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951 一万年
EuclidSCP-2951 一万年Rate: 114
SCP-2951
entrance.jpg

SCP-2951坍塌的入口。

项目编号:SCP-295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禁止未授权人员进入柠檬采石场,基金会人员伪装为当地执法部门在周围建立隔离栏。闯入隔离栏者将被施以记忆删除后移交当地政府。

当前禁止对SCP-2951展开探索任务。

描述:SCP-2951是印第安纳州格思里一处废弃的石灰石矿。矿洞最初由B.G. Hoadley矿业集团所有,直至1944年发生事故。该采石场的偏远位置及恶化的结构状况使得平民闯入很少发生。因此,该区域多年来几乎未受干扰。

SCP-2951的内部出现无规律时空异常。探索队报告其中存在未知异常实体。这些实体似乎与1944年的事故有关,更多信息见下。

SCP-2951的主要入口在1944年事故中崩塌,无法通行。次要通行井位于一间残破的仓库内,仍可使用。

house.jpg

SCP-2951副通行井所在建筑。

附录2951.1:1944年事故与塌方

备注:下列信息采集自全球超自然联盟调查对象及Kervier公司管理员J. Howard Barnes的个人办公室内。在他死后,基金会获得了许多属于他的资产,包括原以为已遭销毁的1944柠檬采石场坍塌事件相关情报。

1944年8月23日,柠檬采石场下方出现地震活动,采石场监督员派出一支勘探组进入矿内评估结构损伤。三小时后,组员返回并报告称一处重要通行隧道已经坍塌。

在一番争论后,监督员组织了更多的工人前去清障。工人下降到坍塌点,开始清理落石,准备将更大型的机械搬入。然而在这期间又发生了第二次地震1,使得清理队后方的隧道坍塌。

在接下来的数小时内,队员在两头清障,移开阻碍的同时也试图救出清理队。约4:00PM EST,堵塞被移除,最初的清理队从矿井内现身。这些工人报告主要通行隧道仍被堵塞,但一条新隧道在第二轮的地震活动中被打开;矿业集团未曾开辟该条隧道,也没有被画在地图上。另一支更小的队伍被派去收集情报。

blockage.jpg

主通行隧道的阻塞,图片从Kervier事故记录中找到。

第二隧道被描述为经过了光滑切割,但并无反常,且一直向下延伸到西北方向。集团监督员猜测这是最初的通行隧道,可能是在矿井构建初期开凿(在其被B.G. Hoadley购买前),只是没被正确记录而已。监督员希望该通道能与被阻塞的主隧道相通,于是组织了23人的队伍。他们被派去经由第二隧道抵达堵塞后方,评估结构状况,确认是否适合使用炸药清理隧道。

在队伍进入矿洞后,仅有极少信息被记录。一段时间后发生了第三轮地震活动,使得矿洞入口通道崩塌。地面上的队伍在三天内移除了覆盖入口的石块, 监督员和其他工人则试图以伸入副通行井的电话线与队伍取得联系。在第三日晚上,就在B.G. Hoadley管理员准备从附近矿业集团请求支援时,有一未知人员从副通行井中出现。对此事件唯一的记录是下面的电报,被发往B.G. Hoadley在路易斯维尔的办公室:

26 8 1944

矿洞废弃。隧道仍然坍塌。23人损失。

有一个从井里出来。我们把它丢了回去。不对头。

GPE

附录2951.2:1998年事故

1998年6月4日,在Site-81南部侦测到低级别地震活动。基金会地质学家队被派去收集情报,但无法指出扰动的确切位置。预计会有余震后,在周边城镇安放了多台地震仪。

6月16日,当地警方记录到失踪人口报告,一名15岁学生Tevin Napier在和朋友一起闯入废弃的柠檬采石场后失踪。队伍对采石场进行了搜索,最后在采石场内找到了残破的维护建筑和副通行井。

access.jpg

维护建筑下方的副通行井。

搜索救援小组被派入井下,希望能找回Napier的尸体。然而因该通行井的陡峭深度,小组只能撤回,准备更长的安全配备。此时,没有找到对该井深度的记录,人员也不知其原本深度记录为约120米;而救援人员的估算深度与之全然不符,他们估测其深度达约240米。

