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059-CN 万寿无疆,饱食终日
EuclidSCP-059-CN 万寿无疆,饱食终日Rate: 8
SCP-CN-059



059.jpg

效寿域郊区,定道府,摄于1846.6.11(或寿疆2796.6.11)。注意右侧黑色的天命教总部建筑。

项目编号: SCP-CN-059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目前环绕SCP-CN-059(寿疆)的长约1180km的光学阻断隔离带已建立,位于其东南方向及西南方向的两个出口需各部署至少1个营的正规军队及1支装备单兵时间稳定装置的战斗特遣队。
位于SCP-CN-059内天寿域均寿府的驻寿疆基金会外事处理所须随时至少有1名4级人员及4名3级人员待命并报告区域内最新的必要事件。基金会外事处理所半径200m内的民房必须保证有1支机动特遣队暗中待命。

如果有任何寿疆政府中疆级政府官员的会见或政治交涉等请求时须由2名负责SCP-CN-059的4级人员进行应对,如有必要,需将报告提交至O5-9处处理。寿疆政府最高领导阶级成员出现3名或以上的变动情况时需立即进行优先级为3级的政权分析。

注意:一旦目前1寿资万事商府最大股东王喜、寿疆书局最大股东命樟、元利粮事及教化商府最大股东元瑞石对基金会及外界发出任何有关言论时需高度注意,一旦接到任何会见通知必须由O5-9亲自与其视频会见,并进行优先级为4级的言论分析。而同样的,一旦发现天命教或天命教岿阳派部分有任何公开行动,需高度注意并进行优先级为4级的行动分析。

如有通过双方审查的SCP-CN-059-1个体获得外出许可,需对其进行至少3年的跟踪及行为分析,并在其所有外出活动中进行不间断的监视。一旦发现其与任何正常人类异性发生性行为,基金会特工有权根据《寿疆-基金会交互协议(第3版)》第28条将其就地处决。

无论通过任何方式,基金会都应当限制寿疆内针对万寿之眼进行的非必要规则输入。无论寿疆政府进行何种抗议、谴责,基金会必须掌握“非必要”的解释权,当必要时可进行军事干涉。

自18/02/1801(或寿纪18/02/28██)年起,需每10年在全世界进行一次粗略血缘统计调查。当发现拥有寿疆人类血缘的人类个体超过全世界人口0.0003%时程序“清道夫”将被执行。

一个隶属于基金会CN分部的间谍组织“寿疆文化研究局”已被建立。每日其应当对寿疆情报进行整理分析并上交至基金会外事处理所。 每年研究局不得招收任何未被基金会控制的SCP-CN-059-1个体,不得因人道主义私自对被称为“寿豕”的SCP-CN-059个体进行营救。研究局不得未经批准私自进行寿资家及寿疆政府疆级官员的情报调查。

禁止对未被基金会控制的SCP-CN-059-1个体进行任何关于“反抗”“起义”“解放”等激进反动类型的文化教育和思想引导,典型的被禁止的外界文化输出包括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美国南北战争、宪章运动、巴黎公社运动、中国近现代史等相关文档。一旦发现有任何SCP-CN-059-1个体或组织妄图进行起义反抗寿疆政府统治,基金会有义务对其提前进行收容程序并关押。

每隔1个月,基金会寿疆事务研究规划部需对寿疆进行政体运作模型、寿命经济模型的更新,并整理SCP-CN-059-1个体的主要言论意见。
无论动用何种方式,必须将寿疆的科技水平、军事实力限制在基金会以下并保持足够差距。

寿疆的真实地点已经过多份文件的伪装,负责寿疆事务的基金会工作人员可在经过身份审核后查询。
除以上已提到重要部分外,其余变动需上交至基金会4级人员,寿疆事务研究规划部谢部长处。

自19/04/2015(或寿纪19/04/2965)起,特殊收容措施除被删除部分外,基于事件CN-059-α的事实影响及其他因素,如李然博士的意见参考,现对原特殊收容措施作出如下内容的变动:

  1. 标准寿疆-外界粗略血缘统计被终止。“清道夫”程序废除,即日起开始基金会内部人员清洗行动,对一切4级 及以上权限 人员进行基金会忠诚度测试及血缘普查。未合格或未通过者须接受4级思想引导。思想引导失败者应被从基金会开除,并进行终生软禁。
  2. 每年寿疆文化研究局可接收通过3级思想引导的SCP-CN-059-1个体,在额定值以下的对“寿豕”个体的小规模营救可不经基金会CN分部批准进行,允许在安全情况下开始对已登记寿资家及寿疆政府疆级官员的情报调查。
  3. 寿疆文化研究局可在安全情况下对SCP-CN-059-1民众群体进行0级或1级的浅显思想引导,并确保研究局辐射范围内民众群体的基本素质及思想境界达到最低标准。不过在“永日临界”行动前,禁止对民众群体进行煽动性引导,且原被禁止输出文化不得超过最低限制值传播。
  4. 试图进行武装起义、大规模危害寿疆社会安全及反抗行动的SCP-CN-059-1组织或个体应被劝导,在事态不可控制时可动用一定程度的武力,并将其暂时软禁,其中4级思想测试结果呈优秀的个体在自愿情况下可将其吸收至基金会。
  5. 经过寿疆政府单方面通过的SCP-CN-059-1外出请求基金会将无条件通过,但当其离开寿疆后将立即开展对其的无限期监视。一旦发现有任何可疑操作,应将其立即处决,并由基金会特工伪装为其身份继续同寿疆内部维持联系。
  6. 具体针对寿疆的战略部署及永日临界行动的细则已下达并执行。详见文件███-████

描述: SCP-CN-059是一个在中国国土范围内的面积约为5万平方千米异常区域。在其上建立有独立国家“万寿无疆” (简称寿疆),具体位置在通过身份审核后见文件████-██。

SCP-CN-059主体部分为几乎完全覆盖该区域的城市建筑,目前被分划为5个行政区域。该区域内部的所有拥有特殊性质的居民被称为SCP-CN-059-1。SCP-CN-059-1的生理构造与正常人类完全一致。寿疆与外部人类世界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其通用货币,其内部标准流通货币为每个SCP-CN-059个体均拥有的寿命2。而在外界为一种抽象概念的“寿命”在SCP-CN-059-1之间则成为可达到收集、移交、交换、使用等目的的一种具体而无形的事物。

该寿命支配特性的产生与SCP-CN-059-1本身的异常性质有紧密的联系。据寿疆内部历史学家考证,该性质在█万年前SCP-CN-059-1的先祖到达此区域后大规模食用当地一种名为“神元草”的已灭绝异常植物,并在经过了至少█代繁衍的异常性质产生过程后,该异常性质被所有SCP-CN-059-1个体获得并能完全地使用与掌握。3通常来说,SCP-CN-059-1的寿命自出生开始共有完整的85年。

