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4017 因迟来而不再重要之尾声
KeterSCP-4017 因迟来而不再重要之尾声Rate: 71
SCP-4017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4017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无效化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none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ne

4000armor.jpg

从SCP-4017中回收的生锈盔甲,已放入仓库

特殊收容措施(已过期):目前尚无预测SCP-4017显现的方法。标准的基金会监测协议,例如正在发展中、受到演绎部监管且被基金会植入世界范围内警察局的看门狗系统,将上报任何与SCP-4017存在匹配细节的异常活动。根据该活动的性质,接受奇术训练的基金会特遣队可能被派遣去对抗该异常实体并消除其影响。

一旦出现前述情况,目击者将被进行记忆删除。实体所遗留的任何物品都应被移送至最近的站点。由于SCP-4017的显现极为罕见,预计基金会几乎不会与该异常进行直接接触。

21号备忘录/2000年6月: 事故4017/λ-8发生之后,已开始建造SCP-4017的收容单元。

20号备忘录/2000年7月: SCP-4017被重分级为neutralized。SCP-4017遗留的全部物品被存放于武装收容站点Area-40。尽管优先级低且评估提示低显现可能,对SCP-4017的监测工作仍将继续。如果监测到显现,它将被重新分级。对该实体过往行为的研究将继续。

描述: SCP-4017是一个具有超自然能力的人形幽灵实体,被第二海托世教会1和其他相关宗教活动参与者视为文化英雄。

现有记载只描述了SCP-4017的一部分细节。现有描述中一致部分如下:

  • SCP-4017的躯体呈半透明的灰或黑色,眼睛呈黄色,发光。有部分面部特征,如口和鼻腔开口的目击报告。身体的大部分组织由外质2构成。
  • 该实体穿着染成红色并带有金质装饰的、外观类似板甲的盔甲。盔甲上的装饰图案显示四个生有数目由四到七不等手臂的类人实体,一个生有六肢的锥形实体,以及意为“神圣”和“永恒”的奥托世语符号。随着时间推移,盔甲的大部分区域均已遗失或严重损毁。
  • SCP-4017持有一支已被编号为SCP-4017-A,用于传导奇术能量的长矛。SCP-4017-A通常被描述为金质、红色类石质及陨铁质。许多部分似已遭严重损毁或破坏。

自第二海托世教会及其他奥托世教派恢复的文件声称SCP-4017是史前时代(公元前11000年)一位勇士的幽灵,隶属于教会的前身,即被称为地上奥托世王国或世界奥托世王国的组织,其代称因文件来源不同而有所差异。该实体最初是名为圣安特斯一世、曾在世纪征服战3中反抗狄瓦族,最后在与未知强敌对抗时濒死的士兵。自此以后,其行为表现出明显的保护奥托世教派的趋向。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部分案例中SCP-4017被描述为男性,一般而言它仍不存在明确的性别属性。这与奥托世文化中不重视性别的观点相一致,该观点源自对不具备人类性别理念的神和外星实体的崇拜。

SCP-4017的大部分显现记录均来自上古时代,一般均在异常收容联合会4 在1885年签署西西里超自然公约之前,且显现频率随时间递减。严格来说基金会员工只与它有过一次正面接触。详情请参考附录2中事故4017/λ-8 的记录。

附录1:以下为按时间顺序排列的相关文件。

文件名:观测者对一次狄瓦围攻的报告

成书时间:约公元前11000年

作者:未知

前言:该文件系自SCP-1726中寻回并经█████-人类程序翻译的。它似乎出自厄伦第巴文明的成员之手,该文明似遭受狄瓦侵略。除SCP-1726中的文本外,无其他关于厄伦第巴文明的资料存留。这是圣安托斯一世生前的唯一直接记录。


来自观测者的报告

清晨,一支狄瓦军团——死亡归于蛮族——接近 [似为音译:伊空?] 城门。他们手持吸血剑,骑着巨大的树状生物5, 它们的高度让城门的立柱都黯然失色。我拿着一支圣光管——用来赞颂元素圣物——站在 [似为音译:亚维拉?] 山边远远观望。

伊空城的奥托世守卫在入口集结。狄瓦人——死亡归于蛮族——的箭射中他们,将他们开膛破肚,但他们没法在那些树状生物上留下任何痕迹。那些树压碎了战士们,从开着花的树枝下射出炮弹,打碎城中的平民。有些守卫想要撤退,但炮弹吃掉了他们。一群狄瓦人——死亡归于蛮族——骑着房子大小的狗闯进了城里。

