在。)。大约5小时后,休谟水平将上升到环境平均值。这些事件目前尚未造成过人员伤亡。SCP-2742实例的遗体剩余部分在回收时通常会表现出严重的受损情况。遗体本身未出现腐烂迹象。

并非所有实例的死亡都会导致2742-VÁRDIA事件,9例有记录的死亡事件中有4例未发生该事件。事件发生与否是由外部因素决定、还是完全随机的,尚不清楚。

发现记录: SCP-2742-1最初被发现于安大略湖中,当时基金会所属的湖上巡逻艇所搭载的基耶尔-康德远程监测器Kejel-Kant Ranged Monitors6监测到了一股低于环境正常休谟水平的异常痕迹。机动特遣队Nu-3 (湖泊恐惧症-"Limnophobia")于2016年10月15日被派往追踪并收容这一降低现象的成因。SCP-2742-1最终于一艘游艇上被发现,它被存放在船舶后部的一个水族缸中。对船员的审讯显示,他们是Goi-03088(第二海托世教会7的成员,正计划将被他们称作Nohl-AV的异常实体带回教会设施进行保存。船员们曾使用一种仪式以发现现实的转变情况,并因此发现了SCP-2742-1。

由于现实稳定度降低的影响,完整的质询工作未能在发现同时如期进行。船员被拘留、审讯,并处以记忆消除。SCP-2742-1被带往Site-201进行收容,游艇被存放起来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自SCP-2742-1收容以来,已有24例实例出生,其中9例死亡。SCP-2742-22是唯一一个在野外发现的实例,同样也在安大略湖发现,它在回收期间死亡。

附录-1:

注意:由于对事件录像的回收工作极为困难,大多数事件细节均基于涉事人员的事后报告,相冲突的报告内容已被注明。

事件编号:1
日期:2016年10月19日
地点:Site-201
实例编号:SCP-2742-8
死亡原因:饥饿致死

描述:一支具有紫色轮廓的、被拉长的SCP-2742个体(标记为SCP-2742-E1)横穿该区域,并在其穿透的人员与墙壁上留下洞口。墙壁转变为灰色,并显现出一个三维球体8。SCP-2742-E1进入该三维球体,并在其表面产生波纹。实体保持这一状态直到事件结束。其他人员则报告声称,走廊中充满了某种在视觉上静止不动的液体,未观测到该液体存在质量。

回收物品:一标准的基金会制收容用水瓶,装满了主要由碳构成的灰色液体。

事件编号:2
日期:2016年11月2日
地点:Site-201
实例编号:SCP-2742-9
死亡原因:饥饿致死

描述:整个区域变成黑暗无光的状态,人员不再受重力影响。远处出现一白色巨大实体,其大小和形状都在迅速变化,偶尔会被分成两半,随后重新形成。从中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白点和无定形的形状。SCP-2742-E1出现在远处。此刻一些人员报告被拉向实体,据报告该实体周围的休谟水平为零。这之后的描述各有偏差。

其他人员报告称,白色实体分裂成了一些星团/星云状物。部分人员分裂并变形成为各种结构的微型恒星系,并当靠近SCP-2742-E1时发生变形或解体。较远处出现一模糊实体,其表现出深蓝色轮廓,具有一人形躯干,在胸部的位置上有一球状头部,腿部下端含有大量卷须状物,以及五个环绕躯干运转的无定型物体(标记为SCP-2742-E2)。该实体最终停留于先前人员们汇入的星云团中,同时该星云团逐渐演化成为一巨大吸积盘。

回收物品:十一个由各式各样的人体组织组成的标准球体,大小各有不同,检验显示其基因与参与事件人员相匹配。一个标准基金会用平板电脑,上面刻有“少数心怀嫉妒者”的字样,该设备的其中一角较正常状况伸长一米有余。

