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4029 继续上班,直至破产,绝不停止
KeterSCP-4029 继续上班,直至破产,绝不停止Rate: 32
SCP-4029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目前SCP-4029的收容措施和描述正在根据近期事件修改。 调查完成后,修订版本将上传至数据库。 更多相关资料,请参考附录 12-06-1998

— Maria Jones,RAISA主管

项目编号: SCP-4029

项目等级: Keter

aswan-sm.jpg

埃及,阿斯旺,SCP-4029位于Salmon大楼左侧(图右)。

特殊收容措施: 机动特遣队 Upsilon-Peorð(“吊索和箭”)1中的一个小组将使用远程非穿透性器械、巨大的噪音(130至140分贝)、明亮的闪光灯以及各种其他形式的刺激,将SCP-4029驱赶出人口稠密处。当SCP-4029进入休眠状态时,应在其周围布置一层逆模因伪装屏障(见描述)。目前正在研究一种使SCP-4029停止移动的方法。

描述: SCP-4029是一栋大型办公楼,曾为█████工业的地区总部,能通过十个机械足进行移动2,其中两个机械足以爪的外形出现。SCP-4029表现出低水平的对外感知、自我保护本能以及对外界刺激的反应。SCP-4029外部完全防水,一切外物只能通过入口进入其中,其内部充满透明的富营养液。3仅在SCP-4029处于休眠或非活跃状态时,入口才能开启,此时SCP-4029会将其机械足埋入地底,使入口与地面保持水平,同时隐藏机械足直至无法被任何人发现。

SCP-4029的内部结构与其原始布局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不变,但存在以下明显例外:

  • 改装空调系统以便从上述液体中回收代谢物,并补充富营养液供应。
  • 许多(但不是全部)电气设备防水,例如电灯和照相机。
  • 在第四层和第五层的中央区域存在一个巨型中空空间(更多相关资料,请参考探索记录 4029-1)。
  • 工作站布局极为紧凑,每个工作站都包含一张小金属桌和标准办公椅(均牢固地固定于地板),以及一台1970年代未知品牌的微型计算机,其电线束从背面通向地板、天花板和墙壁上的总端口。这些工作站中约有98%被人类占据,通过插入脖子后部的透明塑料管为其提供氧气。大多数对象(即SCP-4029-1)似乎是█████工业的前雇员,尽管也观察到其他身份不明的个体。

SCP-4029-1个体将在其工作站从09:00到17:00、周一至周五(不包括法定假日)执行基本计算(加减、递增等)。SCP-4029在SCP-4029-1不活跃期间将处于完全休眠和无响应状态,这表明实体的智能可能是员工计算网络的副产物。

以下是SCP-4029活跃的时间表:

日期 事件
9/29/1929 █████工业宣布破产。
9/30/1979 埃及阿斯旺市的一家报纸上出现了█████工业公司先前拥有的一栋办公楼的照片,该办公楼明显地倾斜在相邻的建筑物中。
10/3/1979 SCP-4029在大约中午时自行出土,造成重大财产损失,并在20分钟内致使200多人受伤和100人死亡。 SCP基金会在埃及军方做出反应前建立警戒区,并架设一层逆模因伪装屏障防止民众知晓其存在,同时作为临时收容措施以阻止SCP-4029逃离城市。
10/4/1979 基金会与已抵达现场的埃及军方展开合作,将SCP-4029驱离城市并引导其进入无人居住的沙漠地区。截至11:00,SCP-4029已成功离开阿斯旺市。 Site-29召集会议讨论SCP-4029的收容措施(即当时的 URA-2979),收容团队分为两组。其中一组负责在阿斯旺及其周边地区进行记忆删除和掩盖事实活动,另一组则负责直接收容SCP-4029。
10/5/1979 MTF Upsilon-Peorð的一个非现役小组负责不断将SCP-4029引导至撒哈拉沙漠的偏远地区。收容措施已正式制定,记忆删除行动在此后不久有所进展。
10/10/1979 尽管SCP-4029仍未被控制,但由于项目处于休眠期且可预测性强,因而易于管理。一旦清除民众对SCP-4029的存在认知,项目将被宣布为一个被收容的异常并建立编号。SCP-4029的收容措施将随事件进展而修改。

