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4300 让一个人失去灵魂
SafeSCP-4300 让一个人失去灵魂Rate: 119
SCP-4300
chapel.jpg

季比乔顿的一座小教堂,确信曾遭到SCP-4300相关实体的破坏

项目编号:SCP-430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4300周边区域被伪装为考古发掘现场,由经批准的基金会安保承包人监控。试图突破收容区域者将被拘留并问讯后释放。

描述:SCP-4300是Cristóbal Bazán的木乃伊化尸体,其人于1610年1月21日在墨西哥尤卡坦季比乔顿镇区被一个或多个敌意主观促动实体杀死。SCP-4300躺在镇外一个两米半径的圆坑中心,已证实其可以抵御一切移动或破坏。镐斧、钻头、爆炸物均未能刺穿或破坏SCP-4300,且能承受900 千牛顿的侧力。因其收容优先度和突破风险极低,当前没有预定继续尝试移动或破坏SCP-3400。此外,SCP-4300温度维持在38摄氏度,无论周围空气温度如何。

在其死亡时,Cristóbal Bazán是Juan Carlos de Palencia总督的奴隶,据信其在试图逃跑的过程中接触到了一个或多个敌意主观促动实体,而后被杀。从Bazán个人日记内寻获的残篇,以及其他来自Dzibilchaltun市民的供述由Dr. Costanza Dias de Mérida抄录并翻译如下。

Cristóbal Bazán的日记,1/10/1610

受福的玛丽,上帝的母亲,请怜悯我的身体和灵魂吧。
Señor de Palencia 今天又打了我,比我在新西班牙所受过的任何毒打还有可怕。他一开始用拳头,拳头打累了就用鞭子。他把我的肉体撕的稀烂,我每次以您的名呼出一口气,痛苦都在变得更加剧烈。他打得我都以为我要死了,但我可悲的身体总是会挣扎着活下来。他一直打到我不能动弹,任我在尘土里流血,直到Catalina过来把我了无生机的躯体拖回我们的小屋。要是她没来找回我,就让蝇虫吃了我吧。对我这都是更好的命运了。

晚餐过后,在我准备就寝时,农场工人Luis跑进了我门里。我可以从他头上脖子上的伤看出Señor没有止步于我。我请他与我同坐,他用急切的话语给我说,他认识一个在Córdoba的朋友成功摆脱了主人。Luis告诉我如果 Señor再这么打我,我可以说些话,为自己得来免于他怒火的短暂自由。

Reniego de dios1.我差点没当场打他。背弃上帝!要我的身体没有这么痛苦虚弱,我就立马离开这房子了。Luis看到我愤怒,向我解释。

要我说出这些遭诅咒的话语,我就犯下了亵渎之罪。反对上帝的大罪,但也是反对教会。我会被拖去面见审查庭,离我在季比乔顿的家有一天的路程。受福的安息!而且,Luis说,要是我劝服他们认为Señor的虐待会迫使我真的背弃上帝,让我的灵魂遭谴,他们也可以送我给其他的主子。自由!喘息!我只需要公然亵渎我受福的救主就行。这个选项在我心头如千斤重担。看在主的份上,愿我不再面对这等残暴了。愿上帝赐我力量带着勇气承受打击吧。


Cristóbal Bazán的日记,1/12/1610

圣玛丽,无辜者的庇护人,原谅我做的事吧。

我对自己发誓决不屈服。为了您,玛丽,我在鞭打和抽打中死守罪恶的舌头。我告诉自己,我的伤口在烈日下烧灼,我宁可快些死去也不背弃您的名。

但今天,Señor的鞭子抽的我太深。今天Señor把沥青倒入了我的伤口。我的手颤抖着,墨水四溅。今天,我的血脉里跑着火和焦油的红色,我哭喊出了那些受诅咒的词句,我决不愿再写一遍,恐那永恒的责难。愿上帝为我所犯之事打倒我吧。

但Luis是对的。我被带去了梅里达,我要在此面对渎神的审判。我的牢房如此冰冷。我的伤口发痒,我的心为我的Catalina更加发痒。但现在,我终于摆脱了Señor和他的愤怒。在少许受福的几日,我的身体得以休息。

愿上帝对我罪孽的灵魂施以仁慈。愿他的恩典将我环绕。


Cristóbal Bazán的日记,1/14/1610

敬爱的玛丽,信众的看护人,为我祈祷吧。

我乞求审判官不要送我回去。我告诉他们我主人的愤怒如此可怕,会让任何的基督徒背弃他对上帝的信仰。我的身体可以愈合,我说,但我的灵魂可能永远终结了。同时,我一直告诉我自己说我可以为我的Catalina回去,我不能抛弃她。