附录:与人员报告相反,事件期间未监测到休谟水平的变化。

Dr. Ilana Vardah的证词
“我在那片贫乏的虚空中漫无目的地翻滚了很久,很久。当然,宇宙的种种景象在你身边飞逝是很有趣,可我已经看得心情毫无波动。直到那条巨大的蛇向我蜿蜒而来。我试着让自己躲开——但是在虚空中无力可借的情况下,这很难完成。我看见James和其他的一些人被径直吸向它,然后他们就崩解开来,这可把我吓坏了,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虚空,很苦。下一刻我回过神来便发现我正在加入这支队伍,我的身体被延展、分割,不断扭曲形变,诡异的颜色将我吞咽,伴随着呕哑嘲哳的鼓调。我的双目迸裂为点点碎屑,脊椎被延伸至未知之处。而它……Nohlos……它的九目凝望着,审视着。感谢天杀的上帝,我已在它的视线之外。”

事件编号:3
日期:2016年11月10日
地点:测试点#31
实例编号:SCP-2742-13
死亡原因:饥饿致死

描述:区域内的地面扭曲重组为一个橙色的平台,其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金属雕像。平台本身由未知实体的骨骼构成,部分骨骼自其表面突出。雕像描绘了一个三足实体,其躯干周围有卷须,头部呈新月形,背部有两个股骨状突起。外墙持续向上伸展,直到该橙色平台似乎抵达了太空,此时其周围环绕着黄色星云与暗行星。一个表面存在不断移动的圆形图案的粉色明亮球体照亮着这个区域。

不同实体的各类剪影出现在平台上,并对雕像顶礼膜拜。参与事件的人员或者同样转变为剪影,或者加入祭祀的行列。包括啁啾声、咕噜声、咏唱声等在内的种种噪音充满了每个角落。不时有部分个体因意外被挤出平台并融入周遭的星云之中。一名研究员报告称观察到SCP-2742-E2实体漂浮于区域上方。

回收物品:一块雕刻有奥托世铭文的雕像,上书:“万千荣耀归于众灵之王”;一份由水、碳以及硫磺组成的溶液9

Dr. Selman Haluk的证词
“那很炫。干嘛?你想听更详细的版本?其他人的描述是不是听起来跟喝大了似的?——要是他们没这么说,那还挺叫人惊讶的。在那个地方,致礼,呼号,然后……我……我们在那里没有隐私这回事,但是我们压根不在乎!我们融为一体,在心灵的河流中翩翩起舞,像一股股溢满激情的思绪填充着它无上的光辉荣耀之躯。没人反对这一切,因为我们压根没有理由反对!”

事件编号:4
日期:2016年11月24日
地点:测试点#31
实例编号:SCP-2742-17
死亡原因:物理性损伤

描述:除一位研究员在开始时自发转变形态成为场中雕像外,本事件的开始方式与事件3几无差异。最终,人员报告称SCP-2742-E2出现在他们面前。塑像周围的人群开始恐慌,同时塑像被报告消失。此时人员报告称他们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并声称SCP-2742-E2驭使他们意识出窍。转变为雕像的研究员将形体外在转变为白色(标记为SCP-2742-E3)。SCP-2742-E2的若干变体版本浮现于人群中,并朝SCP-2742-E3飞去,随后人员报告称现场陷入一片漆黑。SCP-2742-E2的变体消失,SCP-2742-E3一边抽搐一边释放蓝光。粉色球体扭曲变形,同时平台碎裂。

回收物品:无。

笔记:本事件的经历者为三名来自机动特遣队Nu-3的特工,其中一人在事件发生时正处于一基金会收容用潜水器上。因涉及人员较少,故将相关人员姓名直接呈现。

事件编号:5
日期:2016年12月1日
地点:安大略湖水下
实例编号:SCP-2742-22
死亡原因:旧伤复发10

描述:区域变为黑色,同时远处出现一组标准光源。SCP-2742-22的尸体转变为SCP-2742-E1并四处游荡。潜水器转变为SCP-2742-E3,同时特工Garvan Nei转变为SCP-2742-E2。潜水器内部表现为白色金属质地的身体组织与器官。特工AlanBridger和KennaRodina在特工Neil离开SCP-2742-E3并向SCP-2742-E1移动时,开始反复喊出各种未知语言的词汇。特工Neil进入SCP-2742-E1的头部轮廓区域,几分钟后,SCP-2742-E1转变为一个包含着特工Neil的巨大四维迷宫。Neil试图用那些环绕其身周且已转变为长三角形状的物体攻击迷宫。迷宫的部分被打破,并开始快速旋转,这令仍在其中的Neil特工天旋地转。