█████工业公司破产以来,对于SCP-4029如何阻止外部人员侵入,其方式未知。 SCP-4029目前不被认为具有模因或认知危害,但研究人员怀疑在1929年9月29日至1979年10月3日期间项目存在上述风险。正在研究关于█████工业可能拥有项目相关资料的假设,截至目前仍未找到证据支持该理论。

附录 01-29-1980 | 探索记录 4029-001:

前言: 自1980年1月1日起,无人机侦查已无法获得更多情报。推测SCP-4029-1个体4发现其中一架无人机并将其摧毁。除此之外,SCP-4029内的其他几架无人机在通信中断后同样失联。已派遣一支特遣队对SCP-4029内部进行调查。

为防止记录设备丢失,研究小组将录像备份并存储于Site-4029 (由于项目具有移动性,无法建立永久站点进行SCP-4029研究)。

探索队伍: 临时特遣部队 Duplic-4("内部工作"),包括以下成员:

  • 特工Jessica Waters;MTF Zeta-9的前指挥官和MTF Alpha-5的成员,拥有在探索异常区域中指挥团队的经验。
  • 特工Langdon Farmer; MTF Zeta-9的导航员,负责在异常区域导航。
  • 特工John Scholz;MTF Gamma-6的前成员,在被淹没或充满液体地区的探索经验丰富。
  • Leslie Harrington博士;生物化学家和超导材料研究员。
  • D-4590,前海洋摄影师,被指控有三项谋杀罪,沉默寡言。
  • B-4 卧底特工Mortise;破碎之神教会叛逃者,在执行外部任务的条件下接受基金会庇护。其无需氧气即可生存,并且免疫绝大多数的有毒环境。
  • 特工Vincent LaFerrier;作为经验丰富的特工,参与多个机动特遣队的数次致命行动,选择该名特工的原因与本次任务无关。

从异常区域恢复的文档包含在相应的日志之后。在探索中,相关文件被特遣队回收。这是迄今为止唯一成功回收的纸质文件,尽管受到水流损坏,但部分文件仍清晰易读(部分用“ […]”表示以便于转录)。


<记录开始>

[所有成员的录像都显示了大楼的中央大厅。它由几盏荧光灯照亮,其中大多数灯闪烁或关闭。房间显示出水渍迹象(正如预期那样),地毯已被移走,露出裸露的木质结构。在房间的后面有一个供应室,门被打开,旁边还有一条没有照明的走廊]

Waters: 好了,大家准备好了吗?

Farmer: 一切就绪。

Harrington: 一切就绪。

Scholz: 准备就绪,出发。

LaFerrier: 收到。

D-4590: [检查信号]

Mortise: 收到,呃,检查一下再出发。

Waters: 好的,很高兴听到你们这么回答。我们的任务是侦察——摸清无人机遗漏的任何情报,采集样本——你的工作,Leslie博士——然后像计划的那样,避开它们,了解?

Mortise: 我们都看过简报。反复强调,对吧?

Waters: 如果幸运的话,我们可能会碰到它。因为从理论上来说,这东西还活着,但没人知道它可能是什么…你说什么,Leslie博士?

Harrington: 是的,呃,我只是想知道…您提到了一架无人机,但我在简报材料中看不到任何录像片段。这是故意的,还是…

[记录暂停]

Waters: 是的,你说得很对,简报材料里没有录像。确切的说,是出现了异常现象。一旦信号失联,监测小组就会被迫放弃设备。

Scholz: 这就是他们把我们送进绞肉机的理由[干笑],真是棒极了。

Waters: 我并不认为…

Mortise: [深深的叹息]

Waters: 怎么,有什么异常吗?

Mortise: 嗯?哦,你知道的,第一次探险。

Farmer: 就我而言,队长,我同意Scholz的说法。这里的气氛令我感到脊背发凉。

[记录暂停]

Waters: 不必担心,没有理由相信这里很危险…可能是任何…可以解释的机械故障,呃,特殊异常。这并不是闻所未闻的,也许它只是讨厌机械而不是有机生物,我们会没事的,这只是异常情况中的一个普遍特征。

Farmer: 恕我直言,女士,我们现在在一个办公大楼的底层,身穿全套深海防护服。这里的科技比方圆十公里的任何地方都先进。

Waters: 无论如何,我们现在已经到达了这里。除了继续坚持,我们别无他法。如果没有人提出其他意见,我将结束录音。

[记录暂停]