SCP-CN-059的疆域内存在一种空间异常,在寿疆内部称为“万寿之眼”或“道”(文档中统称 “万寿之眼”)。
万寿之眼的最初出现时间目前不明,不过自其存在开始就与SCP-CN-059-1的寿命支配性质间存在隐约的联系,包括各种针对该特殊性质的空间扰动强制力。目前寿疆已掌握写入新规则并扰动空间强制力的技术。

基于基金会已掌握的历史文献和相关研究报告,目前认为,万寿之眼曾存在光学阻断性。但该异常性质自被SCP-CN-059-1个体观察到以来就存在周期性失效情形,最终在1963年(或寿疆2913年)失效时至今仍未再次显现光学阻断性。
该异常在寿疆自身建立的光学阻断墙(已损坏)和SCP-CN-059被基金会收容后光学阻断隔离带建立前,起到了光学阻断的作用,并以此将外界同寿疆进行光学上的信息隔离。另一点重要之处在于,万寿之眼的光学阻断具有单向性。即外界无法进入,而内部可以自由出入。不过内部的出入亦遭到边界恶劣的环境和险要的地形所限制,至今可以确定完全掌握出入安全路线的人员仅有李然博士。

SCP-CN-059的寿命的“具体无形”性质体现于而不限于以下几点:

  1. 寿命可在SCP-CN-059-1个体间交换。(通常为等价交换)
  2. 寿命可在SCP-CN-059-1个体间作为通用货币用于交易。
  3. 寿命可通过某些介质在不被SCP-CN-059个体消耗时毫无损耗地被储存。
  4. 寿命可经由SCP-CN-059-1个体进行单方面移交至其他同类个体
  5. 寿命在SCP-CN-059-1身体受到完全无人类介入下的意外事故伤害时可通过加速损耗以达到快速恢复。
%E5%A4%A9%E9%81%93%E4%BB%AA%E5%86%85%E9%83%A8.jpg

天道仪未建完底层部分内部一览,由李然博士使用定像仪摄于1611.1.18(或寿纪2561.1.18)。

需要强调的是,所有以上规则必须符合“易寿偏等价 条约 法则”及“授受自愿法则”。
其中,“易寿偏等价 条约 法则”由寿疆学者李兹提出,其主要内容指,在进行任何有关寿命交换的行为之中,双方/多方的寿命交易必须符合交易物的本身价值。在1619年(或寿纪2569年)时,寿疆政府的“篡天行动”中第一次成功使用天道仪将该性质基本规则和SCP-CN-059的空间异常进行联结写入,成为一项寿疆内的基本限定法则。

“授受自愿法则”为万寿之眼出现时便产生的一项限定法则,即进行寿命交易的双方无论授者与受者,必须为自身意愿自愿,而强迫交易则会导致强迫方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害。

以上限制仅在寿疆内部生效。

而根据第三点“寿命储存”性质衍生有“寿命契约论”。该理论为SCP-CN-059-1个体入学时所需学习的第一项技能。其基本内容为通过寿命的储存性质以某种方式达到“契约”的效果,而违背契约方则会根据违约程度移交寿命于另一方,该理论为寿疆社会建立的基础之一。

SCP-CN-059-1寿命的基本用途包括但不限于:

  • 保证SCP-CN-059-1生命及意识的存在。而随时间的推移寿命会随之流失。
  • 保证SCP-CN-059-1身体的基本健康。
  • 体现SCP-CN-059-1生命的剩余时间。
  • 保护SCP-CN-059-1以使其不受到任何非故意性的意外伤害。
  • 作为实际物质的交易筹码。
  • 作为个人拥有资产的衡量标准。
  • 用以与SCP-CN-059空间异常进行联结,生成各种异常性质以限定某些规则/法则。

到目前为止,会扰动空间异常,以造成双方不同程度伤害的性质启用情形包括:

  • 任意SCP-CN-059-1个体通过直系血缘逆向进行寿命回溯移交。即年轻SCP-CN-059-1个体向直系年长亲属进行寿命转移,此时双方将根据寿命转移量遭到身体组织的少量脱落。(逆寿法则,为原有法则)
  • 任意SCP-CN-059-1个体被人为杀害。此时行凶者的身体组织将被大规模破坏导致当场死亡。(命偿基本法则,为原有法则)
  • 任意SCP-CN-059-1个体被强制交易寿命。此时强迫方身体组织将根据强迫程度的高低遭到不同程度的身体组织破坏(授受自愿法则,为原有法则)
  • 在寿命交易过程中,寿命交易极度不符交易物价值,且出价者完全得知该交易物价值。此时出价者身体组织将根据价值偏离程度被遭到不同程度的身体组织破坏(易寿偏等价法则,为人为写入法则)

值得注意的是,在命偿基本法则中提到的“人为”的定义。只要有人类个体杀死被害者导致其死亡,无论直接或间接,都会被万寿之眼判定为行凶者而被空间扰动并导致死亡。
而由该结论可得知,如果该杀害事件拥有谋划者,则该谋划者并不会被空间扰动导致死亡。
一切正常死亡,包括完全意外的事故致死、饥饿致死等均不会造成空间扰动。

当SCP-CN-059-1个体存在于寿疆范围外的外界时,其性质将会遭到极大的削弱,包括寿命的储存、移交等性质均会失效,且不会受到万寿之眼的规则保护。此时只有在正常人类个体完全同意进行寿命交易时SCP-CN-059-1个体唯一所剩的交易性质才会被触发,才会进行寿命的转移。

但一旦SCP-CN-059-1个体与正常人类繁殖出混血个体,该混血个体基于寿命的一切性质无论在何处均会被启用,甚至某些突变个体能够在一些限定条件下单方面强制获得正常个体的寿命。

清道夫程序(已废除)将在发现拥有寿疆人类血缘的人类个体超过全世界人口的0.0003%时被触发。此时无论基金会针对寿疆人类的基因武器是否完整地研发完成,无论会造成何种结果,都必须向除SCP-CN-059外的区域投放,并限制寿疆对外的信息交流,以及对造成的一切影响进行掩盖。


SCP-CN-059万寿无疆为一个不完全议会-权外监督共和立宪制的寿命资本主义4国家。不完全议会-权外监督共和制为一种区别于议会共和制和总统共和制的制度,即在政府正常运作时并无议会监督,而在必要时将由一名/多名权外监督者提出并组建寿疆临时议事团5议事并进行事件决策投票的共和制。其中临时议事团的组成成员包括寿疆内各地区的域级人员、少量高层公职人员和随机公民代表。其中权外监督者仅拥有投票和议事团临时建立权。

在SCP-CN-059被收容前仅有一名被称为“天意者”的权外监督者李然,自公元前476年(或寿纪474天道大年)由外界进入寿疆后在其君主专制时期即被当时统治者万寿王(寿立)封为天意者,并作为寿疆得知、学习外界6信息并进行外界文化输入的人员。且万寿王通过王权移交大量寿命使其长期维持生命。到寿疆为寿命资本主义制度时,除文化输入职责外同时具有权外监督职责。