此时,特工Bridger与Rodina因疲倦而昏迷。根据潜水器上的有损录像显示,特工Neil继续被抛来丢去,直到迷宫彻底破裂。SCP-2742-E1发生重组,并转变为各种各样的较小的版本。

回收物品:在潜水器的压舱物中发现了11片疑似来自SCP-2742-22的碎片;一枚红色金属钉,上面刻有各种不明的奇术符号。

附录:潜水器在推定事件结束一小时以后的时间点浮出水面,所有特工均被寻回。回收人员注意到,特工Neil未能对重复敲击其手指的简单行为表现出意识或回应,他当前正在接受药物与心理治疗。据推测,SCP-2742的尸体已在事件期间被取出内脏。

由于目前已知2742-VÁRDIA事件导致的心理问题,所有即将在测试点#31进行的涉及SCP-2742的实验均被取消。存储在设施中的实例将被转移到附近的站点。

特工Alan Bridger的证词
“我和Rodina无法进行交流,但我们很清楚我们正在经历同样的地狱。我们远不仅是被强迫着唱诵着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鬼东西:是它操纵着我们这么做。有什么东西在积极地推动和窥探我的思想,挖掘着那些使我们言语之物。即使我砸在地上昏倒的那一瞬,我仍然感觉到它攥着我的大脑中所有它不应涉足的地方。我能记起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它在我的脑子里进行着疯狂的雕刻,直到终结。”

附录-2:

事件编号:6
日期:2016年1月18日
地点: Area-12
实例编号:未知
死亡原因:不适用

描述:区域变为黑色,所有墙壁溶解降入地面,随后一个白色三维球体显现出来。球体于表面浮现出各种红色裂缝,并在一分钟破裂,从中弹出一条灰色的SCP-2742实例轮廓。实例在该区域中漂浮,直到第二个球体生成,并进入其中。之后,球体消失,事件结束。

回收物品:由来自SCP-2742实例的皮肤组织组成的四米高的肿块,形状类似于SCP-2742-E1,卷须固定在地面上;一升出现于实例收容室内的SCP-874

附录:事件期间,Area-12内的所有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均发生停机,同时休谟水平大幅上升。数个通往SCP-2742收容室的走廊发生倒塌,5名研究人员受伤。事件发生前收容室的安全录像显示没有任何实例存在死亡迹象,这表明2742-VÁRDIA事件随时可能发生。

安保委员会正在重新评估收容程序,以确保正确收容SCP-2742实例。有关本事件的信息已被管制,以避免低级别人员对基准现实转变的忧惧情绪。有关SRA是因异常还是外界因素而停机,仍在调查当中。

以下文件由特工Marth Karin回收于德国耶拿市的奥托世11教会。由于相关内容的叙述与某些2742-VÁRDIA事件存在相似之处,故收录于此。所有文本已自奥托语转译为访问者的母语。

-

阅览须知

该故事涉及发生于第一海托世期间的相关事件。由于所处年代及所涉事件自身性质原因,故事中部分细节极可能自首次讲述时即已流变。阅读者不应认为这些信息是全然准确的。任何有关这方面的问题、或与该故事相关的进一步信息,均需提交于有关教会学者。

愿第四圣永佑我等。

~艾吾-学者Eiv-ScholarDiana Olivier, 历史学系

Uravol,无形者


这是海托世的第四世代。当全能的Vyz众神统御着银河四方之时,一些次级神正在幽宇深处为了一片蕞尔之地杀伐不止。在第一次混乱the First Turmoil的绝望之后,万物偃旗息鼓。