D-4590: [淫秽的手势]

Waters: 好吧,结束日志。

<记录结束>

<相关文件>

  • 文件 4029-01:

12/29/19295
尊敬的副总裁R. Bentley先生,6

  您好,罗伯特。很抱歉向您发送这样的私人信件,但我认为,我们应该抛开上下级关系交流,因为每个人都需要时间适应新环境。 况且,我们彼此之间非常了解。 我写这封信只是为了呼吁您停止不正确的做法。我知道,因为我以前一直在您的位置上,所以到了这样的时候能理解。作为老板,您把压力加倍地给予您的职员,很难不说此举是出于您的愤怒、沮丧以及矛盾…也可以说是困惑。但是,我们都察觉到了,罗伯,这很奇怪,因为我们都知道这很奇怪。
  我想,我写这封信并不是因为担心您会做不好您的工作,也不担心事情不会再恢复正轨。但我们也许需要一个很好的过渡期,您不能一直[…]保持这个老样子。实话实说,我们不需要老板,我们更需要一位出色的领导者。
  拜托,如果您能召开一次会议,或者其他什么讨论会,能鼓舞公司士气,让每个人都表达他们的想法——或者,您发表一次长篇大论,说明我们为什么要为公司作出更多贡献。我想,这会让很多人感到安心。在这个艰难的时期,您可以成为一盏指路明灯。
  无论如何,感谢您阅读我的信。

来自一个充满担忧的公民,
  Bart Stanton7

  • 文件 4029-02:

企业通知:8号会议室将召开动员会


我们鼓励所有员工今天在8号会议室参加减压与团建会议。尽管各位可以选择今天作为带薪日休假,但我们仍请求员工全体出席。中午将提供免费午餐。

期待在那里与你相见!



为更好的工作环境搭建桥梁,

副总裁,R. Bentley

<结束相关文件>


[PTF8 D-4分为两组。第一组(特工LaFerrier,Harrington博士和特工Scholz)试图进入通往上层的电梯,而第二组(特工Waters,特工Mortise,特工Farmer和D-4590)则向走廊的更深处探索。]

<记录开始 日志 1.1>

LaFerrier: 我找到了电梯。

[特工Harrington和特工Scholz游向电梯操作面板]

Scholz: 你知道的,他们总是在发生火灾时使用楼梯,但从未提及建筑物被水淹时会发生什么。

Harrington: 水下电器,这可不是一个令人欣慰的想法…

Scholz: 无论如何,我们必须以某种方式启动它。报告里说,这玩意儿防水。

[电梯门未关闭,三人游进电梯]

LaFerrier: 先去几楼?

Scholz: 我的幸运数字是四,不如我们去四楼看看?

LaFerrier: 好吧,充分的理由。[停顿]出发!

[LaFerrier按下操作面板上第四层的按钮,但没有任何反应。 LaFerrier尝试再次按下按钮,依然没有反应。 LaFerrier按住“关门”按钮,一切照旧,什么都没有发生]

LaFerrier: 看起来是因为控制台被破坏的缘故。

Scholz: 该死,试试另一个电梯?

Harrington: 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他们早就破产了。

[Harrington游到电梯顶部并打开逃生舱口]

Harrington: 哇哦。

LaFerrier: 发现什么了吗?

[Harrington穿过顶部的舱口]

Harrington: 想知道的话就自己上来看看吧。

[LaFerrier和Scholz跟着Harrington穿过舱口。电梯井道内部没有照明,但是探索小组的手电筒派上了用场。队员们看到一团向上延伸到井道尽头的塑料管,密密麻麻。]

LaFerrier: 确实如此…

Scholz: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电梯会停止运转。没关系,我们可以游上去。

LaFerrier: 嘿,看来别无选择。我们还去四楼吗?

Scholz: 如果我们没有被困在这里,还是争取到达顶层比较好。

LaFerrier: 好主意,就这么办。

[探索小组开始向上游,进入被大量塑料管占据的电梯井道中。很快,这些管子变得足够密集,以至于每个成员都不得不互相紧贴以免卡住。小组在沉默中向上游了约三分钟]

Scholz: 你们有感觉到什么东西在上面吗?