在SCP-CN-059被收容后李然申请进入基金会,且因其贡献被升职为4级人员并担任寿疆事务顾问,此时寿疆内权外监督者包括1名驻寿疆基金会外事处理所4级人员和3名SCP-CN-059-1个体。

寿疆疆域包括83%的地上部分和17%的新建地下部分。地上部分被分为5个行政区域,在寿疆的中部、东部、西部、南部、北部,目前分别名为“天寿域”“立寿域”“效寿域”“尊寿域”及“自寿域”。地下部分称为“寿豕研究实验区”直属于国家元首管辖,且其存在属于寿疆内部高度机密。

寿疆内目前7仅有三个企业,且其已完全涵盖并垄断寿疆内的所有寿命商业领域。包括寿资万事商府、寿疆书局、元利粮事及教化商府,其最大股东分别为王喜、命樟、元瑞石。目前由于其在寿命商业方面的垄断,这些企业的最大股东事实上已代替政府最高元首郑临成为寿疆的实际 统治 支配者和大部分大事件的幕后推手。

%E6%B0%B8%E6%97%A5%E4%B8%8E%E8%A1%8C%E6%94%BF%E4%B8%AD%E6%9E%A2.jpg

行政中枢、各商府建筑群、寿豕居住区及永日。由[数据删除]以██方式偶然摄于1846.6.18(或寿疆2796.6.18)。

寿疆内部的光照一直由一团约位于高空3000km的未知来源光源提供光照。该光源似乎是凭空存在,并未依托任何实物。目前对该光源的探查未体现出任何有用信息,唯一一次探查得到的结果也仅显示出[数据删除]。就地面的外部观察来看,该光源所产生的“光团”大小和太阳相似并略大于太阳。

其运行轨迹与SCP-CN-059外的太阳在升起过程中呈现出的完全相同,因此其会覆盖太阳的位置并提供光照。不过有所不同的是,在外界太阳落下后该光源会沿原路径返回,直到完成一个约23h57min的轮回,直到一天的午夜时分其才会因此突然熄灭约3min,至第二天伊始该光源又会再次亮起。在天道大年后该光源被寿疆人称呼为同外界相同的“太阳”。8


地上部分平民“寿豕”个体访谈记录

%E6%95%B4%E7%90%86.jpg

元利粮事及教化商府职员正在整理商府门前的尸体并准备焚烧。摄于天寿域启寿府通南街,1823.3.18(或寿疆2773.3.18)。

受访者:寿豕个体A、寿豕个体B

采访者:伍博士

前言:此次访谈经过外事处理所研究决定,将采访者仿造身份定位为元利粮事情报搜查部最低级员工后,于天寿域启寿府通南街随机选取了平民SCP-CN-059-1寿豕个体A进行采访。采访开始时个体A正手提一袋发霉的大米行走,采访过程由视频进行了记录。

<记录开始>

伍博士:您好,我是元利粮事的工作人员,目前正展开一个调查……

个体A:(微笑的神情突然变为悲伤)您……您很痛苦吧,生活在痛苦之中还能如此从容地对话,真是太坚强了。

伍博士:不不不,您误会了。没有这么严重。我只是元利粮事的最底层的员工之一。也是会幸福的。

个体A:(悲伤的神情突然变为微笑)您好。请问您要问些什么?

伍博士:这里有一些小问题,希望您能配合回答。一个是关于粮食价格的调查和统计。请问,您这袋大米花费了多少钱?您对此有何看法?

个体A:这花了我3年整吧,打了6折。你们元利粮事的所有人都很伟大。赚钱根本就是徒增痛苦,用这种方法来减轻痛苦是个不错的方法。

(个体B好奇地加入了对话。)

个体B:是啊,很痛苦。但这也换来了我们的幸福。我现在也有了最低限制的2名后代,可以随意花钱然后赴死了。我现在只剩几分钟的寿命了。

个体A:真的吗?恭喜。像我就不行。很羡慕你们可以赴死的。我现在不得不留着寿命。没有找到合适的传火者。现在政府对没有生满额定后代的人赴死的律法又加强了。我的一个邻居,上次就因想提前赴死结果被加了5年寿命,甚至还限制使用。而且……

伍博士:好了,抱歉先打断一下您的对话,请您还是不要不顾我的提问。那么您对元利粮事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吗?

个体A:抱歉。没有意见,没有建议。它是个伟大的企业,我打心底里尊敬它,真正做到了为了民众谋求幸福,无与伦比的伟大。(幸福的笑容)

个体B:没错。所有人,所有民众都一定会认为你们很伟大。

伍博士:我……我了解了。那我谢谢你们的赞美了。(有些愤怒地攥紧了话筒)那么接下来,请问您对政府有何意见或建议?对自己目前的生活有什么看法?

(个体B突然倒地并失去生命迹象)

个体A:(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任何意见,没有任何建议。它很伟大,一个很伟大的政府。(幸福的笑容)我们的生活也因此非常幸福,但花钱有着限制,难死,死不了。不过这也和以前的生活大不相同了。不明白他们以前的人活着为了什么。

伍博士:(整理了一下衣领,看了看倒地的个体B叹了一口气)那么……请问您对目前的社会现状有何看法和反思?

个体A:嗯?你不是元利粮事的工作人员吧。

(个体A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伍博士,随后踩过个体B尸体转身离去)

伍博士:这位先生?等等……

(个体A快速地走远)

<记录结束>

结语:采访结束后,针对寿命资产阶级个体的采访计划经过高层干涉,并再次进行利弊权衡后被临时取消。

寿疆无政府末期发表的《联合宣言》全文

《联合宣言》
尔等是否为人?是否加以为人之意识?如认为之,则尔等得到相应之权否?
在此万寿无疆之无政府时代。
百姓安居乐业否?幸福安康否?尔等心中自有所答。

因尔等之于政府管理权者之尊重及神圣敬仰,使成立政府一度为此时期内禁止话题。然,一旦政府消失,个人权利将逐渐流失。百姓将为压榨及受压迫唯一对象。正如今所展现之风貌。遭欺凌,遭压迫,遭剥夺受教育之权利,遭强买强卖。此仅为尔等遭不公对待之天穹一角。
无视,乃至践踏蹂躏百姓之既有权利则为万寿无疆生活水平不均,权力分配不均,对待态度不均等根本原因所在。
吾等因对于百姓之尊重及天意者之明示,提出如下万世自然且不可动摇之理念,以便使百姓保有、获得及维护保障其自然权利之根据,并带来寿疆之大幸。

一.百姓生而自由。任何个人及组织,须完全尊重民众自由,并应遵循之,以其为基础建立于其上。而百姓,则有保障自身自由使之不对他人自由加以侵犯之不可推脱之义务。百姓自由神圣不可侵犯。