一个只带了长矛的奥托世守卫没等那些炮弹吃完就刺穿了它们的脑壳。他扭曲了以太,将致盲的箭射向爆炸的狗和燃烧着的骑手。然后他召唤了三只太阳鸟——向太阳神致敬——冲向那些树,作出攻击的假象。树上的弓箭手分了神,没注意到他正往那些树的腿上安以太弹。每个以太弹都引爆了,将木质腿变成了冰,冰碎裂成小片,那些巨树便就此倒下。存活的弓箭手和士兵都被串了起来。

那个手持长矛的守卫是个强大的以太扭曲者。伊空城得救了。

相关地点数据库

数据编号#:1991

别名:圣安特斯一世的神庙

地点:中国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轮台县

描述:1991号相关地点是一个有可追溯到约公元前1600年的人类居住痕迹的地下岩洞系统。主入口是一个隧道,最初被铍青铜舱门覆盖,现已被多层沉积物掩埋。根据食物残留、以奥托世语书写的祷词以及类似现代奥托世放血仪式用品的石柱可推断其为一公用宗教场所。

除两个石室以外,其余部分均已严重坍塌。其中一个石室中发现大量长矛和表面类似步枪但没有任何明显弹药来源的武器,以及内部构造非常先进的铁质假肢。所有物品表面都刻有无法辨识的符文。

另一个被命名为神龛的石室中存在一尊放置在底座上的SCP-4017的雕像。它描绘SCP-4017站在一个嵌有齿轮的蛇形头骨上,将SCP-4017-A举向天空,脚下躺着一名被斩首的狄瓦士兵的尸体。它后面是一尊描绘一个全身覆盖盔甲、头戴具有四个眼窝的头盔的瘦削四臂人形实体的雕塑,可能象征奥托世保护神拉克穆-勒上6。基座上刻有向拉克穆-勒上祈祷SCP-4017历经争端仍能保持强大的文字。

神龛的墙上有四幅画,描述如下:

第一幅: SCP-4017刺穿了一个具有爬行动物特征,如蛇尾和发射步枪的眼镜蛇头的人形实体。这很可能描述的是夏异常文化群7的一个成员。

第二幅:一台邻近村庄的六条腿的机器,顶端有一座风格类似商代建筑的尖塔。机器前面的大炮瞄准了村庄里的一座寺庙。SCP-4017用矛穿过机器的三条腿,破坏了它们。

第三幅:SCP-4017站在一个蛇形实体的大断头上。这个蛇形实体类似于中国龙,但颈部伸出的齿轮卡住了长矛。背景是环绕的破败建筑,有一部分正在燃烧。人们围着断头下跪庆祝。

第四幅:SCP-4017撕裂了一只被六只小眼睛围绕的大眼睛。每只眼睛的瞳孔都是奥托世语中代表狄瓦的符号。断裂的锁链围绕着它们。

基于神龛和内部的武器储备,1991号相关地点应建于现称“第零次超自然大战”8时。当时夏王朝和狄瓦文明同时经历大扩张,这引发了一场波及现代中国大部分领土以及邻近地区的战争。武器库中应用的技术可能来自夏王朝,或在夏王朝技术的基础上发展而来。

这一奥托世组织是否来自地上奥托世王国在世纪征服战中幸存的分支,或者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组织,现在还未确定。1991号相关地点、SCP-4017以及奥托世教徒是如何从结束战争的K级事件中幸存下来的,尚待研究。

文件名: 一名机神教徒书写的卷轴

成书时间: 公元前1200至前1000年

作者: 未知

前言: 该文件由基金会考古学家发现于希腊安德罗斯岛,当时他们正在发掘一机神教(破碎之神教会前身)地下遗址。该卷轴发现于遗址藏书区中一个损坏的防水圆筒中。尽管大部分内容可以从其迈锡尼希腊语版本中翻译出来,但其内容仍存在部分缺失。

与其他来自同一组织的卷轴的比对显示,它成书于一次数个前机神教组织与欲肉教某教派的大规模战争期间。该战争的起因、结束和后果尚不明确。


[卷轴损坏,前述部分未翻译]

两个人体[改变者/重建者]逃离了巨像9的圣火,逃到附近一个观星者10村落。我们把巨像引向了村落。

战士安纳斯塔西奥向村民宣布,为了消灭敌人必须让我们进村。唯一一个在见到巨像时没有畏缩的观星者是个持矛的[幽灵/"地缚灵"]。

它拒绝放我们进村,说我们会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我们告诉它,敌人会像他们的红色死神那样带来灾难,但是它否认这个敌人的存在。任何进入的可能性都被禁止了。