Harrington: 是的,你说得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们上面游动。

Scholz: 也许我们应该…

LaFerrier: 我们已经游了这么远,我不太想游回去,至少让我们看看那是什么。

Scholz: 看起来…像是一个空旷的房间?莱斯利,你的手电筒可以照到那个角落吗?

[竖井上方和侧面的区域被部分照亮,显示出较大的空旷区域,其宽度超过25米,特工Scholz与同伴们鱼贯而入。镜头观察到四通八达的网络,其中心是一个白色透明容器(直径约14米),一系列复杂的机械构件有节奏地伸缩。塑料管从透明容器的顶部伸出并进入电梯竖井,竖井靠该区域的一面墙被破坏,可能直接连接到所有操作机器的SCP-4029-1个体。该区域似乎没有地板,且下面的空间没有照明。]

Harrington: 靠,我的天。

<记录结束 日志 1.1>

<相关文件>

  • 文件 4029-03:

文件 4029-03 似乎是SCP-4029第四层和第五层空地上塑料容器的蓝图,蓝图底部有以下注释:

我们确定这会成功吗?如果是的话,它会做我们想做的吗?我们想让它做什么?它的功能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有何意义?

<结束相关文件>

<记录开始 日志 1.2>

[特工Mortise的头戴式摄像机显示了一个宽敞的开放房间,大约有200名SCP-4029-1个体。 这个房间基本没有灯光,因此视线很差,但所有个体的前额都植入了一盏小型电灯。SCP-4029-1个体对Mortise的出现没有任何反应]

Mortise: 队长?Farmer?D-…呃,D级?

Waters: 什么事?

Mortise: 这里有一个房间,里面全部都是…人。

Waters: 很好,我们中大奖了,现在队伍里需要派出一名侦查员。Farmer,你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吗?

Farmer: 当然,我早就准备好了。

Waters: 好吧,D级先生,我要你站在入口待命,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记录暂停]

Waters: D-4590?

D-4590: [竖起大拇指,眨眼示意]

Waters: 好,Mortise退后;Farmer,准备投掷照明弹。

Farmer: 队长,一切就绪。

Waters: 扔!

[照明弹缓缓地在水中划过一条弧线,并掉落在一名SCP-4029-1个体的桌子上,该个体做出反应,从他的座位上跳下来并试图游向特工。附近的其他人短暂地扭头看着他们,但是动作迟缓]

Farmer: 我们准备撤退了,D级,盯住他们。

[该个体(资料显示该个体为Robert Taylor,在公司倒闭前受雇于█████工业的实习生,并报告于1929年失踪)9在被绊倒前已经穿过了房间的一半。他开始掐住自己的喉咙,最近的两名个体从座位上离开试图抓住该个体。大约两分钟后,该个体停止呼吸并漂浮在水中]

Mortise: 耶稣啊。

[其他SCP-4029-1个体放下已死亡个体返回他们的工作岗位,没有观察到剩余个体进一步行动]

Waters: D级先生,请你…

D-4590: [作出不必多言的手势]

[D-4590开始拍摄并从尸体10中采集样本,而特工Mortise和特工Waters则调查了房间的其余部分。特工Farmer留在入口处,记录事件细节]

[11分钟过去,没有任何事故发生]

Mortise: 这里没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走廊的尽头有几个空调机组泵出不少粘稠的黑色液体。

Waters: 我这里也是,你呢,Farmer?

Farmer: 我还在填写报告。天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有机会离开这个鬼地方[停顿]好吧,去他妈的。

Waters: 请注意你的用词,这是官方记录。有新情况吗?

Farmer: 后面的走廊无法通行,被一些障碍物阻挡。如果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把我们困住,那么很显然,他们大获成功。

Mortise: 不,不,不可能。这只是一栋办公楼出现的正常现象,绝不是什么该死的附带血腥噩梦空间的狗屁迷宫。

Waters: 说不定它就是…

Farmer: 够了,孩子们,听着。他们用他们的方式把我们困在这里,或者根本没有。现在,让我们像个男人一样,停止抱怨。

[记录暂停]

D-4590: [起身并示意其他人跟随]

Mortise: 我猜,相比回到那里,没人能提出更好的建议。怎么,老兄?

D-4590: [指向上方]

Waters: 通风管道,很棒的发现。看起来这里的天花板脱落了一部分。

[Waters提议让Farmer和Mortise靠的更近一些]

Waters: 小心被我踢到,我要游过去。我想看看我们能不能顺着管道找到空气供应的来源。

Mortise: 你是打算放弃未探索的潜在路线去选择爬行黑暗、封闭、危险的通风管道吗?