救援人员终于下降到通行井最底部后,并没有发现Napier尸体的踪迹。然而,人员很快报告情绪激动,并感觉对周围矿井的感知出现问题。在探索中,五名救援人员偶然报告称有七或八名队员,有一人报告称他们到此矿井“找金子”。在进入井下43分钟后,小队的无线电通信中断。地面队员很快开始回撤系绳,但发现回撤到的系绳长度已经超出了原先伸入矿井内的长度。在回撤出400米系绳后,绞车无法继续工作,回撤只能停止。

此时,基金会人员被警报柠檬采石场可能存在异常活动,以联邦搜查救援队的掩护接管救援工作。在使用更强力的绞车后,基金会人员找回了5名救援队员中的两人,他们仍然与各自的系绳相连。第一人Able Parker在回到地面后变得激动且暴力,相信自己仍然在矿井中。第二人Greg Hamilton最初被认为陷入昏迷,但在回到地面20分钟后开始说出无法理解的话语。然而,最初的救援队伍确认Hamilton所发出的声音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井下救援队中的另一人Jeremy Livingston。此二人被镇静后送去Site-81进行分析。

其他三条系绳中,两条在末端被整齐切断。第三条似乎是被尖利岩石切断,覆盖着13米长的人类血迹。

在找回Parker与Hamilton后,基金会人员很快对所有涉事非基金会人员施以记忆删除,并对矿井内事件安排了掩盖故事。Site-81申请立即将该矿井编为SCP-2951,编类委员会于6月18日批准。

附录2951.3:探索记录

备注:在1998年6月16日的事件后,机动特遣队Trotter-5“地狱英雄”被指派对SCP-2951进行进一步分析。他们被指派的目标是接触SCP-2951的异常性质,并寻找其他三名失踪的救援队员,还有仍然处于失踪中的Tevin Napier。四人小组从副通行井进入SCP-2951,在矿井内停留不超过40分钟。

shaft.jpg

MTF Trotter-5拍摄的照片。

[开始记录]

T5-1:话筒开了。

T5-4:开启。

T5-2:检查。

T5-3:在这里。

T5-1:好了。我们下去吧。(停顿)这里要小心,不要踩上去。那是松的。

T5-3:你们不会让我们半路松掉吧,嗯?(话筒外笑声,T5-3笑)我是说你的文书记录。

T5-2:别他妈开这种玩笑,Kevin。
T5-3:好,好。

T5队员进入井内。T5-4记录深度。在抵达120米处后, T5-1停下。

T5-2:怎么了?

T5-1:就这了。我们到了多深?

T5-4:120米。

T5-1:这不对。状态监控的伙计说我们进到了200米深以下。

T5-2:也许这里突然转向了?只是在拐弯处附近,可能还在往下些。

T5-1:你觉得我们可以看到些钩子之类的,对吧?之前那些人留下的。

T5-3:没那种东西。但是有脚印,肯定是他们之前来过的地方。

T5-1:打开手电,看看前面有什么吧。

队员解开系绳,从通行井向拐角靠近

T5-1:Davies你有开表吗?

T5-2:开了,一落地就开了。

T5-1:很好。每十分钟通告一次。

T5-2:明白。

T5-4:队长,这边。墙上有东西。

T5-3:是系绳。被石头割断了。有多少?

T5-4:就两条。

T5-2:奇怪了。

T5-1:拍几张照,我们继续前进,时间不多。(队伍向深处前进。略去多余对话)

T5-2:十分钟。

T5-1:哈。

T5-2:咋了?

T5-1:感觉不止这么久。

T5-2:(停顿)时钟正常工作,电池充足。

T5-1:只是这么觉得。

T5-3:各位,这里太窄了吧。真的是通行井?

T5-1:对。应该是和矿洞其他地方连着的,但这就是个紧急出口。重新联系以后会有更多空间呼吸的。

T5-4:我们得排成一列通过。

T5-1:我来打头。跟上。

队员排成一列通过隧道。过去相当久的时间,但队员间交流不多

T5-1:钟上过了多久?

T5-2:停顿)17分钟。

T5-3:这绝对不对头。

T5-4:时间异常?

T5-1:看起来是。(停顿)你们怎么看?

T5-5:什么?

T5-2:光线?