它一边说话一边抽搐着咳嗽,好像生病了。当它从我们这边走开的时候,它摔倒了很多次。它的动作和一般的幽灵不同。[未知词组,未翻译]

当战士安纳斯塔西奥回来的时候,我们决定让这个村子也被圣火点着。我们相信敌人正隐匿着,并且如果被禁止入内,我们没法知道是不是有村民还没被诅咒。持矛人的病意味着我们不能信任它。

我们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村民就长成了扭曲的肉块,肉块组成了那两个人体[改变者/重建者]。那些敌人几乎和巨像等高。我们追了上去,但它们颤抖起来,消失了,又重新出现。它们只是幻觉。

巨像坏了。[卷轴损坏,未译]在它的每一条腿上都钻了个洞,然后爬进去破坏齿轮。持矛者把圣[卷轴损坏,未译]破坏了。

[卷轴损坏,未译]战士索弗斯把八号巨像的手臂内侧降下来以防止持矛者逃跑。它把所有[融化/燃烧的箭]偏转了,那些箭破坏了手臂的机件,但几乎一点都没打中那根长矛或者爆炸的圣物。战士索弗斯奋力刺穿了持矛者,它消失了。

我们看到那两个敌人从村子附近的一个岩洞里溜出来,往北走。修好了巨像之后我们就不用再回那个观星者村子了。


后记:值得注意的是,未找到其他任何与该村落或任何此时段内的奥托世社群相关记录。

以下为从密智总督府11收藏的羊皮纸文件中节选的提及SCP-4017的文本。这些文本与罗马第31军团Naevia Victrix,一个于公元270年为对抗各种异常社群组建的军团有关。后来这些文件被梵帝冈秘密和预言圣殿办公室获得,该组织因其与异常的联系而参与了隐瞒罗马第31军团Naevia Victrix存在的活动。该组织于1964年解散后,这些文件被基金会获得。除此以外,由于大部分文件业已自梵帝冈秘密和预言圣殿办公室丢失,鲜有罗马第31军团Naevia Victrix的相关资料存世。

全部内容皆译自拉丁语。由于大部分内容已经损坏,此处只列出与异常直接相关的可读选段。作者及描述之地点均未知。

我们破门而入,很快遇到了一个幽灵般的持矛人。它打倒了我们前排的士兵,袭击法师并杀死了五个人,其中两人被重伤后斩首。即使是我们被祝福过的矛上发出的闪电也伤不到它。星血卫士趁机杀死了我方散兵。尼亚乌斯试图召唤一个防御恶魔,但当我们看到持矛人变成穿着盔甲的四臂野兽时分心了。

为避免进一步的损失,我们撤退了。四臂兽也随之消失,那原来是持矛者制造的幻象。回到营地之后,我听到了星血者微弱的欢呼声。

我相信那是星血者召唤的精灵或者恶魔,它们不能长久地存在于此,会随着时间推移消失。我一定要告诉曼流士,要一直等到它消失。

持矛者有[不可辨认]定位头[不可辨认]定位头正确[血污]正确。持矛者的触碰有神圣的感觉。矛抵在我的脖子上,我感觉像被太阳光灼烧。它穿过去的时候我觉得更热。其他的感觉。矛传来了持矛者的感觉。它觉得[不可辨认]不舒服。

我们的第二次进攻还没到大门就被阻止了。持矛者从城垛上投掷巨石,压碎很多战士。那些巨石裂开了,变成像西塞罗将灵魂转移到月球上时所见的圆锥形恶魔那样的傀儡。它们的卷须和持矛者以矛发出的火焰杀死了更多人。可能命运女神站在我们一方;那些火焰大部分都打偏了。维图斯使用了一个守护咒语,我们终于回到了营地。我方弓箭手开始缓慢地赶走那些傀儡。

我最后一次看见那个疲倦的持矛人时,它正在流血。我们跑路的时候它正踉踉跄跄地离开城垛。我们足以杀死这个怪物。

我报告说我们的第三次进攻极大地削弱了星血者的防御。六个法师展开了佯攻,把持矛人引到城外。瑟维斯和维斯帕西亚诺吐出易挥发的液体,一边祈祷一般把它们涂到城门上。弓箭手协助他们,干掉了城垛上的守军。