Waters: 差不多是这样。

Mortise: 我不赞同…

Farmer: 队长?这里有个小问题,通风管道里的信号高度屏蔽。

Waters: 让我瞧瞧?

[Farmer从他们的防护服上取下外部麦克风,并把它放进通风口。刚一放入,录音突然中断]

Waters: 啊,基本上是电磁屏蔽。[用鼻子嗅]这里一定有个奇怪的电场。Farmer,手电筒在我这里,我先上去了。

Mortise: 你们都疯了。

Farmer: 的确,但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好吧,我会跟上的。

[Waters,Mortise和Farmer进入通风口,无人注意到D-4590已经脱离队伍]

<记录结束 日志 1.2>

<相关文件>

  • 文件 4029-04:


致Howard先生,11



你都做了些什么?[…]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个馊主意?我们的[…]要为此买单,填进这个无底洞。我们不在乎这一切,但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我一度以为我们会继续前进。这幢楼、这间办公室、这条街,我们不需要绊脚石以及它看着我的样子,妈的,看着我的样子。我真的不需要这个,我们也不需要。[…]在埃及,别想阻止我。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无论如何,我都要实现我的目标。

别忘了,这全是你他妈的错。[…]也因为这件事感到不高兴。


<结束相关文件>


[对话变得杂乱无章,画面开始随机插入和切出。总共损失了三个小时的镜头]

<记录开始 日志 2.1>

[第一组,D-4590已经与其他人失去联系,目前正试图突破墙壁。在画面的右上角可以看到一个开放的通风口,该组似乎处于狭窄的封闭空间中]

Farmer:[滋滋]你知道…队长… [滋滋]一旦我们离开这里,我要…提出投诉。

Waters: [举起办公桌的残片作为临时工具]我确定…你当然会。

Farmer: 我曾经探索过洞穴系统、迷宫……马戏团、寺庙、天空之城、袖珍空间……但是从来没有,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没有一次[滋滋]被困在一个储藏柜中。

Waters: 那么,这是你的第一次,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停顿]Mortise,你看起来很疲倦。

Mortise: [斜倚在储物柜的门上,双眼紧闭]嗯。

[特工Waters叹了一口气,扔下办公桌走向Mortise,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Waters: 你不是很适合这份工作吧?

Mortise: [微弱地抽搐,然后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Waters: 呃,Farmer。过来照顾一下他,好吗?

Mortise: 我-我-我-我…没-没问…题。

Farmer: 什么…哦。 哦,是的,这不正常。

Waters: 你认为我们…

Mortise: 题…我-我-我…现-现在…感觉…不-不-不舒服。

Waters: 草,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Mortise: …就…就是现在,股票上涨,卖完即止。资讯全面,团体投资,现场发售,货源充足。

[Mortise开始发抖,突然向Farmer伸出一只手臂。透视图显示,一根塑料管子插入了特工Mortise的脖子]

Mortise: 买,买,买!

[特工Mortise向特工Farmer扑去,特工Waters用办公桌的碎片将他抓住。两个人跌倒在地,然后站起身,这时Waters再次挥动桌腿]

Mortise: 股价升值,升值,低价买入,童-童-童-童叟无欺!

[特工Mortise开始抽搐,跌跌撞撞,向特工Waters猛冲,在他的防护服手臂上挖出一个洞。Waters大声呼救,特工Farmer从后面攻击Mortise,跳到上面,把他们向后拉扯。两人撞到墙壁上,墙壁破裂,液体涌入一个充满空气的大洞。三个人都被吸进缺口,此后影像丢失]

<记录结束 日志 2.1>

<相关文件>

  • 文件 4029-05:























打印错误























<结束相关文件>

<记录开始 日志 2.2>

[第二组被分散,由于设备损坏,特工Scholz和Harrington博士的音频录制已停止。 此外,特工LaFerrier的视频片段有时不完整且不清晰]

[Harrington博士和特工LaFerrier出现在先前发现的中央大厅,而特工Scholz的视频日志仅记录了模糊的深色图块]

LaFerrier: …不管我们怎么想,协议规定,当与团队中的其他成员分开且无法重新召集时,我们应该…

Harrington: [声音模糊]