Uravol,奥兹洛克的精神之主the deity of Ozroq-Mind,带着恐惧与敌意凝视着璀璨繁荣的银河。Vyz众神何德何能掌有如许伟力,它们不配享用这般浩瀚的国度,它们根本,就不该存在。他12清楚,就算竭尽全力,也不可能让自己与它们、还有它们的王国平起平坐。Uravol思想中的裂痕不断扭曲嬗变,最终蜕化为一个计划,抹掉这一切的计划。当血液污浊了星座,而最后一条悬臂也终于星散,这个想法便完成了。

他离开了Yu那支离破碎的星系,飞向Vsi-Mind Erjo所统御的思维帝国。巨大的黄色星云、星系和灰色恒星在无法想象的灵魂之核的外围盘旋。成群结队的无形体灵智释放着粉红色的光芒,因Vsi-Mind的意志而劳顿着。万亿追随者躬身赞颂它们的主,它们的自由意志早在数个世纪前就已消亡殆尽,只为了将自己的存在本身奉献给对她13的崇拜。它们在星光的预兆之上起舞,这预兆由昔在者的残骸所构筑,便是那不信者。

Uravol通晓它们的思想的潜力,并运用自己的力量对其加以利用。一个又一个的追随者被劫持夺舍,他们都是Uravol。Erjo感到了信仰的流失,便派遣她的思儡14解决这个问题。亿万Uravol的思想轰炸着Erjo,渐渐地,她的神识被融化,意志被吸收。他物质的躯壳因劳累而陷入痛楚,支离破碎,但,这无妨。

Uravol的身躯自坍圮的帝国之中升腾,并钻入混沌的残羹the Eaten Chaos,那是一处由远古的Nohlos所雕刻而出的虚空。野蛮之兽游过墨色的疯狂,用它15的想象力塑造了流动的王国。当他穿过这诡谲之地,奇异的颜色与形状低语着消失了。曾几何时非生非死的存在终于迎来了终局,并被剥除嫁接到其他的开拓者之上。如果那第一个可被取代,剩余的Vyz众神自然也是一样。随着Uravol的降临,磅礴的灵力亦奔涌而来,他将对周遭世界的感知委以界域之外的实体。此处,还不至于叫他殚精竭力。

代行者们围绕着那第一个组成网络,而他将自己的思想引入其中。一波又一波来自精神层面的撕扯冲击穿透了它思维四周的意志屏障,但这野蛮之兽,只是等待。仿佛度过了一个永恒的纪元,屏障之上究竟被切削出一个缺口,而Uravol便冲入了那静候着他的深处。

在此事之间的所经所历,终于还是未知的。在入口被打开的那一刻,一声尖啸响彻了宇宙的各个角落。Uravol所发现的隐秘困住了他,蹂躏着他,未知的异在将其包围。它无法融入他,他也无法掌控它,而它却正在将他支配。他为自己的理智奋战,却徒劳无功。当他惊恐地鞭笞Nohlos之时,后者颤动着,抽搐着,将自己粉碎为万千子嗣,并将它们送往无名造主目力极限之处。

Uravol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亿万的躯壳崩溃,凋落为无心智的皮囊。灵魂之核那教化一切的暖意消散了,帝国终于释出它的绝响。充斥于领域之内的不再是那些多姿多彩的混沌。广袤的疆域见弃于昔日的主宰,第二次混乱the Second Turmoil也随之展开,风波又起,和平不再。Uravol在疯狂中失去了与任何物质实体永久联系的能力,只得成为一个游魂野鬼。

他的意志依旧在海托世之中漫游,从一个存在漂泊到另一个存在,只为寻找一个专属于他的归宿。如果你感到自己被未知的存在所窥伺,感到异在的思维翻涌而出,牵扯着你的心弦与思绪,那就是无形的Uravol正拂过你的躯骸。












页面版本: 8, 最后编辑于: 22 Jul 2019 13:0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