法师们与持矛者交战时,弗洛伦斯把他的头变成了[内容未知,未翻译,应为某名称]的身躯。法师们把持矛者逼回城门,这时曾经是弗洛伦斯的东西把它一撕两半。它吐出的血液飞向天空,然后它晃了晃,消失了。

明天瑟维斯和维图斯会向那些液体祈祷,破坏城门。

烧着的星血者很好闻。

文件名称: Liesa Onteon的日记选段,1876年8月19日

成书时间: 1876年8月19日

作者: Liesa Onteon

前言:Liesa Onteon是一个位于德国巴伐利亚地区、存世时间很短的奥托世教派的成员,她就在该教派的经历写下了大量日记。在1981年基金会自德国耶拿第二海托世教会的一名叛逃者手中获得了这些日记。值得注意的是,以上日记成书于1875至1882年间的第六次超自然战争期间。


当我在农场清理散落的弹片时,我们听到孩子们的骚动声。所有人都冲了过去,克莱门斯还带了剑。田地里站着一个穿着破损盔甲、眼睛闪亮的幽灵。我们正准备攻击,却发现它没有恶意,正在和孩子们一起玩。它变了几个魔术,把他们逗笑了。克莱门斯问它是谁,它只回答说“圣安特斯一世”就继续去和他们玩了。

我确定我们都在戒备,但是我们很快就又去清理爆炸碎片、像之前那样把家恢复原样了。我们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从储藏室边的陨石坑里往外清理鸟型自动机脑袋的碎片。克莱门斯举起那些灰色的金属碎片,咒骂制造自动机的捷克神秘学者,把它拿到储藏室里,重复上述过程。当我们意识到这可以一直重复的时候,它就不好笑了。我经常往那个幽灵那儿看,它正教给那些孩子一种我从没听说过的奥托世舞蹈,就好像小镇外面从来没有过动乱那样。

[…]

日落的时候我走到小镇的边界去。那个幽灵坐在一棵树旁,从悬崖上望向下面广阔的树林。它弯着腰,手放在一支巨大而华丽的矛上,几乎一动不动。我问能不能和它谈谈,但它没有回答。我再靠近的时候就看到了可怕的幻觉:古代士兵屠杀村民,烧毁城镇,还有一些我不愿描述的景象。所有的画面里都有这个幽灵,它一直想往罪魁祸首那儿跑,却一直在发抖,最后被拖走了。我后退的时候所有的幻觉都消失了。

可能我还是不要打断它的思考比较好。


后记:根据第二篇,SCP-4017第二天就消失了。以下几天的日记描述了寻找它——其中一次甚至是直接召唤它——的尝试,尽管该教派很快把注意力放到保护自己免遭战火波及上。

文件名称:卡尔文回声行动书面证词

成书时间: 1944年10月22日 (所描述之事件发生于当天以前)

作者: Josef,盟军超自然倡议特别执行官

前言: 此段节选自全球超自然联盟关于第七次超自然战争的档案文件,该文件系一名盟军超自然倡议12特工所撰写。卡尔文回声行动的目的是征用一艘为Thule协会运输超自然制品的“暗影号”货船。其中一件超自然制品被证实来自第二海托世教会在挪威的分支组织。

为避免违反基金会及GOC根据科隆协议对SCP-3457进行持续收容之条款,不宜提供全部证词。


船上的奇术师很快注意到了我们。几秒钟之后夜空开始闪光,他们向空中发射了蓝色火鹰。我们的箭手有足够的圣水箭在杀死最初几只的同时——这很难——还保证我们毫发无伤,但是他们召来了一大群这类东西。等到那些鹰开始撞到我们的船上再爆炸之后,没到几分钟就只剩我们组和Dell队长的小组了。当时我们已经非常靠近暗影号,不需要再用鹰来攻击了。船上的枪就能打中我们。

我不知道它是从哪儿来的,但在那一刻一个幽灵出现在我们的船上。它穿着因历经百战而破烂不堪的盔甲,拿着一支残破的矛。它一言不发。它突然跳到货船上,切开了几个士兵,然后在甲板上旋转着,把奇术师发出的火柱都挡了下来,再反弹出去。这很壮观,但我能隐约感觉到它战斗时候以太在扭曲。那很强大,但它并不能完全掌控,只能从矛上发射火花来攻击。两个奇术师就足够把它拦下来了。

很快它犯了一个错:它过于关注其中一个奇术师了。另外一个抓住时机召唤了一个恶魔——他们的奇术屏障让这一过程无法被打断——恶魔冲上前去,用三个类似牛头的脑袋上的角刺穿了它。血液从它的伤口中涌出,但没有流向水面,而是像烟一样消失在空气中。它被扔进水里,奋力游走,却被火力压制住了。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在那儿,也不知道它能不能活下来。我只知道它足以吸引火力,让我们平安登船了。