LaFerrier: 什么?我不想…哦,不。

[LaFerrier转身观察麻袋后面,三个SCP-4029-1实体从其周围的装置上分离。这三个人都穿着破损、浸水的衣服]

LaFerrier: 呃,John,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具有威胁。

Harrington: [声音模糊]

LaFerrier: 好吧,好吧,呃[打开麦克风]作为记录,我正在指挥我自己和Harrington女士组成的临时特遣部队 Duplic-4,现接管队伍指挥权…

Harrington: [声音模糊]

LaFerrier: 是的,Leslie…也就是Harrington女士…要我说,她对此表示完全同意。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呃,离开这里。在MTF协议下,嗯,我认为是…六号条款…还是四号条款?[停顿]总之,我们现在要寻找出口,嗯,尽己所能地在外面汇合,对吗?

Harrington: [疯狂点头]

LaFerrier: 好吧,呃,很对。Leslie,如果你有办法打开旁边那扇门的话,我可能会更乐观一点。

[LaFerrier把镜头转向SCP-4029-1个体,画面变得无法辨认]

<记录结束 日志 2.2>

<相关文件>

  • 文件 4029-06:

在岛上转转,检查一下[…]办公室的抽屉。那里有一些笔,他们会派上用场的。[…]bently还不知道这一切,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 文件 4029-07:

*** --- ***
*** --- ***
*** --- ***
有没有人在那里 ?幸存者?
*** --- ***
*** --- ***
*** --- ***
打电话给西班牙分公司,打电话给法国分公司,打电话给美国分公司
*** --- ***
*** --- ***
*** --- ***
有太阳,有天空吗,其他人知道吗?
*** --- ***
*** --- ***
*** --- ***
打电话给英国分公司,打电话给加拿大分公司,打电话给德国分公司
*** --- ***
*** --- ***
*** --- ***
这里是埃及分公司,打电话给其他分公司,有人知道Howard去了哪里吗?
*** --- ***
*** --- ***
*** --- ***
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吗?
*** --- ***
*** --- ***
*** --- ***
打电话给[…]


全文的三分之二被省略,由于水的严重破坏,使得文件其余部分已无法读取。

<结束相关文件>

<记录开始 日志 2.3>

[视频画面消失]

D-4590: [沉重的喘气声]

[传来刮蹭的声音,以及时有时无的呜呜声]

D-4590: [急促地呼吸,最后逐渐沉寂]

<记录结束 日志 2.3>

<相关文件>

  • 文件 4029-08:

文件4029-08是一张打印纸,上面是一些带有动物特征的草图。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出现了犬的下巴,猫爪,蟹腿和鱼尾,每个草图分别对应编号1、2、3、4。文件已签名,但签名被水损坏。

<结束相关文件>


[此时,镜头画面已经支离破碎,故该音频仅截取可识别部分]

<记录开始 日志 3.1>

[视频似乎与SCP-4029的监控主机相连。两分钟后,画面才出现。影像清晰时,能看到很多文件和衣服在房间里飘来飘去。过了十五秒,门突然打开,Scholz出现在画面中]

[Scholz急忙关上门,并用身体顶住以防止其打开。二十秒后,Scholz慢慢把门打开一条缝,从缝里向外窥视,然后关门向后退去。Scholz游入房间,扫视漂浮的碎片]

[Scholz在水中找到一条领带,并对其进行检查]

[John Scholz慢慢地将领带系在脖子上]

John: [声音模糊]

<记录结束 日志 3.1>

<相关文件>

  • 文件 4029-09:

文件4029-09似乎是修改通风系统的蓝图,与当前SCP-4029的通风系统吻合。蓝图保存较为完整,但由于水的损坏,大部分文字变得难以辨认。蓝图底部有以下注释:

█████工业公司将养活我们,█████[…]会照顾我们,█████工业将为我们提供服务。所有事情都会慢慢好起来,[…]都会好起来的,我们将确保一切正常。[…]

  • 文件 4029-10:

这家公司到底在做什么?

<结束相关文件>

<记录开始 日志 3.2>

[特工Mortise植入的摄像机启动,画面中出现一个圆柱形空间,里面有一排SCP-4029-1工作站。它们向上倾斜,露出中央的空间和透明容器,上面悬挂一个亮度微弱的电灯]

Mortise: 你好?