T5-1:肯定是其他矿洞了。不用走多久了。

T5-4:我听到什么。

T5-3:也许是风。

T5-4:不,在我们下面,深处。

T5-2:也许是地震活动。

T5-5:绝对不对头。

T5-1:那我们就出洞吧,洞在这里,我们就跟面包片似的。

队员很快向前方光源前进。通道逐渐开阔。

T5-2:这里怎么会有光的?

T5-4:也许是其他救援队?他们有灯,我觉得。

T5-2:对,但已经过去几天了,他们不可能等这么久。

T5-6:钟上多久了?

T5-2:呃……17分钟。

T5-3:操。

T5-2:这不对劲。

T5-4:还有多深?

T5-5:不,在我们下面,深处。

T5-1:嗯,也许还有二十米。

T5-2:动动屁股伙计,我感觉很有意思。

T5-3:如果你们要吐,先咽下去—

T5-4:闭嘴。

T5-7:我们在?

T5-1:10米。

T5-2:就感觉我们被钉进—

T5-5:还有多深?

T5-3:操!
T5-4:光到哪去了?

T5-1:等下。我的灯也出问题了。

T5-6:操!

T5-2:有东西在动。

T5-5:在我们下面。深处。

T5-1:你们能不能冷静个五秒。

T5-3:黑暗里什么都看不清,队长。

T5-1:我有火柴。

沉默。火柴亮起。

T5-1:好了,隧道堵上了。

T5-2:也许是地质活动造成的。

T5-4:不,很稳固,已经在这里有段时间了。

T5-1:这隧道,不过—

T5-5:不,它是—

T5-1:看起来切割得很整齐。你们能看到什么?

T5-3:没多少。就只是往下。

T5-2:我闻到什么了。臭氧。

T5-1:对我也是。表上怎样了?

T5-3:墙上写了什么,我看不清。

T5-2:13分钟。

T5-1:我们待了太久了。

T5-5:太久。

T5-3:你想回头?

T5-1:我觉得我们需要更多设备,也许更多-

T5-6:太久。

T5-2:我没事。但也不想继续下去了。

T5-4:我走第一个。所有人跟上。

T5-7:在火里太久。

T5-1:走吧。

略去多余对话。过一段时间后

T5-2:感谢上帝,我又能看见了。

T5-3:那里是通行井。

T5-4:等下,你说什么了吗?

T5-3:没啊?

T5-4:谁—操你是什么?

T5-2:只有我们四个,对吧?

T5-6:只有我们四个,对吧?

T5-1:耶稣这他妈—

T5-7:只有—

枪声

T5-5:太久在火里,太久在火里,太久在火里,太-

T5-1:操快他妈开枪Daniel,我不管那声音像是谁。

枪声

T5-6:我们在下面已经太久了。

枪声

T5-1:谁他妈—

T5-3:他们穿着我们的制服,这怎么-

T5-4:那个在冒烟,它着火—

T5-1:后退!

剧烈爆炸

T5-2:它在说什么?

T5-1:快他妈—

剧烈爆炸,所有记录仪器停止工作

[记录结束]

备注:事件后,MTF T-5从通行井撤出,接受生理和心理检查。T5-1、-3与-4因爆炸受轻微撕裂伤和烧伤,T5-2因伤势被送往Site-81。

三名攻击队员的未辨识人员均穿戴与队员完全相同的服装和设备,还被确认能完全模仿队员的声音。确信这一因素,加上井下低光环境及狭窄空间,使得队员未能及时分辨出究竟有多少人。

心理检查音频抄录

备注:下面是对MTF T-5-3的心理检查音频。

Rosstetler博士:在我们对音频文件的分析中,我们发现你的队友多次提到时间流逝出现异常。你能证实吗?

T5-3:对,我能。我也遇到了类似状况,时间膨胀之类的。你开始失去时间观念,就算你知道是在流逝。我不知道我们在下面待了多久,但我觉得…大概四小时?

Rosstetler博士:你的记录器开启了五小时三十三分钟,特工。

T5-3:我绝对不会去回顾的时间,对。这边记录我们下去了多久?

Rosstetler博士:十九分钟。

T5-3:耶稣基督啊。那我收回这话,我从来没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Rosstetler博士:你有感觉到任何有害影响吗,心理上的,从这种时间膨胀中?