这是可恶的谎言。也许他们拒绝了我是我走运了。我要在大教堂祈祷整日恳求怜悯,然后我将回家。回到Señor那里,到那鞭子和锁链和田地去,但也是回到我的Catalina身边去。也许我可以为她留下。

有人来了。


一位审判官。梅里达的Pablo Dias。我不知他想要我什么。他进到牢房时我藏起日记,我肯定他看到我了。但他过来蹲在我面前。

他看着我的眼睛,请求我的原谅。他年轻时,爱过一个穆拉托2,一个和我一样有深棕色皮肤的年轻女人,也为此让她被杀。她和我一样被毒打折磨,但她脆弱的身体无力承受。他告诉我说我的供词让他想起了那可怕的一刻,在比亚埃尔莫萨外的原野,他的所爱殉难,他在我的眼里看到了她眼里一样的痛苦。他无声的站立了一会儿,然后从他的法袍里拿出一本小小的破日记。他说这是从坎佩切一个女巫那里没收来的,他要把这份力量托付给我。他告诉我在我最需要的时刻,它会赐我自由。
他告诉我说他知道我有勇气做必须做的事。

日记是空白的,只有材料列表和一首短诗。3我想我要去收集材料念诵咒文。这让我很难安。巫术本就是一种亵渎。我为这种想法战栗不已。

我会留着日记。就算不为别的,我也不能把它留在牢房里。


Cristóbal Bazán的日记,1/15/1610

Señor de Palencia现在害怕我了。我今晚离开小屋,看到他毒打一个小马倌,一个名叫Miguel的桑博人4。他用马鞭撕扯他的皮肤。男孩甚至不到十岁。他在鞭子落下时一直看着我的眼睛。我把男孩带回我的小屋。Catalina给他灌汤喝。她就是降世的天使。

我记得第一次Catalina照顾我恢复健康时。我们只有十五岁。我在干草棚睡了过去, Señor的父亲打断了我的肋骨以示惩罚。她用葫芦给我喂汤喝,用清水擦洗我的伤口。Señor那晚把她带回他的房里,而我睡了我短短一生里最舒服的一觉,满腹汤水,心怀爱意。我永远不知在我酣睡于Catalina的屋里时,她在Señor手上受了何等痛苦。我毫不怀疑她知道我的痛苦要多上十倍。

我回到毒打之地,建起男孩衣服沾血的布片。这是审判官列表里的第一件材料。如果Señor觉得这会吓退我,他就错了。Miguel是勇敢的,他很快就会好。


Cristóbal Bazán的日记,1/18/1610

破碎者之血,上周从男孩那找来。
弱者之肉。Señor的一条猎犬生了病。我得到了它的狗爪。愚蠢的野狗。
信者之牙。我不知到何处去弄到。
残酷者之心。我把这个留到最需要时。
沥青不再灼烧了。我的皮肤烧出了树皮般的纹路。我的身体爬满折磨的伤痕。我尽力了超出痛苦的痛苦,超出磨难的磨难,超出恐惧的恐惧。我每夜都在翻读女巫的日记,勾画其中的黑暗。每一鞭打下,对我的诱惑就越发强大。
慈悲的玛丽,女子中受福者,赐我力量保持信仰吧。愿我决不因巫术的恶罪背弃您的名。如我应当卑微屈服到用最可恶的行径玷污您,愿我的灵魂永世受难。


Cristóbal Bazán的日记,1/20/1610

以圣父,圣子,圣灵知名,以处子玛丽之名,我祈祷。

保佑我们免于我们主人的愤怒。治好Miguel的身体,还有Catalina的灵魂。赐Luis智慧让他明白何时应该在Señor身边管住嘴,并赐我意志保护他们所有人免于伤害。

我知道在脆弱中我不配于您,哦上帝啊,我也知道只有您无限的恩典能让我得救赎。荣耀归于您,归于基督,归于圣灵,归于受福的处子玛丽,永永远远。


Catalina Rodríguez审讯摘录,1/24/1610

…Señor残暴地毒打他,用鞭子把他的血肉撕开,我已经看过他这么做无数次了。 Cristóbal倒在地上,面朝下,Señor揪住他的头发将他抓起。他要一个小孩给他从火里递上热火钳,他把Cristóbal的嘴撬开,把火钳伸进了他的牙里。我听到Cristóbal的血肉嘶嘶作响,他惨叫着,Señor则重重地喘息,我现在还能听得到,就算我现在站在您面前也一样肯定。我要告诉您我从未见过此等荒唐的暴行。我的Cristóbal… Señor把火钳从他嘴里抽出来, Cristóbal的门牙散碎在泥地里,我那时肯定他要死了。我肯定Señor要用火钳打他的头,他会死的。