[Mortise转过头去看见他的手臂直接插进墙上的一个洞里]

Mortise: 哦,天哪…

未知: [画面卡顿]你好[声音模糊]

Mortise: 你-你好,队长?Farmer?L- LaFerrier?

未知: 欢迎来到[声音模糊]服务热线。对于我们的任何产品或服务,寻求技术帮助请按一;对[声音模糊]…请按二[画面卡顿];解决有关形而上学的问题[声音模糊]…请按九。//

Mortise: 呃,九?

未知: 很抱歉,此服务目前暂无法使用,请[暂停],然后再试一次。

未知: 请稍后再试。

未知: 请稍后再试。

Mortise: 什么…

未知: 请稍后再试。请再试[停顿]

未知: 请。请。请稍后。请。请稍后再试。请稍后。请稍后再试。请。请再试一遍。请。[重复29分钟,然后突然切断。在此期间,特工Mortise始终保持沉默]

<记录结束 日志 3.2>

<相关文件>

  • 文件 4029-11:

[…]那里,[…]流动资产[…]但这没关系,床垫下面有一把钥匙。 不要告诉Ben,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们认为这很重要,必须得到它。你不会再次见到我,确保[…]徒劳。你在[…]浪费[…]以及[…]。

  • 文件 4029-12:

聘员合同[…]
Andrews Roy:“我同意[…]同意在公司中维持我的职位"。
Alton Collin:“我同意我的合同,并同意在公司中维持我的职位"。
Aldous Sarah:“我同意我的合同,并同意在公司中维持我的职位"。
[…]
LaFerr[…] Vance:"我同意[…]同意在公司中维持我的职位"。
Llwellyn Harriet:“我同意我的合同,并同意在公司中维持我的职位"。
Manford Dexter:“我同意我的合同,并同意在公司中维持我的职位"。
Manford Thomas:“我同意我的合同,并同意在公司中维持我的职位"。
Mallory Richard:“我同意我的合同,并同意在公司中维持我的职位"。
Stanton Bart:“我同意我的合同,并同意在公司中维持我的职位"。
Micheals Samuel:“我[…]我的合同,并同意在公司中维持我的职位"。


文件像这样被装订成页。随着文档页数的增加,被水损害的部分越来越密集。

<结束相关文件>

<记录开始 日志 3.3>

[特工Waters和特工Farmer出现在废弃的储物间或员工休息室中。此处存在多个SCP-4029-1个体,所有个体都面向墙壁。未发现可见出口]

Farmer: [重重地吸气]队长?

Farmer: 队长,你在吗?

Waters: 是,是,我-我在这里。不用担心,我不会离开你的。

Farmer: 我…我想你应该看看这个。

Waters: 什么…怎么了?

Farmer: 我认为它没有被修改。

[Farmer将他们的摄像头对准房间的墙壁,这是█████工业研讨会的广告,该研讨会定于2029年9月22日举行。Waters用手触摸公司的名称,发现由粘性黑色物质组成的污垢被他抹去。]

Waters: 哦,哦,真奇怪。你觉得以你的身体状况可以负责采集实验室样本吗?

Farmer: 是的,当然。

[Farmer过来刮掉污垢的一部分。它成功剥落,但在发现下面隐藏的任何东西前,画面中断]

未知: [无法分辨的声音]

<记录结束 日志 3.3>

<相关文件>

  • 文件 4029-13:

文件4029-13似乎是为SCP-4029的四肢提供动力的液压系统的未完成蓝图,该文档的标题为“项目位置位置位置”,蓝图的底部有以下注释: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29
如果他们不来找我们,那我们去找

<结束相关文件>

<记录开始 日志 3.4>

[LaFerrier独自一人,继续执行任务]

LaFerrier: 有人吗?

[画面卡顿,走廊十分空旷]

LaFerrier: 有人吗?请让我出去,我不想…

[等待了片刻,LaFerrier继续在走廊上徘徊,检查墙上的几张照片]

LaFerrier: 所以…所以他这么做了?他把它拿走,然后留下这个?

未知: [声音模糊]

LaFerrier: 哦!欢迎!您想,呃,做点什么吗?一起?我知道这个地方有点搞砸了,但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

未知: [声音模糊]

LaFerrier: [从画面中可以发现一间挤满SCP-4029-1个体的房间]抱歉,我…其实对此一无所知。你知道的,再多问我一下…就一下?我正想办法弄清楚。

LaFerrier: 请稍后再问我,而且请…让我出去。继续尝试。 请稍后再试。

未知: 什么?