T5-3:有点。就像是,陷住,当你在里面的时候。你会开始觉得思绪有些厚重,对吧?事情还在发生但并不真的清醒,就算是刚刚的事你也记不起来到底是何时发生的,就这样。是迷失方向。

Rosstetler博士:明白了。在抵达通行井之前,你可在任何时候注意到我们回收的那三名人员?

T5-3:回收这个词说的很重。

Rosstetler博士:我是说他们的尸首。

T5-3:我还是不明白它们是怎么变出来的。它们有名牌还有一切,只是身份烧没了。真是怪了。(停顿)注意到它们……没有。在黑暗中,你知道的,就是一条线。我在看着Daniel……我是说我以为。但那里的传音状况真的很糟,也分不清声音是从哪来的。就是一直从身后听到他。我觉得是。我不知道,就像我说的;你就是知道周围有情况,还能做出反应,但全都感觉……不对。

Rosstetler博士:我明白了。

T5-3:他们最后也没找到那孩子对吧?他再没出来?

Rosstetler博士:没有。

T5-3:呃,该死。(停顿)Davies怎样了?

Rosstetler博士:沉默
T5-3:Armin拜托,你知道—
Rosstetler博士:他还是一句话不说,Kevin。有几次张开了口,但什么都没说出来。甚至都不看着你。
T5-3:天杀的。
Rosstetler博士:停顿)你要记忆删除吗?我可以帮你预订点,或者-
T5-3:不了。要是一个月后我还会梦到那东西用我的声音嚎,再让你帮我预订吧。

附录2951.4:对Gorman P. Ellis的采访

在附录2951.3的事件后,基金会研究人员开始收集关于柠檬采石场和该矿洞的资料。然而这被发现极为困难:原来的B.G. Hoadley公司已破产近40年,所有公司记录被推测已遭销毁。此外Kervier国际2可能的异常性质令对其记录的接触也十分困难。不过,在Bedford附近的一处B.G.Hoadley废弃办公室内找到的联系名单让基金会联系到了Mr. Gorman P. Ellis,一位年老退休的B.G. Hoadley调查员。

Ellis先生在接触后保持配合,与基金会调查员会面。此次会面中基金会人员被提醒Kervier公司管理员J. Howard Barnes处持有情报,之后在调查中也对其进行了收集评估。下面是对由特工Young对Ellis先生进行采访的录音抄录。

[开始记录]

Young:很高兴您能与我们会面,Ellis先生。我们保证不会占用太多时间。

Ellis:很好。很好。

Young:对您在B.G. Hoadley的工作经历有什么可说的吗?

Ellis:嗯,我是作为散工被雇用,和我父亲一样。我小时候他就是公司的一个工头,我叔叔James Ellis也是如此。我叔叔曾经是Hoadley先生和Hedgewater先生的下属,两人都是30和40年代的石灰石大亨。我在联合石灰石给Hedgewater打了会儿工,父亲退休后就转业去了Hoadley,也当了工头。

Young:你在公司工作期间被派去了哪个基地?

Ellis:哦我看看……北边有斯普林维尔基地,奥尔良旁边37有一个。两边都待了差不多几年时间。然后我们开了米切尔西边的大基地,我在那里干到退休。

Young:你对格思里的柠檬基地知道些什么吗?

Ellis:我觉得是。

Young:你在那里工作过吗?

Ellis:不,我不能这么说。那是,嗯……Ron Pitts,我觉得。就是个熟人,不是很了解。

Young:你知道—

Ellis:其实,既然你都这么说,我确实是在柠檬那里待过。只是…记不清了。我在那边关停后跟着一帮小伙子去清理收尾。然后发生了地震,看,把隧道震塌方了。据说那不是地质活动的声音。

Young:有什么不对劲?

Ellis:我一直觉得那里有古怪。这地方周围没地震。还有那些石灰石,你知道的,在南部或其他地方都会减缓震动。

Young:他们有和你说过其他关于这座矿的事吗?

Ellis:噢,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们只是要搬些机器,装上卡车搬去南方。我不觉得我甚至有和在那里的工头们们聊过天。那时候基本都是些外来人了,只是在用Hoadley的设备。

Young:明白了。那关于塌方呢?有无伤亡?