但Cristóbal,我的Cristóbal,伸向他的腰带,拉出一片裹着血布的东西。他颠簸着捡起落在泥地上的碎牙,口吐鲜血地把它们插进胸口。他低语了什么…我不知道是什么。我看到他的眼睛。那不是我的Cristóbal,审判官。他用冒血的嘴碎裂的牙念出了几个短词,然后我感觉他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冷了下来。我冲到, Cristóbal身边抓住他的肩膀,求他不管在做什么赶快停下来,回到我身边。

然后我看到了Señor。

他已经倒在了地上,抓扯着胸口。我看到他的血管变黑了,眼球也凸了出来。他张口大叫,一团厚黑烟从嘴里喷出。我一直抱着Cristóbal的腿求他停下疯狂,拒斥他招到世上的邪恶。但Cristóbal静默着。他没有告诉我。到那时,已经太迟了。


Luis Pérez审讯摘录,1/23/1610

那恶魔—我这么叫的,只能这么叫了-大概身高三米。它的身体黑如夜晚,肉身像水一样泛波发亮。它好像一团黑烟一样从Señor de Palencia的嘴里钻出。我感觉不妙。在波浪身体的中心,有一个眼睛-只有一个眼睛,差不多小孩大小,到处扫视着,凝视着,盯着我们周围看。

我感觉我的每块肌肉都冻住了,但我还得有六十米远。我从未感觉到此等恐惧。空气寒冷过冰。我对您发誓 Cristó那天召唤了魔鬼。不管那是个什么…我知道那就是真正的魔鬼。我知道能活下来讲述应该要感谢谁。


Catalina Rodríguez审讯摘录, 1/24/1610

这时候那东西开口说话了。我不是用耳朵听到,而是用心。它说的不是言词;这个怪物是把最真实的恐惧直接说进我的灵魂。但它不是和我说话。
它在和我的Cristóbal说话。

它在给他说复仇,审判官。深重如海的复仇。为每次鞭打,每次殴打,每次暴行复仇,不只是为Cristóbal而是为新西班牙的每个穆拉托。它允诺以复仇百倍,千倍,为Señor和他一类伤害过的每个男人,女人,孩童无尽的复仇。我在Cristóbal的眼里看到了他承受的痛苦。我看到那不只是他的痛苦,而是我的痛苦, Miguel的痛苦,新世界每个殖民地里每个奴隶的痛苦。他只需要屈服就好。他只需要丢掉自己的灵魂,痛苦就会远去。


Luis Pérez审讯摘录,1/23/1610

我脑海里的画面-鞭打,殴打,火焰和复仇-不断涌现。我并非陌生于此,提醒您,但我的头开始发晕。我听到孩子们在农庄外大喊,这时我看到了她。
在恶魔上方,笼罩在光芒中,双手伸出双目闭上地祈祷着。她穿着朴素的长袍,她的面容没有恐惧。其他人也都看到她了,以完美的庄严在妖怪的头上闪耀着。处子玛丽。
受福的玛丽,圣母!要我还能动弹,我马上就要跪地行礼了,尊贵的大人。这里,在这暴力死亡和黑暗之中,除了她无人能够干预了。除了她无人能够在那天拯救我们。


Catalina Rodríguez审讯摘录,1/24/1610

突然间,画面消失了。处子玛丽现身我们面前,死亡恐惧与复仇为她的存在退却。我为她的光芒炫目,看到无尽奇迹在天国的大门后。天使的颂歌在光中传唱,它们歌唱着:
Bienaventurados los pobres en espíritu, pues de ellos es el reino de los cielos.
Bienaventurados los que lloran, pues ellos serán consolados.
Bienaventurados los humildes, pues ellos heredarán la tierra.
Bienaventurados los que tienen hambre y sed de justicia, pues ellos serán saciados.
Bienaventurados los misericordiosos, pues ellos recibirán misericordia.
Bienaventurados los de limpio corazón, pues ellos verán a Dios.
Bienaventurados los que procuran la paz, pues ellos serán llamados hijos de Dios.
5

我看向 Cristóbal的眼,我看到他也听到了。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我见他从泥地里起身,双手手指做出十字手势,我听到恶魔咆哮。它像条毒蛇将他扑倒,水样的身体融入他的身体中,然后是一阵闪光。

然后我的Cristóbal没了。

感谢上帝,我知道他的灵魂去了天堂。我知道他与上帝同在,我也知道基督的慈悲由他将我们拯救。

求您,我累了。给我点水,让我休息吧。


Luis Pérez审讯摘录,1/23/1610

我们给他的身体裹上衣服,给他定了最后的仪式。Diego de Palencia 是我们的主人了。他和父亲一点不像-但给他时间吧。

我们不会在农庄外谈起那天的事情。但我们会说起Cristó,现在到永远。我们会说起他最后的仁慈。我们知道没有暴行可以永远继续。

Bienaventurados aquellos que han sido perseguidos por causa de la justicia, pues de ellos es el reino de los cielos.6

阿门。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9 Dec 2018 17:2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