LaFerrier: 请稍后再试。请稍后再试。请。请让我出去。请再试一遍。请。让我出去。稍后再试。请。请。请再试一遍。请稍后再试。[特工LaFerrier重复此操作29分钟,然后突然停止。在此期间,特工LaFerrier未发出其他声音。]

<记录结束 日志 3.4>


在下周六的休眠期中,特遣队七名成员中的五名在SCP-4029的入口被发现赤身裸体且进入昏迷状态。此后没有任何勘探设备被回收。特工Farmer和特工Waters的皮肤出现大面积斑驳,而特工Farmer左眼永久性失明。特工Mortise身体的化学成分出现与其在SCP-4029中停留的时间不一致的氧化作用,且丢失左臂和腹部在内的多个部分。Harrington博士康复后不久突发致命性休克——死因被确定为所有主要动脉中出现大量办公室标准钉书钉。特工Scholz被发现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特工LaFerrier失踪,Hillenburg博士正在展开救援行动。根据推测,D-004950仍留在建筑物内。

附录 12-06-1998 | 损毁记录 SCP-4029:
在漫长的休眠期(一周)以后,由于持续性的天气破坏,导致构成SCP-4029上部的建筑物倒塌。其内部所有存在价值或结构复杂的部件已被剥离,并排出液体,以及28具尸体。一名依然存活的女性SCP-4029-1个体从残骸中被找到。由于其心理受到严重打击,相关研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人员从他们的身上获取以下信件:

  • 文件 4029-14:


致Bentley先生,



█████工业岌岌可危,虽然以你的位置还无法理解,但你的工作只是在白白付出而已。无人知晓我的名字,正如我想要的那样。实际上,也没有人真正了解有关我的一切。

你可以摆脱你那毫无意义的工作、庸碌无为的生活,我们知道这对你来说很困难。每日的龟兔赛跑、永无止境的折磨、可怕至极的单调,为一份糟糕且愚蠢的工作奋斗5天,每天9小时,为的只是得到那些你根本不需要的无聊东西。它根本无法满足你内心所渴望的一切,最终只剩痛苦和空虚。现在,不必继续犹豫,因为我们已经注意到了你。

我知道你可能会感到害怕,我也理解你可能会忧心忡忡。不必忧虑,或许你已经猜到一些内幕。尽管我不想如此拘谨,但你完全没必要担心。接下来我要用你懂的语言与你对话,一种你可能从未听说过的语言,一种超越语言的语言,一种完全超越人类的语言。

欢迎加入高级管理层。





你的,Howard

除此之外,该实体下部的机械部分完全消失,现场东部出现地质扰动痕迹。已恢复其Keter分级,相关研究正在进行中。

无3级以上访问权限将隐藏该日志。目前尚不清楚以下内容如何被记录,且记录者未知。时间表明该日志记录于1930年3月29日,并以黑白格式显示。其意义目前未知。

<记录开始 日志 3.5>

未知: 嗯…

[头戴式摄像机显示一张桌子,上面有文书工作。所有这些工作都是用埃及阿拉伯语书写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大约35%)已经过审查。可以识别的一些单词被翻译为“参考”、“以前的工作经验”、“在该公司的工作年限”和“当前的公司职位”]

未知: [叹气]

[神秘人用漆黑的手12转笔。可以观察到纸张左侧,有一张父亲、母亲和女儿的照片,所有面孔已经过审查]

未知: [自言自语]

[神秘人开始文书工作。当笔接触到文档时,墨水留下了一长串单词,神秘人所书写的内容已被审查。视线在纸堆中来回移动,这一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十八分钟]

[最后,工作完成。神秘人深呼吸,他抓起桌上所有的文件,把它们整齐地叠成一摞。可以看到右边的桌上有一张标语牌写着“Robert Bentley”]

未知: [喃喃自语]我受够了。

[神秘人从他的办公桌上抬起头,露出一条长长的、黑暗的、水汪汪的走廊,里面满是藻类和水草。神秘人把文件拿到走廊,走廊尽头的门被打开]

[画面中止]

<记录结束 日志 3.5>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29 Feb 2020 02:2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