Ellis:我记得他们,嗯……损失了几个小伙子。但我说不准。那时候常有这种事,你知道的。回想起来,不如今天这么仔细小心。虽然如此,这也不是件经常被提起的事情。

Young:我们的记录显示B.G. Hoadley把这座矿在坍塌后卖给了Kervier。你对这种举动能想出什么理由吗?

Ellis:嗯…不,不明白为什么。联合有买过几个,但一般都是为开新矿顺便搞的生意。Kervier不是本地的,他们是外州的。这种集团买矿不常见,特别是像柠檬这样的小矿。

Young:明白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Ellis博士?

Ellis:看看你们能不能去找一位绅士,叫…呃,我想想。是Jim?Jeff?总之他姓Barnes。他比我要老些,所以可能已经过世了,但我记得他有参加清理收尾。我工作的时候他是Hedgewater与Kervier一方的联络人,我和他说过几次话。多深入一下,也许他能给你们说些什么。

Young:谢谢您,我—

Ellis:你要知道……我一直在想。收尾时候还有其他事情有些蹊跷。我们带着几十号人来装载机器,但还有另外几十号人是Kervier派来收拾他们的东西的,还有大概五六个Hoadley的人也在做一样的事情。这可能是我们做过最安静的工作了。我不知道他们中间有谁和我们说过哪怕一句话。

[记录结束]

附录2951.5:收集到的J. Howard Barnes私人通信

Jeremiah,

我不知道你有听说没有,但格思里的矿井出事了。一个矿洞被地震弄垮了。有20多个小伙子被困在下面。他们在试着派队伍下去弄开石头,但不顺利。

觉得你该知道一下,如果你需要叫律师的话。明天我会去通知办公室。

最好的祝愿,

Trent

Jeremiah,一帮穿制服的今天冒出来问洞里的事。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律师还是谁,但他们一直问的很奇怪。想听塌方时候的石头和东西,就像在试图听到什么一样。你知道些什么吗?

Nate Wabash

Barnes先生,

我们的组织最近收购了对格思里柠檬采石场的所有权,并对你可能持有的相关情报抱有兴趣。我们的代表将在下周前往你处,会很高兴与你谈论此事,以及在我组织内你可能感兴趣的一些机遇。

你忠实的,

David P. Whitinger
Kervier国际

我亲眼看到了,Jeremiah。我看到有个像人的东西从洞里爬出来。它冒着烟窜着火,用别人的声音嚎叫着。这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怪物,我毫无疑问。

Geist来的那个人自言自语的说过,支撑世界的支柱将会破裂崩塌,基底将变得松垮。在下面的就要重见天日,它的力量将落在顺服者上。我亲眼见证了,我知道这是真的。

我还听得到它的话,Jeremiah。“一万年。”像只野狗嚎叫,像被逼到墙角般狂吠,“一万年在火中。”

附录2951.6:收集到的Gorman P. Ellis通信

2003年4月19日,Gorman P. Ellis先生去世。因其属于关注人士,基金会人员前去收集其资产进行分析。下面这份信件被认为是Ellis先生书写、寄往某一与SCP-2951有关的未知收件人。

一共二十三人。二十三个可怜人被困在那墙后面。我们听他们在石头后面大喊着,我们听他们听了好几天,在石头背后大喊着,而我们却坐在原地什么也没做。

你有在熄灯的期间下到矿里去过吗,Kim?让我告诉你好了。先是一阵恐慌,所有人大喊着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随着大家冷静下来,你会开始试着让眼睛适应周围的黑暗。但你不可能适应得了,因为没什么可看。这不是夜晚的黑暗,你还能看到星光或者街灯之类。被熄灭的矿洞里没有光线。那里什么都看不见。

然后你开始听到些声音。有些人听到了声音,或者动物,或者任何本来不在那里的东西。有些会游荡走开最后迷路,他们不会顺着绳子回来了。有些人会掉进井下或者裂缝里,你再也见不到他们。然后就真的安静了。

我有在塌方前看到过他们找到的那条隧道。很古怪,Kim。看起来不像用工具凿的,不合适。都还没来得及在里面挂上灯,看看它通往哪里。我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总之,我想说的是,我还没怎么思考过地狱,但我觉得我们该下地狱。不管那些小伙子遇到了什么,只要他们还在那下面,就都是我们的错。我们错在什么都没做。

黑暗改变人们。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22 Sep 2017 05:2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