二.百姓生而平等。尔等自获得生命并合理成为万寿无疆天定民众之始,便拥有完全平等且能够加以自由分配之八十又五年寿命。由此观之,无论其社会身份,百姓终究完全平等。以此加以延伸,则百姓所得之权亦为平等。任何个人及组织,须完全尊重民众既有之平等权利,并应遵循之,以其为基础建立于其上。而百姓,则有保障自身平等权利之使用,不对他人平等权利加以侵犯之不可推脱之义务。百姓平等权利神圣不可侵犯。

三.百姓财产为其私有。任何个人及组织不得强行占有、转交、掠夺、压榨、诈骗百姓财产。一切财产交易须遵循李兹-易寿偏等价条约及授受自愿法则。百姓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四.百姓拥有立法之权。任何万寿无疆公民有参与法律制定、国家管理之自然权利。百姓立法之权神圣不可侵犯。

五.任何可能出现而管理万寿无疆之组织、政权拥有保证万寿无疆百姓幸福之不可推卸义务。任何不为百姓谋福祉而带来悲伤、反抗、怨声载道之组织、政权,百姓有权对其进行罢免,任何该组织、政权之一名/多名管理者百姓有权对其进行弹劾。

六.任何可能出现而管理万寿无疆之组织、政权拥有保有万寿无疆百姓上述自然权利之不可推卸义务。包括自由、平等权利、人身安全、财产安全及幸福。

以上不可动摇之自然理念,任何个人、组织、政权并无否认、撤销之权力。任何企图否认、撤销以上理念之个人、组织、政权将受到百姓之神圣制裁及其军队反抗。

吾等,将完全之于以上理念,建立共和制政府,以天意者李然作为权外监督者,对一切不合理提案、实行政策,建立由百姓意见作为主体之临时议事团,进行否决、修订。吾等建立之政府亦将为万寿无疆带来无上之幸福,如不落终日,带来百姓永不动摇的幸福。故吾等将会制裁一切侵犯百姓既有权利及以上理念之不法行为。

道尊有言曰: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又有言曰:民不畏威,则大威至。无狎其所居,无厌其所生。夫唯不厌,是以不厌。是以圣人自知而不自见,自爱不自贵。故去彼取此。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起草:天意者李然,反抗军解散前总统领郑临,寿资万事商府管理者王喜,寿疆书局管理者命樟,元利粮事及教化商府管理者元瑞石
修订:天意者李然
权外监督制提出:反抗军解散前总统领郑临,寿疆书局管理者命樟

寿纪九一三年四月十八

SCP-CN-059地下部分探索记录

地下部分首次遭基金会发现于其被收容后的1846年(或寿纪2796年)。此次发现的探测主要以使用███方式的机器探测扫描为主。但就此次发现结果分析,整个地下部分似乎被多种信息阻断方式层层封锁,甚至在以解明封锁方式中出现了[数据删除]型模因的结果,因此无法由此类探测方式得出其内部构成、人员分布等任何有效信息。
在此次探测后,针对SCP-CN-059地下部分的、以特遣队深入探索的方式被提上议程。
随后机动特遣队Epsilon-23(“非未知”)于28/9/1846(或寿纪28/9/2796)被组建以探索SCP-CN-059地下部分,其中包括11名普通成员及1名负责主要联络的队长代号“C1”。以下为此次的完整探索记录。


%E5%9C%B0%E4%B8%8B%E9%83%A8%E5%88%86.jpg

摄像机被毁前最后一段影像中某一帧图像的部分截取,注意远处不清晰的攒动的人群

<记录开始>
摄像机开启,画面中是一片草丛,从缝隙中可观察到高大的寿疆行政中枢。四下几乎无人,唯一走过的一名平民在半途中便跌倒并失去一切生命体征,脸上面带笑容。

指挥中心:好的,一切已准备就绪,请开始探索。希望你和你的队伍不要忘记你们的任务目标和使命。

C1:当然,你们戴好时间稳定头盔和心灵遮断膜。C4,C3,C6,同我往这边走。剩下的按照预定计划行动,于行政中枢1楼休息室汇合。行动开始,小心点,可别给我被发现了。

<已删去无关紧要视频部分>

C3:队长,清点人数完毕。计划正常进行,请开始下一步行动。

C1:继续。我们从右侧楼梯进入,切记不要走进监控范围内。另外,报告指挥中心,我不得不把这个摄像机先暂时关闭了,妨碍任务。

指挥中心:允许。请使用音频进行联系,如果在行政中枢内有任何发现,请及时报告。

<凌乱的脚步声>

C1:我们到了右侧的走廊,已经比较靠里了,靠近办公区的位置。这里贴的标语似乎变多了很多……而且内容和外侧那些正常标语不大一样了。嗯……(沉吟声)等等,我感觉到有人来了,你们赶紧隐蔽。

指挥中心:请在隐蔽完毕后报告部分标语内容。

<传来了杂乱的人声>

男声A:这烧鸡味道还真是不错。你听说了吗?这可是天命教那群人从外面带进来的。真是想不通那个姓王的怎(难以辨明),啊而且(难以辨明)

男声B:是吗?那也挺好了,这个政策。外面那些低(难以辨明)还是小心点,虽然他们全都是我们的猪啊,哈哈哈。不过这些话(难以辨明)

女声A:别提那些畜生,反胃,真是的。你信不信(难以辨明)我去找那个姓王的老男人,还(难以辨明)不过弄来了一辆飞车。(难以辨明)

<人声慢慢远去>

C1:真是肮脏,这么挥霍,不过活的还挺滋润。(干笑)

指挥中心:好了,请先报告标语内容。

C1:你们先去前面探一下路,小心点。我打开摄像机给指挥中心报告。

摄像机开启,画面中是金色的墙壁和数块银白色的金属板,有红色的标语写于其上。以下是几条内容较特殊的标语。

“这里是幸福的,但请不要把它带往阳光普照的地方。”

“这是你们的幸福。但在阳光普照的地方显露出幸福,则永远也不会再幸福。”

“没有黑暗之处,幸福挥霍之时。”

“在这里,请肆意挥霍。”

“我们之于寿豕,天穹之于粪土”

“亲爱的工作人员,你们应将幸福止步于此。”

指挥中心:好的,可以关闭摄像机继续行动了。

C1:我们到了预定的大门了,但被一个大锁给锁死了。C8,C9,C11,展开隔音屏。C4,C6,C7,C2,准备暴力开锁。

<刺耳尖锐的声音>

C1:再给我快点!按预计下一波工作人员快到了,快点!

C4:了解。C7,开最大功率吧。

<爆鸣声,开门的嘎吱声,远处杂乱的人声>

指挥中心:门是否打开?门内概况?