文件名称:《大主教之旅》选段

成书时间:1996年(描述的事件发生于1944年前后)

作者: Albano Arnox,第二海托世教会柯如大主教

前言: 此段节选自第二海托世教会常务领导Albano Arnox所著《大主教之旅》,该书只在教会内部出版和流通。基于细节上与特别执行官Josef证词的相似之处,选段所描述的事件极可能与卡尔文回声行动发生于同一天。


我在多伦多奥托世教会图书馆里,两边都是书架。我突然听到一声巨响,是金属和木地板撞击的声音,夹杂着一声尖叫。我最开始不敢靠近。我听说过有人不小心翻开过那些被放进图书馆就忘了的被诅咒的手稿,我也清楚翻开它们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但是我只听到了角落里有人低声向拉克穆-勒上祈祷。我感到平静了一些,但还是有点害怕。

我转过拐角,看到一个皱巴巴的幽灵躺在一个书架上。它的盔甲老旧、被烧蚀过,上面留下过数百件武器的划痕。甲片碎裂,空隙中显现出一个半透明的灰色身体。它旁边的矛刃上甚至都已经有了细小的缺口。它用一只手臂捂住胸口。

“你是谁?”它轻声问,闪光的眼睛透过盔甲缝隙盯着我。

我告诉了它我的名字和我作为一名牧师的职位。我认为是它的嘴的地方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它问。

我说我不知道。它的笑容渐渐消失。

“你知道这根矛吗?”他把手臂从胸口举起来,我看到一股气体一样的血液喷出来,向上飘散。他的盔甲上有六个洞和几个断角。

我仍然不知道。

“难道你就没听说过一个拿着矛的人和狄瓦人作战的故事吗?和弄蛇人呢?齿轮人呢?都没听说过吗?”

无论它问什么,我的回答都完全一样。现在它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笑容了,一种沮丧的表情代替了它。它叹了口气,低声吟唱了一些关于神的赞美诗,我从未听说过这些诗句。它似乎有某种精神疾病。我问它怎么了。

“我在渐渐消失。我做过那些仪式……”它疲惫地咕哝着,咳出血,然后继续说,“美好的来世和它的幽灵们一直在挣扎。即使故事和真实相距甚远,人们也记得我……但是现在……”

我意识到我该问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我问了它是谁。地面立刻被闪着金光的奥托世文字覆盖了,这些描述“圣安特斯一世”生平的文字一直延伸到我们所在走廊的远处。我找到一支铅笔,开始用简写符号在仪规书的每一个页边和每一张插图的空隙上草草记下这些信息。

当我准备问把这些信息流传下去是否会让它恢复健康时,我发现它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了盔甲上的碎片。

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圣安特斯一世。


后记:卡尔文回声行动发生日之后,没有发现过任何描述与SCP-4017接触记录的文件。

附录2:2000年6月21日,机动特遣队Lambda-8(“王朝干涉者”)13二队遭遇了SCP-4017。当时该小队正运送来自地上奥托世王国的文物前往武装收容站点Area-40。22时12分,该小组的运输车辆遭到该实体的袭击。λ-8-T2使用奇术炸弹袭击实体并对其造成严重损伤,然后将其运至Area-40。λ-8-T2有七名成员受伤,无人死亡。

受访者:特工Chang Hsu

采访者:研究员Nuan Kwan

日期: 2000年6月21日

前言:该访谈为与SCP-4017接触后对λ-8-T2队员进行的数次访谈之一。


<记录开始>

Hsu: 我必须参与访谈吗?你知道使用奇术有多累人。

Kwan:相信我吧。我不比你好多少,但上面想趁你们还没把这事儿忘光,套点儿靠谱的口供出来。

Hsu: (难以理解的咕哝声)

Kwan: (叹息) 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们可以长话短说。

Hsu:“短”是指?

Kwan:就是大概回顾一下这件事的具体过程,还有你的感受,这些。

Hsu:就这?

Kwan:就这。

Hsu点了点头。

Hsu:嗯,这当然一点也不容易。4017把第一辆卡车打翻之后,我们都没来得及想到底出什么事儿了。我们惹火了一个文化英雄,现在我们不管用什么招都得对付它了。我干的最多的事儿就是躲开那些火、闪电或者那些队友打出来的别的什么,直到Nat用自己的血画的符文陷阱把4017炸上了天。但是它好像就变得有点儿……低落。

Kwan:怎么做到的?

