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856 死者之蚀
EuclidSCP-1856 死者之蚀Rate: 53
SCP-1856

9项目编号:SCP-185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856存放于最初发现地点的Site-██。在站人员每月轮换一次,根据医学检测结果在6-8月后返回。从██/██/20██起,任何时候只可有1名研究员和2名其他人员进入SCP-1856。房间须得到定期维修,石工修复须每2月每2周进行一次(备注:参见附录3)研究员和其他长期分配到SCP-1856的人员须穿着C级防护服。

描述:SCP-1856是一欧洲血统女性人类的尸体,死亡时约在20-30岁,尸体没有腐化分解、尸僵尸斑迹象。尸体被发现时其手、脚和舌头均已被移除,其牙齿被更换为象牙假牙,其双眼被换为玻璃制义眼。

法医分析显示尸体已有130-160年历史。尸体四肢的截断处有热钢灼烧痕迹,并被塑形为适合安装义肢。显示这些截肢是在生前进行。口部检查发现类似生前修整的痕迹,其舌头和下牙龈被切除。没有发现假舌。义眼不能在不损坏尸体的情况下摘除。

尸体的细胞在其死前已开始进行某种防止厌氧生物破坏身体组织的过程。细胞之后开始分裂,为某种未知需氧生物提供养分,这些生物在其死亡后的某个时间开始从尸体内向外扩散。在暴露于氧气时,这些需氧生物会对特定器官和非器官结构造成侵蚀,还会使活体生物出现神经系统退化,表现在中、前脑。

尸体被发现于纽约███████一座鞋店地下室的墙后隔间内。鞋店主人Joseph ███称对此隔间一无所知,直至混凝土周围的水泥开始松动、墙体自身因压力坍塌才发现。确认该地下室的状况因细菌腐蚀和脱钙而持续恶化,使该建筑东南部分有坍塌危险。基金会取得了该地产,███先生被施以C级记忆删除后予以经济补偿。一同回收到的物品记录在文件最后。

特工██和█████是第一批被派去监督建筑移交的人员。特工发现尸体以坐姿稳固地陷入了泥土中。因可能伤及尸体没有尝试回收。特工██对尸体表现出厌恶,称触碰之“让我的皮肤刺痛,就像虫子爬进了我的皮肤里。”

在之后的两年内,曾被派到现场的人员,包括特工██和█████在内,陆续开始出现神经系统衰退疾病,如阿兹海默症、帕金森症、面容失认症(“脸盲症”)、卡普格拉综合征和亨廷顿舞蹈病。此外还记录到了各种程度的呆滞以及紧张型精神分裂症。两名研究员开始出现类似卡普格拉综合征的偏执和妄想,以为多名守卫、特工遭冒充者“掉包”。两人在例行于Site-██执勤时昏迷,随后死亡。尸检显示其脑部出现符合中毒和创伤性脑病的严重物理损伤。

在这期间,██%的派遣人员死亡,其他██% 因残疾退役。所有未受影响者被发现均未在现场停留超过一月,医学检测显示其脑部未受损。收容措施按照未受影响者的日程安排调整。

附录1:对Site-██的测试和周边区域调查显示有多起神经退化疾病从项目被发现后开始突然出现。当地新闻注意到了突然增多的神经疾病死亡人数,基金会前台组织]已编辑]采取了必要行动。███████周围██² km被划分为隔离区,对外宣称为[已编辑]

附录2:对SCP-1856所在房间的频繁翻修使得需氧生物的释放和繁殖得到成功遏制。使用防护服也使得人员能长期留在现场。该区域的神经退化疾病报告开始下降,新病例数量稳定,已被影响人员也已全部死亡。考虑到更多情况,隔离提升于[已编辑]

附录3:房屋维修频率提升到两周一次,当前需要两名有手工石工工程资质的人员。腐化速率已经提升,但其提升速度显著缓慢。以当前速率,预测须在5-6年内转移SCP-1856以免潜在的突破发生。同时,隔离的升级批准于[已编辑]

回收到的物品:
备注:下列物品仅有极其有限的侵蚀痕迹。

  • 一只义肢手掌,与SCP-1856相符,有着反常的复杂特征。发现于尸体数英尺外。
  • 一本写满手写文字的硬壳书。页内有连贯文段,但没有同一的故事主题。记录的内容似乎为随意的观察、每日概要、备忘等,语句时常以不同结构重复表达(如“今天是晴天孩子们都去了公园”/“今天天晴孩子们外出去公园”)。最后页是一份送给未知人员的信件。
  • 三个骨瓷制茶杯
  • 一张照片,握在义肢下。照片为一严重磨损的银版相片,描绘了三名身着19世纪服饰的年轻女子。最右侧女子与SCP-1856极其相似。该女子身上似乎有一义肢假手,但也可能仅是褶皱痕迹。

“致我最后的真心朋友和守护者,Zhen Meii

Zhen Meii,我原谅你的隐瞒。你同意将我留在这里应当是处于无奈或不知情。我真切相信,若你选择了接替我的位置,你也会和我一样。

未待████先生被送去疗养,我已经发现为何叫回我不再必要。我知道若你我当面质问,你会断然否认。但我不再能无视我一路上留下的死亡、疼痛、苦难。在那些于我需要之时真心接纳我的人中只有一人幸存,而最后一人竟是自封皇帝的浪荡子1。你怎么能说这只是个巧合?

我累了,Zhen Meii。我太累了,所有我碰过的人都过早逝去,我已无法承受此等重担。你们为创造我所做的努力可称广大与宏伟,结果却只让我成为带来死亡和腐化的悲惨武器。随便哪个无心的野兽都能杀人,为何要为此创造一门科学?为什么要让一位谦逊的女子成为无知的杀手?

我由衷期望能与█████及████-████合葬,但我不愿再折磨我的家族。所以我要留在这里,避开世界,不让任何人为我牺牲;我的尸体将腐烂于此,我将回归泥土,不再伤害任何的生灵。世间已有太多凶手被人以大理石和青铜敬仰;不需要再添一个。

我的爱与关切与你终生相随,Zhen Meii。愿我们在另一边再见。

A██████ R████,1880年6月。”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4 Aug 2017 17:3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