C1:打开了。赶紧进去,C3,把破锁伪装一下套回去。快。

C3:了解。(金属碰撞声)

C1:计划继续正常进行。指挥中心,这里是C1。楼道里面很黑,楼梯总感觉无止境的通下去,有点阴森,让我想起了[数据删除]。温度显示大约有零下12摄氏度。不过最下面有点光亮。所有成员打开探照灯,不要太大功率,跟我下去。

<已删去无关紧要的音频>

C1:指挥中心,这里是C1。我们已经走到楼梯口了。

指挥中心:请继续前进。

C1:不……这不对……我们明明下来了!我们下来了是吧!刚刚才从楼梯口下来!C2!C3!是不是!

C2:没错……这怎么会……

指挥中心:发生了什么?如果有必要请打开摄像机。

C1:啊对……对……摄像机……这真是……但我总感觉有些不对。这永日怪怪的。

摄像机开启,画面中是和地上部分行政中枢外形完全相同的建筑物,且此处依然有着天空,天空中的永日正常地照耀。

指挥中心:请先原地待命,待我们进行一下分析比对。

<摄像机关闭,已删去无关紧要的音频>

指挥中心:听着,没错,这里是地下。这个建筑的顶端和地上的行政中枢是连接着的,这天空应该也只是某种科技造成的假象。此地永日的亮度是完全不足的。请继续执行探索计划。

C1:好……好吧。我们继续往前。

<风声,远处杂乱不清晰的人声>

C1:前面好像会有些有趣的发现。这四周居然空无一人。继续走吧。你们小……

<脚步声,急促的惊呼>

C1:不!C5!C5!你……你他娘的掉下去了?前面的树丛后面似乎是……悬崖。这个狗屁行政中枢是建在一个悬崖上的。建在悬崖上的。

C1:哈哈,他肯定……死了吧。(声音变低)他肯定死了。(声音略颤抖)这是第一个。你们拿出绳索。请小心。谁想当第二个,可以再鲁莽一点。

指挥中心:发生了什么?有一名队员牺牲了?

C1:对,是,没错,是死了,怎么了?请闭嘴,不要再问了。我们……还要继续探索。所有人,要怎么样要发作等任务完了再说,现在一切以任务为重。下……下去吧。

指挥中心:(沉默数秒)希望你们小心。

<已删去无关紧要的音频>

C8:队长,刚刚C5的尸体……没有在这。他刚刚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但是……

C1:(声音略有变形)我们走,先别管了,继续。往人声那边走,顺着树丛。我准备拿出摄像机了。剩下的也请谨慎一些,不要闹出大动静。

<落叶枯枝被踩的声音>

C1:好了,摄像机镜头安上了。然后……

C4:(声音颤抖着)队长。

摄像机刚打开,镜头内的画面便开始飞速变化,随后黑屏。与此同时音频记录中出现物体摔碎的声音。摄像机不清晰的最后一帧画面中,远处是数个四肢着地的赤裸人影和一片模糊的暗红色,以及四周类似猪圈的简陋围栏。

<一片沉默,远处人声的欢呼>

C1:(声音颤抖着)全员,枪械开始充能。目标,那些……不配称之为人的东西,一个不落。

指挥中心:发生了什么?请立刻冷静下来。操作员,请立刻断开他们的能量开关。对,远程操作。

C1:(疯狂地咆哮)闭嘴!闭嘴!闭嘴!你们看见他们在干什么了吗?他们在吃C5的尸体!凭什么!凭什么不让我们杀了他们!凭什么?!

C3:(嘶吼)队长!充能……(声音变低)失败。

指挥中心:请冷静,请冷静下来,然后描述一下发生了……

C1:还让我描述?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面对着C5的尸体描述?哦,那……那群不知廉耻的婊子在C5的尸体面前……交配……还有人在生小孩……我***的滚开啊!滚开!没有枪我们枪托总有吧!刀总有吧!所有人!给我上!去***的指挥中心!

指挥中心:请立刻停下!不然一旦遭寿疆政府发现我们将不会承认你们是基金会成员,并将不会……不会处理C5的后事。

C1:滚***的,要死一起死,被发现是你们的烂摊子。这肮脏的猪圈,炸了算了。

<打斗声>

C2:他们根本不反抗……砍死他们!

C1:(歇斯底里的吼叫)啊啊啊!滚啊!为什么不反抗!别再笑了!啊啊啊啊啊不要笑!不要再笑了啊!为什么你们还要笑!

<重物的击打声>

C1:打烂他们的脸!把他们的脑袋砸碎!别笑了!不要再看见这恶心的笑了!把脸打烂!为什么你们不反抗!为什么你们不惨叫!为什么!为什么死了还要笑!阴魂不散!不要笑!啊啊啊啊不要笑!

<四周其他队员不太清晰的怒吼声>

C1:(嘶吼)啊啊啊为什么这么享受!滚开!别笑了!别再冲过来了!你们再这么享受的笑,C5……别笑了!闭嘴啊!为什么冲过来往我枪托上往我刀上撞!滚!滚开!

<打斗声>

C8:最后一个。可C5……我们……他们……总感觉……总感觉我们根本没帮你报仇……

<沉默>

C1:砸碎啊!全部把他们的脑袋砸碎!为什么全都死了还要看着我们笑!别笑!别笑了!别笑了啊!你们……你们永远别再想笑了。

<重物击打的声音,骨头碎裂的声音>

<沉默>

指挥中心:嗯?杀完了?高兴了?痛快了?好吧,计划已终止,请立刻离开。

C7:队长!那边有人来了!一群人从悬崖上面下来了……拿着像枪一样的……不……好痛……我的肚子呢!好痛!我的左腿!没了……没……

<身体倒地声>

C1:C7?C7!嘿!不!C6!C11!指挥中心我们申请立刻开启……(难以辨明)

<C1的声音突然变小,音频出现大量杂音>

<急促慌乱的脚步声>

C9:指挥中心,这里是C9!听得见吗!现在联系设备在我这! C5尸体被吃了,剩下的队员要么是没了脑袋,要么是没了腿和手臂……而且报告指挥中心!情报有误!他们的科技肯定比我们高!武器比我们现在用的枪还先进很多!根本看不到是怎么攻击的……我还不想死!不想死啊!指挥中心你听得到吗!