Hsu:4017就没杀过一个人。我们受过训练,不可能当逃兵,但是就算它把人逼得山穷水尽,它也没对我们做什么别的事儿。James中了一支以太箭;当时4017的矛吸收了他一个火焰咒语,然后给反弹回来了。他倒了,但是4017啥都没对他做。它往下一个人那边走了。

Kwan点点头。

Hsu:并且4017一直在抖,本来可以把我们一招带走,结果总是手滑,还咳嗽。然后呢,陷阱炸了的时候,我看见刚才炸飞的肢体一下又都接回它身上,就像我们从来没炸过它一样。但是那以后它就一直在那儿躺着,一动不动了。这比我想的简单多了——我还见过更惨的。

Kwan:我明白了。这些就可以了,但是你还有什么别的要补充的吗?

Hsu:我说不准。我感觉它的情绪好像很低落。它好像病了,已经受了伤,那种奇怪的幽灵一样的血流得可哪都是,但是它还在打,甚至一点敌意都没有……(短暂的沉默

Kwan:很抱歉我打断你的思路了,但是我还得采访别人,所以——

Hsu:我不觉得我们真的把它惹火了。我觉得它就只是需要战斗,需要赢,需要知道它仍然可以当这个英雄,从成千上万的——

访谈室的门突然开了,研究员Settimo Russo走了进来。

Kwan: Russo?

房间外传来骚动和奔跑的声音。

Russo: Kwan,4017那边出事了,赶紧去看看。

Kwan:等下,什么——

Hsu:——玩意儿?

Russo:边走边说。

Kwan赶紧站起来。

Russo: Hsu,访谈结束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记录结束>

晚上23时20分,在一个临时的密封奇术收容单元中,SCP-4017的身体开始出现大规模的外质构造不稳定现象,以及其他目前尚不了解的异常效应。SCP-4017请求立即安排访谈。

受访者: SCP-4017

采访者:研究员Nuan Kwan

Date: 2000年6月21日


<记录开始>

SCP-4017收容间内的摄像头显示,该实体蹒跚地走过地面,背靠着墙倒下。大量半透明的血状物质悬浮在收容间内。

Kwan: (以奥托世语向收容间内对讲机说话)圣安特斯一世,您这是怎么了?

SCP-4017: (以标准汉语)你是什么玩意儿,奥托世语说得这么烂?我会说——(咳嗽)你的母语,夏王朝的出逃者。

Kwan: (以标准汉语)我——算了,这是怎么回事?

SCP-4017:时光飞逝,飞逝,从手中溜走,我没时间回答了。听着……

SCP-4017的盔甲碎片缓慢穿过它的身体,落在地上。

SCP-4017:听着。好好记,把我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然后把它寄到教会。哪个都行,只要是教会就行。教会……把我说的写下来。

Kwan:好——好,没问题。笔记本,来个笔记本!

这时Kwan拿到了一个笔记本,开始记SCP-4017说的每一句话。

SCP-4017: (点头)好了没?

Kwan:好了。

SCP-4017: (咳嗽)

更多血液状物质涌出SCP-4017的身体。

SCP-4017: 我是……名字。我是……圣安特斯一世。我不会再回来了。我传导过所有的七个,不,死掉的,四个,不,三个,两个,一个神的力量……神。我也服侍过这些神。现在不需要我了。还有其他能够帮到(咳嗽)你们和神们,不,你们和神的人。

SCP-4017努力举起双臂,但它们的动作发抖。两条手臂突然掉落,变成凝胶状的外质团,沿着墙壁和地板聚集起来。

SCP-4017:愿第四圣……永生。

此时大部分盔甲已经穿过该实体。其身体缓慢转化为无定形团状物,外质碎片不断脱落与被吸收。

SCP-4017: 愿此世……永,存……

<记录结束>

几分钟后,SCP-4017散成一团加速上升的外质云并消失了,留下SCP-4017-A及全部盔甲。由于盔甲和SCP-4017-A上没有以太标志,可假定这些物品的奇术特征以及与SCP-4017的奇术联系已消失。这意味着SCP-4017已经无效化而非单纯的隐形。

2000年7月20日,SCP-4017被重分级为neutralized。基于安全考虑,访谈SCP-4017/1中的记录尚未被移交给第二海托世教会。

页面版本: 9, 最后编辑于: 10 May 2020 03:2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