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832 伪信念治疗师
EuclidSCP-1832 伪信念治疗师Rate: 93
SCP-1832 - 伪信念治疗师

项目编号:SCP-183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 1832将被收容于Site 83的一处标准人形收容间中,每日供应三餐。任何对书写材料的要求必须经由4级以上安保权限人员批准。所有人员不得尝试与SCP-1832交流,无视任何 由SCP-1832尝试发起的谈话。除非有至少三名在站4级人员书面批准禁止任何人员利用SCP-1832的异常能力。

描述:SCP-1832是一58岁的白人男性,之前名为Johnathan Barker。SCP-1832能通过触碰他人前额的方式治愈该人员所受的伤害和所患有的疾病。SCP-1832 不能用这一能力治疗自己。SCP-1832能力的效应会随每一次使用逐步减弱,减弱程度与所治疗病痛的严重性成正比。向他人施加精神压力会使得SCP-1832的能力得到恢复,恢复程度与其造成的精神创伤成正比。

在被收容前,SCP-1832 装作一名五旬节派信念治疗师在美国南部乡间活动。在其遇到某户人家家中有患有严重病痛的儿童时1,SCP-1832会假装进入恍惚状态并部分地治疗该儿童。之后SCP-1832会告知该户人家“唯有 [家人的]信念[能]拯救他们。”在大部分案例中,受治疗的儿童最终会疾病复发并死亡,SCP-1832则会指责该户人家缺乏信念。

抄本1832-o-662-en-I
日期:1947年6月17日
前言:在对亚拉巴马州Wadeslow的晚期亨廷顿舞蹈症患者████ ██████突然痊愈事件的调查后,基金会人员发现了若干关于一名能拯救儿童生命的信念治疗师的传闻。在数天的追踪后,基金会人员在亚拉巴马州Pollensbee的一座五旬节派教堂内被逮捕。当时SCP-1832正在责难教堂里的信众缺乏信念致使当地一名青年James Hawthow死亡。
SCP-1832:我努力过,亲爱的朋友们!我努力了!我俯首屈膝,祈求的原谅![背景传来啜泣声]我为James的生命祈祷!我曾是婴儿,乞求耶稣的爱!在那孩子身上主的爱显灵了! [背景里传来哭声]
SCP-1832:Martha姐妹,在我为James的生命祈祷时发生了什么?在我向主乞求降临我身时发生了什么?
Martha Hawthow:[啜泣,不能清楚说话]
SCP-1832:我听不见,Martha姐妹!大声!信众想知道!
William Murphy:听着!不要——
SCP-1832:闭嘴!老人!闭嘴!我不记得你也参加了祈祷团!在我用尽浑身力量祈祷时,你正酩酊大醉,你正犯不贞之过!我从你眼中看得清清楚楚!你已背弃我主上帝,而现在你竟向呵斥?告诉该做什么?[沉默现在,Martha姐妹,在我请求主治愈James时发生了什么?
M. Hawthow:J-Jimmy的病好转了。
SCP-1832:Jimmy的病·好·转·了。Jimmy好转了。难道这是药物的功效吗,是吗?难道这是大城市医生的功劳吗?不,朋友们。是!我向主乞求怜悯,为这可怜、无辜男孩的灵魂!我向他诉说,我问“主,为何您要用如此可怕的悲剧打击您的子民?”然后在我心中,我听到了他的回答!他告诉我“这座城镇,这些人,已经背弃于我;那个 男孩将做为给他们的警示,这是罪恶的报应!” 我发自灵魂地向他乞求,“主,我用最诚挚的心灵,乞求您让那男孩免于苦痛!那些女人沉醉于金钱和尘世!她们决不会像这男孩一样爱你!”而主,全能的我主上帝向我说:“看在你如此虔诚的份上,我会先让这男孩好转。但让他们来,让他们来自己为他们的孩子祈祷。如果他们的心灵真正纯洁,他们的 信念真实无误,我的光明自会降临于他让他痊愈!”而你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么,Timothy兄弟?
Timothy Wallace:那个男孩又开始恶化了。
SCP-1832:对,Timothy兄弟!我只能给男孩上帝允许给我的爱!而之后…这之后,朋友们,就取决于你们了…你们必须自己拯救小James,用你们的祈祷。而是你们的业债害死了James![背景传来哭泣] 你们皆是堕落的信徒!是你们的憎恨你们的勾当你们的贪欲害死了这个可怜的男孩!你们辜负了你们的孩子,你们辜负上帝!他的死完全是你们咎由自取!

采访摘录,在逮捕后进行:

研究员Beasley:你什么时候第一次发现自己能治疗别人的?
SCP-1832: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在Jesse死后…
研究员Beasley:Jesse?
SCP-1832:我弟弟。那时才九岁。某天晚上就在床上停止了呼吸…
研究员Beasley:噢…看起来你对这种欺骗式治疗经验丰富…我是说,你可是走遍了整个美国南部…
SCP-1832:我不是说了么?我喜欢旅游。
研究员Beasley:所以,嗯,如果你能进行治疗,为什么不去做呢?
SCP-1832:做什么?
研究员Beasley:为什么不直接治好那男孩?
SCP-1832:在最初的几次里,我是这样做的。我真的试过了。但每过一次治疗就会变得越来越艰难。很快,我几乎就什么都做不了了。那之后有一次,有位老太太正在照看她的两 个孙子。他们两个都,好吧,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了-我不是医生-但他们的状况很严重。无论如何,我告诉那位女士我会尽力,但我很虚弱,而她必须和我一起努 力。结果,我已经彻底油尽灯枯了,那些孩子…死了。我抱着那位女士,她靠在我的肩膀上哭泣,我感到了一种自Jesse葬礼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我感觉…不知道怎么说…很不好,也许…我不知道…可以说是充满了力量。而这时我知道我又一次拥有了它。
研究员Beasley:有什么?
SCP-1832:主的力量。下一次,我知道该去做什么了。那次是一个小女孩,主的羊羔。我只做到一半,她很快就死去了。我告诉他们我会尽我所能拯救那孩子,而剩下的要靠他们自己。而当那孩子死去,我从她的父母眼中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他们的悲痛,我看到了他们的绝望。之后我听到一个声音,告诉我那父亲是个通奸者,孩子的死是 他的错,他杀死了自己的女儿。我甚至没意识到那是我的声音。而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我看到了他的心碎。我感到一股力量流入我的身体,让我再一次能量充 沛。这时我明白了。
研究员Beasley:明白了什么?
SCP-1832:我有这力量。治愈别人或者袖手旁观,审判邪恶,在一个人最需要爱和怜悯时拒绝他。这种感觉就像成为了上帝。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