指挥中心:已收到。情报应该是无误的,不过……唉。如果可能请立刻回来。我们已经在你们出发时的草丛准备好了交通工具。

C9:(啜泣声)好的……好的……他们都死了……我不能死……不能死……

指挥中心:(通话源远处传来呼喊)伍博士?寿疆政府有人来交涉了!是否要报告给O……(通话源传来叫声)烦死了!小戏你先应付一下,这里的活儿还没干完。那个,C9,在回归的途中请描述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

C9:(低声抽泣)我们刚刚下悬崖从那边走过去……然后……然后就看见老五尸体被一些赤身裸体满头白发的人吃着,而且……什么都干,和野兽无异……交配,临产,甚至还当场突然莫名其妙暴毙了几个……(声音突然变大)而且他们在笑!他们一直在笑!一直在笑!对着我们笑!冲过来往我们的刀上撞!使劲地撞!(歇斯底里的嘶吼)不!我做不到!做不到!你知道吗!他们在幸福地笑!看着我们幸福地、满足地、开心地、快乐地笑!笑!他们一直一脸满足地……

指挥中心:好的,我们知道了,请冷静,冷静点。你是Epsilon-23最后一名成员了。

C9:好的……好的……冷静……

<脚步声戛然而止>

C9:不……不……我似乎迷路了……我不知道从哪里进了地下行政中枢……不是刚刚出来的地方!不是!不……(惊慌地哭泣)

指挥中心:请冷静。看看你四周环境,别忘了你是机动特遣队的成员。动用你的理性知识好好分析。

C9:我努力……努力……这个地方好像是个办公室……四面装修极其豪华,而且墙上这个铭牌!金色的……像是雷达的标志!和刚刚那帮杀了其他弟兄那群人的带头人是一样,肯定是个身份地位比较高的……不,桌上的烤肉还冒着热气!出去没多久,应该就是那个带头人!也许是这的负责人!但他肯定快回来了……

指挥中心:如果可能请尽快地找找任何有价值的情报,然后赶紧离开吧。别再因为什么事而崩溃了。(声音变大呼喊着)嘿你再坚持会儿!好好应付寿疆的人!情况不再激化就最好别去找那个O5老人家了。

C9:我找找,我找找……

<抽屉打开的声音、翻找的声音>

C9:这里面只有这个了……如果是情报我的直觉来看就只有这个了……日记本……?

指挥中心:请不要私自翻看。赶紧寻找离开的路吧。

<已删去寻找路线过程的音频记录>

C9:指挥中心?我找到楼梯了……

<上楼梯的脚步声>

C9:唉,到门口了。(低声抱怨)抱歉了,我打赌我应该是回不去了。闹出了这么大事儿。

指挥中心:继续吧,还是请冷静行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推门声>

C9:诶,奇怪,和来之前一样,就连这个断锁也是……和进来之前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

<远处模糊的人声,音乐声和欢呼声>

C9:那些工作人员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什么都不知道……在开晚会?很开心啊。不!他们一定在笑!有笑声!别笑了啊!别这么开心!别这样……别这样啊……(小声啜泣)

指挥中心:请冷静,继续行动。

C9:对啊……对啊!我得继续了……

<已删去无关紧要的音频>

C9:果然……从他们敞开着的大门口走出来没有一个人发现……还在里面搞活动……只是这行政中心外面的地面上又多了五六具白发尸体……不!不!这些尸体和那些畜生一样!一模一样!一样的笑容!一样的暴毙……别笑了!为什么你们要笑!为什么你们死了还要笑!不!我要砸烂他恶心笑容的脑袋……(神经质地声音颤抖着重复)别笑了,别笑了,别笑了,别笑了……(嘶吼声)别再笑了!

<枪械卸下的声音,重物击打的声音,歇斯底里的嘶吼,骨头碎裂的声音,血肉飞溅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指挥中心: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一切。(声音变大着叫喊)小戏,联系在草丛里面待命的那个交通工具驾驶员!让他把这疯子……(低声抱怨)不……他会听见……(声音重新变大叫喊)这英雄!弄晕了然后搬上带回来!记得提醒他注意那个拿出来的日记本,别丢了。

<呼喊声、沉闷的惊呼>

不明男声:好了,把他拉上去带回基金会!

<记录结束>

此次行动结束后除C5及C9外所有成员的基金会人员身份被移除,且拒不承认这些成员与基金会有任何关系。在随后不久的另一次行动中外事处理所特工潜入寿疆政府,并销毁了这些成员所有有关基金会的有效证据。
C9在经过心理治疗后依然精神一直不稳定,最后将其进行B级记忆删除后调往Safe级项目SCP-CN-███的负责部门,进行后勤工作。

对地下部分寿豕研究实验区探索中取得的日记内容节选(已译为现代汉语)

  1. 以下内容仅截取了日记拥有者在进入寿豕研究实验区及该时间段前后的部分内容,以下信息中的具体日期均以寿纪作为纪年方式.
  2. 自日记开始至寿纪14/9/1235的日记条目均被用杂乱的线条划掉。以下在此时间段内的日记内容节选皆已被完全还原,而自此日的日记后大量书页被人为撕去。

九四四年三月十二
昨天喝酒喝多了好像说了关于那个地下工程的事?果然今天上面就来人警告了。真不知道是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烦。烦!在政府当个差怎么就这么多屁事!什么都要找我,我还是读了点书的!就这么不把我看在眼里?

九五三年七月初一
升职了!研究府副总管理,也是一个不错的高官,我说的没错,当时跟着那几个家伙研究这研究那,搞出各种理论,果然,读书的回报来了。对,都说智者会制定计划,我身份现在这么显赫了!自然也要好好盘算一个计划了!毕竟也是三十多的人了啊。

九六一年三月廿三
房顶又破了,又刚好碰到这恶心人的雨天,冷啊。睡觉不安宁,妻子还饿得不行了。没钱,老二也上不了学。上学这么重要的的事也没办法。毕竟再花钱,我这把老骨头也得躺在这了。实在不行我和她商量下,从老大那要来两年 (此处字迹加重)。

九六一年四月初五
老刘他们都上交不满意见了,说是要联合去找天意者,不行就辞职去商府。真是幼稚,居然看不出来政府和商府是穿一条裤子的?不过倒也是只有我这种身份比较核心的才容易发现了。而且,怎么可能进得去被元首下令封住的地方?还找那个千年老王八组建议事团?没想到我这种身份居然也跟着瞎起哄。真是不知道我当时到底在想什么。后悔也没办法了,如果有警告也没法管,用这克扣过的俸禄根本活不下去,的确等不了了。实在不行我明天去找找命樟试试吧。

九六一年四月初六
真是挺吓人的。命樟那老东西看起来年轻,实际上根本不知道活了**多少岁了。光是那眼神我就……不过也好,把我想威胁的都被这眼神逼出来了。不错,我这整天研究的老学究也能有这么豪气的一天!这么威风的一天!值了!他的软肋还真是这个,拿着这个地下工程信息公开来胁迫,把他脸都气黑了。要挟来了几十年寿命,发达了。之后怎么办随它去吧,哈哈。

九六三年十二月十六
我该怎么办?自从那回胁迫了一下那个老杂种,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天天被针对。昨天还是去耻辱地道了个歉,结果居然要我去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当总管。但是如果不去,那他即使折了他那些**的手下也要把妻子和老大老二给……当时的我到底威风个什么劲!什么劲!现在可好,研究府的官也当不上,上涨的俸禄也拿不了。那个老杂种还说那是个好差事。这永日整天都照不到的地方有什么好的?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九六四年元月初二
他竟然没骗我,俸禄还真是很高。不过这也是我应得的,这里的生活条件实在是太差了,时不时还掉下一两块大石头。老百姓们的生活也挺苦,前天刚去帮王姨把那塌下来的房顶处理了,吴叔昨天又找过来。我好心想把这俸禄分点给那些生活贫穷的人家,当然是以个人名义,不会给政府带来一点点麻烦,结果那群白衣忠犬还不让,看着那恶心的嘴脸真想砍一刀上去。

九六六年五月初八
今天最后一个能下来的大商府,那老杂种的寿疆书局,也在这里建完了。据说这是达到他们目标的最后的第六家。六家也真是不嫌多。反正我也管不着,人家有钱,随便造。说起造房子,那寿克老先生的寿家地商也是被针对得不行了,这个大地方也下不来,扩张不了,指不定吃多少亏。一会去书局买本道法五千言,我这种官职,自然是精装的,哈哈。

一〇〇〇年元月初一
寿纪纪年第一千年纪念,这里一切都变好了。自从把儿子妻子接下来了,也没上去看过,不知道上面如何了。反正作为管理者的我自认为,这里现在的生活水平应该比上面差不到哪里去。嗯,不愧是我啊。搞研究还是管理,干什么都好。最近那后生发明的用电照明的灯也在这用起来了。虽然现在这水平还不足以弄个假永日出来,不过这也是我们这票搞研究的一个实际应用的梦想吧。

一一〇〇年元月初五
命樟疯了吗?那种疯言疯语的“理论”?还找下来让我们按照这个实行?能写出这种东西的人,真是个魔鬼。我不会那么干的。这种东西根本不是人能参与的。

一一〇〇年元月初八
我差点就***的死了。我***的***白衣死狗,想杀老子?想杀老子妻儿?我做,我就**照着这***狗屁理论做。***的改造。

一一〇一年元月初一
正式更名为了寿豕研究实验区。寿豕,把百姓们当猪来养吗?这就是那群老王八狗杂种的最终目的吧。一切都被监视了,天意者大人根本联系不上。他自始至终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啊。我该怎么办?

一二三五年九月十四9
第一笔他们主动捧上来的钱啊,这理论竟然真的……我该……唉。

【大量书页被撕毁的痕迹】

一六一九年六月三十
实验圆满完成。有六百多年了吧,各种各样的阻碍,还是撑下来了啊。命樟大人他们预计的实验遮天仪,今天也该把那老家伙给挡住了吧。一会儿去找那群畜生拿个四百年寿命,也该置办辆飞车了啊。唉,这几百年前的旧伤居然还会复发,好像还是小孙那帮人打的我?现在似乎也是个天命教的小头目了。实验也终于完了,请他们那帮天命教的小家伙们一起吃顿神元烧牛吧。

2569.8.30
天道仪要启动了,这个建好了以后想加点什么智商限制也挺不错的。这次似乎是拿来测试一下,顺便做个样子给上面那群半成品畜生看的。毕竟还不是成品,民主的幌子还是要拿来稳定这帮畜生的心的。唉,上面的寿豕化明明有了我们下面的参考还是慢,成品哪会这么麻烦?算了,不想这些了,一点也不开心。去吃点好吃的,然后去开飞车兜个风。

2751.9.13
外面来了一帮人,要和我们建立外交?带了一帮子人,拿着我都搞不懂原理的武器。这是外交吗?好久没有遇见这么烦人的事情过了,有几百年了吧?外界科技的确一直高于我们啊。也是,寿疆一开始就是靠外面的文化发展的,不奇怪。

以下为最后一篇日记:

2796.9.28
今天也没什么大事,但天命教外界部分的同事们居然回来了,还带回点外面的特产肉,今天回办公室烤着吃,再看看他们从外面带来的书,听说挺好的。也许闲的没事干再去杀几个畜生玩玩?也不错啊。不过他们这出去这么久第一次回来带回来情报,我才知道外面居然只有那个什么基金会的科技高过我们,其他整个外界都比我们低得多。那个逃出去的李然老不死的一直不告诉我们外界科技如何,果然,留了一手吗?当时竟然还没有老糊涂。该死的。




致负责SCP-CN-059事务的基金会信息安全管理部门人员:
因顾及李然博士的心理因素,该附录及附录4等所有有关万寿无疆地下寿豕研究实验区的信息均不得对李然博士开放。

1846年10月1日
O5-9

事件CN-059-α
事件CN-059-α发生于2015年3月3日,以命樟发送至元瑞石及王喜的机密信件被截获为标志。以下为信件原文。

递交人:命樟
处理:天命教情报部
优先级:十级,加急
级别:深红,机密+++
收件人:元瑞石,王喜
加密方式:三层特殊编码加密

2796,你们还记得吗?当然,谁也不可能忘得掉。外出的鸽子们那时第一次从岿阳派带回来了消息。过了一百多年我才终于闲下来想了想这个问题。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千载难逢!人老了,莫不是糊涂了?竟然错过这个机会一百多年。我们好好想想啊,鸽子们当时无意间提到了个什么?还记得吗?

老头子骗了我们。门外,只有守门人能从科技上盖过这里一头。其他的破地方根本就比我们的科技水平低得多。当时只顾生气了,但现在想想,这意味着什么?门外的广阔天地,只有守门人能对付我们。只有守门人!我们只要对外,继续装那所谓的敬畏之心,对内,我们三个忘了过去的不愉快,重新合作,门外之地,自然是唾手可得。寿疆这小地方,咱们都腻了。我这有两个计划,一个是主要实行的针对门外的,一个是长期的计划。

计划一:流光
这个计划是我所认为的最应立即实施的计划。包括几个方面,棱镜建造(欺骗守门人),散射点建立(势力向门外扩张),介质制造(渗透及血脉扩散),希望之火播撒(巩固及发展),拨云见日(发起政变/战争),永日高照(全球寿豕化)
其中散射点建立对元利要略麻烦一些。关于元利家,教化可能不能迅速到位,所以只能从粮事作为突破点。万事家和我的书局要略方便。不过目前首要的还是欺瞒守门人。但是也必须承认,我们在这地球上的最终目标是永日高照。

计划二:登星
这个是一个长远的计划,包括对航天科技的发展,最终至少要有远距离星际旅行的技术,也和计划一没有什么矛盾。主要是将幸福,扩散到那宇宙之中,播撒满整个宇宙,为整个宇宙带来幸福。这也是为何计划一中是地球上的最终目标了。诚然,永日高照的完成还遥遥无期,可我们不能把眼光局限于此。我们真正的目标,是整个宇宙。那时,我们才是真正的与天同寿,这也是我们真正想要的。甚至,如果未来的研究发现了其他的宇宙,那么,我们的目标可又要扩大了。

这两个计划也是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我们可以一同改进,也可以提出新计划。计划二可以从长计议,但总之,为了抓住这个机会的基础部署也是不得不做的。你们也非常清楚,寿疆这浅水滩,只是我们的小小实验,仅仅是目前作为据点罢了。待扩散之时,毁灭也不足惜。只有那门外,乃至整个宇宙的天下,才能容下我们这三只大龙。我们作为那门外之人所说的所谓“垄断资本家”,可得争气啊,哈哈。门外从有历史以来可就从没被完全同意过,他们没想到,这统一天下的任务,也交给了我们这等外人。他们也从没有完全幸福过,比起寿疆,也是相当落后。甚至一个守门人,还忽略我们的《联合宣言》囚禁我们,忽视我们三人的自由。这下可好啦,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寿命,报守门人的仇,扩大商府规模,给他们带去了永生永世的幸福、统一了世界,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二位赏脸给命某愿意合作,可以一同商量时间碰个面,不过越早处理越好,今天下午4点,威元林之亭,在那个时候那里是个清净的地方。面对门外乃至整个宇宙,我们的恩怨又算什么呢?

顺便一提,书局已经开始了部署,包括与鸽子们的联络。不出意外,夜三分之前2小时,便是这第一次行动。我第一次行动之时,能有三家见证,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2965年3月3日
O5-9



这封信件内容标志着命樟他们首次撕毁与基金会间互不侵犯的条约、违背《寿疆-基金会交互协议(第3版)》的基础规则并推翻对外界的敬畏,以及成为了命樟、元瑞石、王喜三人野心的明证。

此处也要回答一个困扰了很多人的问题,即为何基金会内部一直对寿疆资本家不人道、残忍的所作所为无动于,甚至予以支持。别忘了,基金会的宗旨是收容。之前,不仅寿疆内部并未对外界造成危害,甚至就寿疆内部公民的角度来看,我是说就寿疆内部公民的角度看,命樟等人的行为是正确的,好的,给他们带来了幸福,他们是发自内心地感激。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干涉寿疆的内政以及武力干涉寿疆的管理。这也是为何李然博士进攻寿疆的申请一直遭到拒绝。但是目前,命樟等人的试图控制外界使这一切成为了可能。包括军队的部署、时间稳定装置的成规模的制造等,基金会目前一切的行为已经指向开战的方向了。

基金会最终会推翻他们的统治,然后根据李然博士的入定前的愿望,把一切通过以我们来看不人道的方式获得的寿命,一切寿命资产阶级获得的寿命,平均分配给所有的民众,即使,这寿命会带来他们的痛苦。基金会也会尽一切努力,恢复民众们两千年前的睿智。基金会会成为这一切的缔造者,也会让李然博士最终安心地与李耳先生相会。基金会应当,也必须完成这一切,这是基金会的使命。永日临界行动,终会结束这一切。各位,李叔 李然博士,拭目以待。
控制,收容,保护。

2015年4月18日
O5-9

李然博士给 O5-9 O5议会的信
该信于李然博士入定后2天被O5-9发现于其办公室。根据其日期,写于入定前一天,即2015年4月28日。以下是信件的具体内容。

致小九:
O5-9先生,请允许我在此正式信件中称呼您为小九。也许这封信是我留下的最后的信了。我……还是下定决心,要给你指明。我也倚老卖老了,以这长你一千多岁的长辈身份。地下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包括探索记录,和那个败类的日记。我是如何得知的你就不需要知道了,但是我在探索记录里面发现了一个细节,以及藏在收容措施更新中的另一个细节,这非常令我担忧。

C9:指挥中心,这里是C9!听得见吗!现在联系设备在我这! C5尸体被吃了,剩下的队员要么是没了脑袋,要么是没了腿和手臂……而且报告指挥中心!情报有误! 他们的科技肯定比我们高!武器比我们现在用的枪还先进很多! 根本看不到是怎么攻击的……我还不想死!不想死啊!指挥中心你听得到吗!

当然……关于你不让我看见探索记录,我愿意相信是你害怕影响到我的心理,而不是故意不让我发现。

  1. 标准寿疆-外界粗略血缘统计被终止。“清道夫”程序废除,即日起开始基金会内部人员清洗行动,对一切4级 及以上权限 人员进行基金会忠诚度测试及血缘普查。未合格或通过者须接受4级思想引导。思想引导失败者应被从基金会开除,并进行终生软禁。

特遣队的孩子们武器科技低于寿疆,原本核查5级权限的命令被篡改。
还有一点,我也决定说出来了。小九,你身上有神元草的味道。这不得不让我怀疑,你,以及情形和你类似的O5议会其他成员们,已经有着进入权力临界点的迹象了。

武器科技低于寿疆,只可能是投入资金的不足。否则,这样一个全新的特遣队,装备必须配备最新的,可实际使用的装备连我从探索记录中也看得出来,与基金会真正的科技相比,低级不堪。而负责特遣队的处理事宜的那些孩子我都看得出来,包括记录中指挥中心联络员的那声叹气,必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只能怀疑,是小九你……唉,克扣……军饷?然后关于审查5级的命令被折回的原因我也略知一二。主要还是小九你,和另外几位的意愿?不出意外,唉,你们都服食了神元草了吧?毕竟,服食神元草,也就有着一半的寿疆血统了。

O5议会,13人,互相制约,而且议会除了几个新任,其他至少也有几百岁了,手握实权数百年,权力临界点的基本要求都达到了,也难免。我害怕的,是你们最终因权力临界点,相互联手,变得和那时的寿立,如今的命樟、元瑞石、王喜无异。失去了你们,甚至你们因权力而疯狂,这对人类社会的危害,不言自明。我不想相信这一切,但事实逼我不得不相信。

小九,O5议会,这应该是我最后一个给你们的提案了,也必将是我此生最正确的提案:收手吧。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权力临界点无法避免。至少,可以调节自己的心情。这只是我,给你们提出这一个小建议。但,基金会呢?基金会是什么?有什么曾阻挡过基金会的脚步吗?即使问题出在内部,即使出在基金会的金字塔顶,难道就不能研究反制措施了吗?你们愿意看见,基金会就这样因你们自身的原因毁了?!你们配吗!你们担得起这个责任吗!仅仅是你们,不配让基金会毁掉!我相信你们自己也明白自己真正的职责和责任,你们也明白自己不配毁掉基金会。那么,请,立刻开始,收手,然后研究反制措施。这是我一个4级人员,对5级人员的命令,也是整个基金会对你们的命令。

我明日即将入定,那时一切事务也与我再无相关。如果O5议会依然走下去这条路,我也没有任何办法。我只是作为一名基金会员工,尽自己应尽的责任。我固然不希望看见寿疆毁于一旦,但我更不希望看见紧系人类命运的基金会毁于一旦。即使是命樟他们,也不愿意看见这大好门外被守门人毁灭。那么,小九 O5-9先生,O5议会,再见了。当然,如果在我寿命期限内,寿疆目前的统治依然未覆灭,那么,这就是永别了吧。

公元纪年2015年4月28日
寿疆纪年2965年8月3日
Dr.李然





注意:

如果你拥有寿疆事务研究规划部下属基金会实习员工资质,请阅读寿疆事务研究规划部下属基金会员工须知并遵照要求登记以获得正式员工资质。







page revision: 10, 最后编辑于: 10 Feb 2017 09:5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